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 六月, 2007

報導 關於 中東歐 來自 六月, 2007

28 六月 2007

(短訊)俄羅斯:窩瓦牌汽車

部落格「土耳其入侵」(The Turkish Invasion)張貼俄羅斯製窩瓦牌(Volga)汽車的文章與圖片:「各位以為蘇聯時代的著名汽車品牌只有拉達(Lada)和坦克(Tank)嗎?其實還有另個優良品牌『窩瓦』,是以歐洲最大河『窩瓦河』命名,這條河也是當年德軍『巴巴羅薩作戰』(Barbarossa)東征最遠處。」

20 六月 2007

八大工業國高峰會(G8 summit)後,世界變的更好了嗎?

八大工業國高峰會(G8)(外加延伸五國)上週在德國北部的海濱渡假勝地海利根達姆舉行。世界最富裕的國家領袖群聚一堂準備對氣候變遷以及非洲國家貧窮問題達成協議,但這似乎不能滿足眾多對於全球資本主義的批評。 全球之聲在過去的幾週連結了來自印度、俄羅斯和非洲的評論。以及遠從秘魯和日本而來的示威者,參與反對這場會議的舉行。 譯者補充: 來自印度的評論: a reader's words 在八大工業國高峰會會場外的抗議活動之中。為什麼這些人要抗議呢? 答案很簡單,即使全球化讓第一世界之島一座座的開在上海和印度的班加羅爾,它同時在已開發國家也建立了一個下層社會的第三世界。 來自俄羅斯的評論: Edward Lucas 寫到在這次在德國召開八大工業國高峰會上俄羅斯的問題。大部份的會議所產生的結論都是雜亂無章的。但經由精心琢磨的陳腔濫調,在此之間,各國的差異會被盡其可能的以手段應付和模糊化。這似乎是無一例外。 來自非洲的評論: 一群與 Panos London 合作的非洲記者將從德國八大工業國高峰會的現場,在部落格上書寫他們的觀察。從六月一號起,為期九天,來自伊索比亞、烏干達、莫三比克和南非的記者,將帶給讀者新聞,及從非洲的觀點談愛滋病的問題和醫療服務、國際援助、外債免除以及氣候變遷。 我們將從德國北部的海濱渡假勝地海利根達姆、同也是八大工業國高峰會的現場報導,我們也會報導八大工業國另類高峰會,以找出八大工業國是否真的在傾聽非洲的聲音。 Jewels in the Jungle在德國持續的追蹤收集許多在網路上關於八大工業國高峰會的好文章及部落格文章(特別是來自非洲),他說道: 我對此次高峰會會談的結論並不像某些人那麼的悲觀和失望,但同時你也必須感到疑惑,八大工業高峰會究竟和誰有關?他們對於解決世界上的問題有任何有用的幫助嗎? 會議就變成給政治人物的馬戲團表演,每個團體在太陽下為他們各種原因的憤怒發聲,而這和會議很少或一點關係也沒有,有人就問,何必這麼麻煩呢?...

