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導 關於 Croatia 克羅埃西亞

波赫:大屠殺紀念日

布拉圖納茨屠殺事件 (Bratunac)至今16年,瑟布雷尼卡(Srebrenica)屠殺事件至今也有13年,在這些屠殺事件中,超過10,000人死亡,主要是普通平民,大部分受害者至今仍無法確認身份,部份直接或間接主導戰爭罪行的人尚未逮捕歸案,部份甚至已經無罪開釋。

(短訊)巴爾幹半島:語言議題

Balkan Baby 談起巴爾幹半島上的「語言議題」:「在過去組成前南斯拉夫的各國裡,我們使用什麼語言呢?在斯洛維尼亞和馬其頓,答案十分簡單,因為他們都有前南斯拉夫政府認證的官方語言;而對於波士尼亞、克羅埃西亞、塞爾維亞和蒙特內哥羅來說,答案可能就沒那麼清楚了。」 原文作者:Veronica Khokhlova

巴爾幹半島最年長的部落客

原文:The Oldest Blogger in the Balkans 作者:Ljubisa Bojic 譯者:Joyce 校對:Leonard Radmilo Ristic是位74歲的退休高中教授,喜歡在傍晚時參加戲劇表演、畫廊開幕式、讀書會、圓桌討論及其他在克拉古耶瓦茨(塞爾維亞中部城市)的類似場合,當Ristic返回家中時,等待他的是電腦,而不是傳統的紙筆。 巴爾幹半島最年長的部落客Ristic說:「我喜歡評論網路上塞爾維亞語及克羅埃西亞語的論文中疏漏之處,如此一來我可激發他人留下補充的意見並導引出重要的議題。」 這些日子一個事件驚動了本地社群,那就是發生於克拉古耶瓦茨大學法學院的考試利益交換,警察逮捕了數名據稱涉嫌販賣大學文憑的教授,Ristic說到(SRP): 真有意思,他們如何訂定一場考試值500歐元 […],難道他們使用某種經濟學法則嗎?或許有一種解釋是訂價者認為一場考試需要花兩個月的時間去用功,他們考量到平均月薪為250歐元,兩個月的薪資同 等於考試用功兩個月,這顯然合乎經濟學計算,而這算法甚至連僅座落於法學院幾米外的經濟系專家都無法想出來。 他關注一則關於塞爾維亞司法體系的文章,被強暴的受害人必須歷經多時與各種困難才能獲得正義,他覺得(SRP): 原文作者問到誰被處罰的較重?是被判刑的教授還是受害的學生。四個月刑期及五年審判,兩相比較便一清二楚。 自塞爾維亞大選後已經兩個月了,主要政黨還未籌組政府,Ristic回應一則論及發生於這段日子的政治交易的文章 (SRP): 確實選舉對政府有威脅,然而當局也不是那麼天真無邪,他們藉著選舉恐嚇我們。 他評論塞爾維亞反貪腐委員會主席Verica Barac的聲明,Verica Barac注意到除了梵蒂岡外,塞爾維亞是唯一無法控制預算支出的國家(SRP): 每個人都清楚,對於政府預算有兩條路可選擇;另一方面,從預算到支出的途徑有數千種,塞爾維亞與梵蒂岡差異在於,梵蒂岡花的是他國人們所賺的錢,我國政府則花掉本國人民的錢。 他評論一則有關斯布里尼卡屠殺的文章(SRP): 在悲劇的絕望裡,受害者都相同;倖存者也同樣處於痛苦之中,為他們的至親感到痛苦。政客全都一樣,在不同人們身上貼上「同胞」或「敵人」的標籤;他們使得四處都是受難者,才能夠清點死亡人數,他們簡單地以誰有最多受難者來責難彼此,真駭人! Ristic試圖證明不同民族的人都大致相同。他以Harry Black的別名,在克羅埃西亞部落格入口網站Lupiga上發表文章,證明人們不會根據他的文章誤認他是塞爾維亞人(他的朋友稱呼他Rile;對 Vecernje Novosti晚報的讀者而言,他的名字是Milorad Miloradovic)。他以短詩回應一位部落客關於巴爾幹半島民族間的差異(CRO): 當塞爾維亞人被迫害時, 克羅埃西亞人遭施壓; 當一方用擠的,另一方則用壓的, 就如鐵路火車與飛機開過他們! […] 任何時候,笨蛋都相同: 他們只有一個慾望: 達成種族淨化, 除此以外都看不清。 […] 關於政客們和他們的面具(CRO): 歡慶: 成功與許多美好祝福知名,面具則結交許多虛偽的朋友。 *** 真實所在 當一個人造了個面具, 他會把它戴在臉上;...

