· 九月, 2006

報導 關於 中東歐 來自 九月, 2006

波蘭:波蘭水門案

  27 九月 2006

原文鏈接:Poland: 「The Polish Watergate」 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翻譯:scchiang 校稿: The Beatroot到目前為止發表了三篇關於被稱為「波蘭水門案」的重大貪瀆醜聞的文章:一、二、三。「對這標榜著反貪污的政府來說,看來非常糟糕。」

東歐:影片紀錄正在上升的恐同

  20 九月 2006

原文:Eastern Europe: Video documents homophobia on the rise記者:Sameer Padania譯者:TRUST校者:Portnoy 在反同志暴力與國家壓迫的長遠歷史中,昨天在莫斯科發生最新發展:上訴庭維持先前法院禁止2006年3月莫斯科同志遊行的原判決。提起訴訟的同志平權運動者想在歐洲人權法庭中挑戰這個決議,他們預期會勝訴。 當GVO中東歐編輯Veronica Khokhlova在2006年五月報導莫斯科市長Yuri Luzhov禁止舉辦莫斯科同志遊行時,莫斯科的宗教領袖進行會面,在這個他們意見一致的議題上,支持市長的決定,並要求以暴力對付任何嘗試遊行者,不幸地這個建議被聽到了。下面的影片(很明顯是由俄羅斯無政府主義網站上載到YouTube中)並未直接呈現當時發生的暴力,但也很直接地傳達出莫斯科當天以及參與者的氣氛: 像YouTube之類的網站可作為較為引人不快的內容的傳播工具,它也可作為團結與支持、以及存證的工具。以反同志暴力為例,網站使用者上載他們自己錄下的影片(如同本文中的影片),以及當地電視新聞上的片段–如果沒有第一手的錄影的話。(這裡有一段影片,來自塞爾維亞電視台對2001年貝爾格勒同志遊行的報導。) 團結與支持是相當需要的。今年,美國的組織「Human Rights First」發布一篇報導,提及俄羅斯在過去一年中,恐同或法西斯本質的言論與仇恨罪案的增加。但這種趨勢並非僅在俄羅斯。自從2004年五月東歐八國加入歐盟開始,焦點已開始逐漸集中在上升的東歐官方或國家恐同。 最備受矚目的就是政府處理同志遊行的方式–目前同志遊行是全世界都在舉行的–在遊行當中,女、男同性戀者、雙性戀者、以及跨性者,或者同志(LGBT)組織,會上街遊行以慶祝同志權利以及同志的尊嚴。 你可能還記得有關七月在拉脫維亞Riga舉辦的同志遊行的報導。下面是拉脫維亞部落客記者Juris Kaza的提醒: Veronoca、AllAboutLatvia.com的Aleks、和這些目擊者提供了讓人信服也讓人恐懼的報導,以及攝影證據,但是看到如上以及這段錄像,讓我們身臨其境地感受到同志運動者所面臨到的反彈。涉入Riga抗議的反同志壓力團體「No Pride」得到了暗中與公開來自政客與宗教領袖的支持。在如此的氣氛之下,若這些東歐國家的團體仍然用一慣技倆以及那個logo,對將來進一步的暴力的預期勢必很高。 宗教團體在加強不寬容氣氛中常常扮演重要角色。在Riga主持被「No Pride」所抗議的教會儀式的本堂牧師,被「逐出」拉脫維亞福音教會。最近幾週,俄羅斯猶太社群協會甚至跨越俄羅斯國界,譴責耶路撒冷所規劃的同志遊行–從這個禮拜四的猶太新年再度延期到11月10日–為「醜聞式的褻瀆」。 政治民粹主義並不僅僅攻擊或禁止同志遊行。據報導,拉脫維亞某政黨已準備草擬法律修正案,視出版有關男女同志談論其生活與權利的文章為非法。雖然此議案已遭否決(與拉脫維亞和國際法相違背),但是它被提出,終究顯示了是有個可以藉由正式展現恐同的方法來拉攏的民粹基本盤。 在波蘭就是這樣,在那裡,有對雙胞胎兄弟,執政黨法義黨的總統Lech Kaczynski與首相Jaroslaw Kaczynski,帶領一個包括了波蘭家庭聯盟(有反猶與恐同歷史的右翼政黨)的陣營。在06年華沙同志遊行之前,該聯盟的一位副總理Wojciech Wierzejski說,「若這些變態要示威,他們就該被以粗棍子狠打。」這引來了歐洲議會的正式譴責,以及持續至今的爭論。Lech Kaczynski在禮拜一於紐約聯合國會議對美聯社說,他對同志的觀點被誤解了。 宗教性與保守的政治氣候、鮮少的公眾同志文化史、以及來自歐洲社群對同志權利尊重的壓力,此時,東歐似乎是最顯著的戰場。 不過,世界上大部分國家仍然強烈地在抗拒同志權的進步,或甚至有主動的敵意。最近幾個例子如下:喀麥隆、迦那、伊朗、伊拉克、以色列、牙買加、摩理休斯、墨西哥、尼泊爾、菲律賓、南非、土耳其、烏干達、美國、桑吉巴。

塞爾維亞:聯合國代表 Ahtisaari,與 Kosovo、Metohia 的未來

原文:Serbia: Ahtisaari and the Future of Kosovo & Metohia 作者:Ljubisa Bojic 譯者:Ilya 校對: 塞爾維亞論壇的網友在聯合國代表 Martti Ahtisaari 作出聲明之後,感到困惑與害怕。Martti Ahtisaari 被授權來處理與決定 Kosovo 與 Metohia(科索伏與美托希雅,接下來都將以 K&M 代表)最後狀態的國際談判。八月八日在維也納舉行的這一回合談判中,Ahtisaari 宣佈塞爾維亞人應該要為米洛塞維奇統治期間在 K&M 地區的政治行為(譯者按:應指對於阿爾巴尼亞裔前南斯拉夫民眾的種族清洗 ethnic cleansing)付出代價。 在塞爾維亞的 SerbianCafe.com 論壇(SRP)中,Magare 找出先前回合關於「停止北約 1999 年轟炸塞爾維亞」的談判。聯合國代表 Ahtisaari 當時的調停,導致了在馬奇頓邊界鄉鎮 Kumanovo 協議的簽署,讓塞國軍隊從 K&M 撤離,以及成千上萬塞國難民逃離該區域。很令人驚訝地,我們又看到了如此偏頗的外交事務代表再次地介入: 「Martti Ahtisaari,是用談判桌當例子告訴米洛塞維奇,說如果你不簽 Kumanovo 協定,貝爾格萊德就會跟這張談判桌一樣被削平的同一個人嗎?[…]」「談判的情況就像這樣:假設我正在跟想要搶劫我家的人談判。我們只有我、我太太、還有孫女兒住在一起;而至少有三十個罪犯在我門外徘徊。談判的方式是:數人頭,我輸了;然後大家找仲裁專家 Martti Ahtisaari 來搞定,因為他很公正(fair and squa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