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月, 2008

報導 關於 中東歐 來自 三月, 2008

俄羅斯:「莫斯科的共鳴」

Tverskaya, 二月. 23日, 2005 – 來自 此相片集 在去年十二月的杜馬(譯註:俄羅斯國會)大選後不久,我看到這篇文章,想將之譯成英文,但那時沒時間,且事實上這是一篇極富挑戰的翻譯,因為內容全是關於心情氛圍。 前俄國總統普丁在Luzhniki 的那場演說 所帶來的激動已經消逝,但該演說所在場景,下諾夫哥羅德(Nizhny Novgorod)依舊出現在新聞中,它將成為麥德維夫(Medvedev)以候選人的身份在官定日發表演說的地方(也許已沒有那麼重要);不過在紐約時報刊登的一篇關於克林姆林宮濫用「行政資源」的爭議文章中,特別關注此區域,紐約時報選在三月二日無可避免的結果出爐前(譯註:指麥德維夫當選總統)刊登這則新聞,時間點似乎非常合適。

馬其頓:改國名才可加入北約與歐盟?

馬其頓在1991年自南斯拉夫獨立以來,與南邊的鄰居希臘之間在其國名問題上一直有激烈爭議。馬其頓在其憲法稱呼自己「馬其頓共和國 (Republic of Macedonia)」,希臘宣稱使用此名不僅侵犯了希臘歷史文化上對此名字的所有權,也意指對希臘北部馬其頓省份的領土所有權。

俄羅斯:選後抗爭遊行

莫斯科鎮暴警察3月3日逮捕數十人,因為他們企圖參加未經許可的選後抗爭遊行。 Marina Litvinovich(abstract2001,是前世界棋王Garry Kasparov的助手)也在被捕之列,以下是她被釋放後,撰寫的部分片段[俄文]:

塞爾維亞、科索沃與美國:海外塞爾維亞裔的感受

在科索沃宣佈獨立後,Reluctant Dragon與Gray Falcon以身為人在美國的塞爾維亞裔身分,提供了不同層面的感受。 以下為譯註: Reluctant Dragon指出,科索沃宣佈獨立後,領事館寄給所有位處美國境內的塞爾維亞人,一封加入抗爭的邀請函,一同在美國境內群聚抗議科索沃獨立,抗議地點目前仍未可知,不過過程應該不至於到燒掠聯合國總部附近的商家。 「等確定抗爭地點後,那麼我應該要提早出門看看那鄰近地區的商店,如此一來我便能和貝爾格勒的同胞一般,表達自己的愛好法律與正義,並透過大啖美食來發洩自己對政策的不滿。對我和其他塞爾維亞人而言,唯一的兩難就是當我們還身穿帝國主義外衣,要如何繼續生活下去?」 Gray Falcon則認為,美國成為科索沃獨立的最大支持者後,許多塞爾維亞人最想問的是,何以美國會如此不顧一切地支持大阿爾巴尼亞,進而分割塞爾維亞?說穿了,都是帝國主義介入巴爾幹半島事務。 「更糟的是,目前在檯面上競逐美國總統大位的三個人物,都有某種反塞爾維亞情結(Serbophobia), 以民主黨候選人希拉蕊‧柯林頓來說,她是柯林頓家族的一員,1999年美國發動的科索沃戰爭中,她可是完全支持她丈夫;至於共和黨候選人麥肯,則是阿爾巴 尼亞的熱心支持者。那麼另一位民主黨候選人歐巴馬呢?應該會比前兩位還好吧?根據Antiwar.com的Justin Raimondo,『歐巴馬的外交政策有個問題,對於他的心態我只能用一個名字形容:喬治‧索羅斯』。」

斯洛維尼亞:詩歌、綠色觀點、美食和其他

斯洛維尼亞這個小國的部落格圈不小且很健全,其中不少部落格位於國外。下面介紹最近一些部落客談論的主題。

俄羅斯:選舉巡禮

以下是俄羅斯部落圈對即將到來的總統大選之回應巡禮: Mark MacKinnon針對主要候選人Medvedev希望能獲得72%得票率的「目標」,寫了一段評論。   Megan Case有不去投票的理由。   Robert Amsterdam則提及俄羅斯大選的賭盤現況,並針對作家Victor Erofeyev在美國紐約時報對頁專欄的親普丁與親Medvedev文章,發表了自己的看法,那裡還有更多選舉雜集。   校對:Leonar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