10 六月 2007

阿爾巴尼亞:電影產業

俄羅斯 & 喬治亞 : 簽證、美酒、世貿組織

筆者曾翻譯一篇cyxymu的文章,內容不僅與俄國放寬喬治亞國民簽證限制有關,也牽扯到喬治亞在俄國加入世貿組織一事中扮演的角色。俄國與身為獨立國協(CIS)成員的前蘇聯加盟國向來實行互相免簽證制度,但俄喬兩國卻於千禧年開始實施簽證制度(雙方事前不時討論放寬簽證限制),原因在於俄國長期支持喬治亞分離主義地區,兩國緊張情勢因此升高。不過由現今情勢看來,俄國將對部分喬國人民開放簽證: 惟有天真的人才會相信,俄國會出自善意而放鬆簽證限制,其背後目的是為了讓俄羅斯入會代表團能順利抵達喬治亞,以利進行世貿組織入會事宜。俄國全面拒發喬國人民簽證像是一根棍子,相形之下,俄國對部分喬國人民開放簽證只是一棵小紅蘿蔔。 不過我認為喬治亞將持續要求兩國邊界檢查哨合法化,喬治亞先前才關閉了Psou河及Roksk隧道的檢查哨,但前陣子俄國又在相同地點非法增設檢查哨,於是喬治亞要求讓喬治亞籍海關官員進駐這些檢查哨。 雙方齟齬的事例不僅於此,俄國還對喬治亞礦泉水及酒類實施禁運,倘若以上問題未解決,喬治亞要如何同意俄國加入世貿組織?我認為喬治亞不會同意俄國入會。 當然,我認為不僅俄國民眾迫切希望加入世貿組織,俄國政界也持同樣期待,由於遲遲無法加入世貿組織,俄國政府一年損失近十億美元,是故俄國總統蒲亭針對入會事宜向喬治亞施壓。 我瀏覽過的部落格中,就屬Cyxymu的部落格人氣最旺,其內容主要與阿布哈茲共和國(Abkhazia)相關,我覺得主筆者身分若非衝突下的難民,即是國內顛沛流離人士,該部落格全名為「蘇乎米(Sukhumi,阿布哈茲首都)回憶、戰爭、痛楚」,其文章近乎以此主題作為焦點,最近部落格也出現一些關於南奧塞梯(South Ossetia)衝突的文章。該部落格時常放著蘇乎米及阿布哈茲境內各地照片,版主常藉此書寫懷舊文章,而網友也會在文章回應中緬懷過往,部落格訪客及回應次數絡繹不絕,替該部落格營造了活絡氣氛,網友經常在文章回應中,以趣味十足方式交流阿布哈茲近況。 照片攝於2006年8月13日,喬治亞首府提比里西(Tbilisi)。感謝Lyndon Allin 提供照片 作者: Lyndon Allin 校對: Leonard

烏克蘭:政治事務過量

4月2日,烏克蘭總統尤申科(Victor Yushchenko)宣布解散國會並提前選舉,但總理亞努科維奇(Victor Yanukovych)及其盟友則主張總統無此權力,(這裡與這裡有 先前全球之聲的報導)。本週,尤申科將新上任的檢察總長皮斯肯(Svyatoslav Piskun)解職,他的立場亦傾向亞努科維奇,內政部長圖什柯(Vasyl Tsushko)因此指控總統濫權,鎮暴警察則搜索檢察總長辦公室,尤申科的回應則是將內政部下轄軍隊改由總統直接指揮,亞努科維奇同樣批評總統作為,內 政部則表示將拒絕接受此項命令,引發外界不解,究竟內政部下轄軍隊的指揮官為何人,隔天尤申科將更多軍隊調往首都基輔,不過多數在途中便遭代表政府的交警 攔下。 此次衝突極為複雜,結果也尚未浮現,不過有一事可確知,無論這些政治人物究竟是代表何種政治勢力,民眾都深受政治事務過量(及氣候異常炎熱)所苦。 當地新聞週刊《Korrespondent》兩位記者於5月25日時,在部落格(RUS)上提及烏克蘭近來的政治與氣候情況,以下為部分內文。 《Korrespondent》總編輯Vitaliy Sych: 我覺得,政治人物所見的現實已與我們毫無交集,一切都結束了。 我們在電視上所見情形是:國會打算彈劾總統,總統企圖開除總理,憲法法庭法官遭指控收取數百萬賄款。觀眾看了之後心想:那又如 何,一切都已失去意義,重要的政治消息那麼多,多到已失去所有價值,如果明天電視上播出總理或總統悶死並吃掉三個嬰兒,人們的反應也只是:真是有趣啊。 烏克蘭政事已變成一齣肥皂劇,永遠不會下檔,對人民生活也不再有任何影響。 本地企業家對此早已心知肚明,過往選舉將屆,都會使多數重大計畫延後一年,但現在人們早已不注意選舉,因為選舉已成常態,昨天我 讀著英語的《基輔郵報》(Kyiv Post),我也曾在那間報社工作,烏克蘭從未像今日一般,吸引如此多外資前來,從前大概每個月報上會有一間消息,報導市場上新增某件大型投資案,現在每 週都有五、六則類似新聞,就連國際評等公司的經濟預測報告中,烏克蘭也已終止跌勢。 一般而言,政局不穩會使人感到焦慮,但現在人們一點也不在乎。 一切都結束了,政治已悖離人民生活。 但拜託告訴我一件事,如果我明天出城去烤肉過夜,而政府剛好宣布首都進入緊急狀態,他們還會讓我回到市區嗎? 《Korrespondent》國家版編輯Olga Kryzhanovskay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