巴爾幹地區部落客討論國際法庭裁決

校對:abstract   在歷經近十個月的審議後,國際法庭(ICJ)於星期一聲明認定尼察屠殺(全稱: 斯雷布雷尼察大屠殺)(中文)/(英文)是一種族滅絕行為.,但由波黑塞族所犯的波黑戰爭(南斯拉夫內戰,發生於1992-1995,估計有超過十萬人因而喪生)(中文)/(英文) 卻因為”太廣泛”而無法被認定種族屠殺。國際法庭亦裁決沒有足夠的證據可將此歸咎於塞爾維亞。 以下則是由巴爾幹半島和全球各地的部落客就國際法庭的裁決所做的回應 在這次裁決事件,East Ethnia的Eric Gordy就對國際法庭的期待和該次裁決對地方政治所會產生的影響寫了詳細的分析。 …這樣形態的事務時常在不同的政見中遭受牽連,塞爾維亞激進黨希望國家能基於對這項違法無理的裁決退出聯合國以示抗議。而阿富汗的國會已通過了對那些令人厭惡且憎恨的戰犯的特赦條款。維吉尼亞州議會則是通過了一份對奴隸補償的決議。堅決否認或放寬似乎是唯一的選擇。但,時間是不會使任何事情消失的 Shaina (Bosnia Vault的作者),在回應Gordy的文章中寫到: 一些我所看過的分析指出這是一個「妥協折衷的裁決」;但我自己是覺得這樣妥協折衷的裁決結果最後只會使雙方都不滿意 。 當這個裁決出爐時,Bg anon 寫了以下的評論,以總結在貝爾格勒的心情 好吧! 現在的我們有了這樣的裁決,我敢大膽的說,這真是個令人遺憾的結果。直到現在我都還沒在貝爾格勒的街上看到開心的感覺,真的! 沒有什麼值得開心的。我想,現在應是該花些時間來想想在這場無意義中的受害者,而不是把時間花在對這次無罪判決的感覺或失望上。 Gordy ,在他接下來所寫的文章中,他回顧了在波士尼亞及塞爾維亞政治圈中一開始的反應,並且提出他自己的評論。 在這次事件中,你會發覺到一個犯罪發生了,但犯罪的人卻因為一些令人無解的理由而沒有被定罪。你更會在此事件中看到,塞爾維亞因為一個嚴格限縮的證據法則無需就此事件負任何責任,如此一來,摧毀或是隱瞞證據就可為一十分有用的策酪,而間接證據在此也無法被視為具有影響力的證據。這樣似乎鼓勵、引誘犯人隱藏他們行跡,而這樣的判例將會引起許爭議。 他也同時提到了其他部落客的觀點: 當然,並非每個人都會同意我看法。到現在為止我在Blogland所看到的: 當Neretva River冷靜的思考著,擔心這樣的裁決是給米洛舍維奇一個間接的無罪宣判,而在同時,米洛舍維奇卻是在尋求一個中間路線並且也幸運的找到了。Yakima Gulag 最後以有罪的「跛腳驢子」之爭議做結。 (當然,我覺得她絕對不是在講受傷的驢子) Seesaw (aka Quod/Zdenka Pregelj)是個64歲的塞拉耶佛居民,寫了另一個回文,他在自己的部落格中貼了許多城市的美景照片–「都是你平時看不到的美景」 在這樣的結果出爐之前的幾天,我就知道裁決不會有什麼不同。(我從以前到現在都住在塞拉耶佛) 我是可以同意塞爾維亞沒有犯下種族屠殺罪行,這部份的裁決結果,(在波士尼亞所發生的是根本沒法跟第二次世界大戰相比較),但是免除塞爾維亞在此事件的責任,不禁讓我疑惑為何佐蘭金吉奇要因為這件事情而被殺。北大西洋公約組織要攻擊貝爾格勒…真的有太多沒有答案問題。 Richard (H.) 似乎真的且實際上承諾過Radovan (K.),他不會被指示—最好被逮捕!! 但是,現今的世界已經遠離了正義了,我只希望其他在波士尼亞的居民能夠找到足夠的信念住在一起,相互原諒,但不遺忘這一切。 在Gordy 就該事件最後的文章中,他把自己的部落格開放給「東方種族的朋友 (原告的證詞)」的Andras Riedlmayer— 而Andras Riedlmayer的文章也同時被Bosnia Vault』s Shaina...

東歐:影片紀錄正在上升的恐同

  20 九月 2006

原文:Eastern Europe: Video documents homophobia on the rise記者:Sameer Padania譯者:TRUST校者:Portnoy 在反同志暴力與國家壓迫的長遠歷史中,昨天在莫斯科發生最新發展:上訴庭維持先前法院禁止2006年3月莫斯科同志遊行的原判決。提起訴訟的同志平權運動者想在歐洲人權法庭中挑戰這個決議,他們預期會勝訴。 當GVO中東歐編輯Veronica Khokhlova在2006年五月報導莫斯科市長Yuri Luzhov禁止舉辦莫斯科同志遊行時,莫斯科的宗教領袖進行會面,在這個他們意見一致的議題上,支持市長的決定,並要求以暴力對付任何嘗試遊行者,不幸地這個建議被聽到了。下面的影片(很明顯是由俄羅斯無政府主義網站上載到YouTube中)並未直接呈現當時發生的暴力,但也很直接地傳達出莫斯科當天以及參與者的氣氛: 像YouTube之類的網站可作為較為引人不快的內容的傳播工具,它也可作為團結與支持、以及存證的工具。以反同志暴力為例,網站使用者上載他們自己錄下的影片(如同本文中的影片),以及當地電視新聞上的片段–如果沒有第一手的錄影的話。(這裡有一段影片,來自塞爾維亞電視台對2001年貝爾格勒同志遊行的報導。) 團結與支持是相當需要的。今年,美國的組織「Human Rights First」發布一篇報導,提及俄羅斯在過去一年中,恐同或法西斯本質的言論與仇恨罪案的增加。但這種趨勢並非僅在俄羅斯。自從2004年五月東歐八國加入歐盟開始,焦點已開始逐漸集中在上升的東歐官方或國家恐同。 最備受矚目的就是政府處理同志遊行的方式–目前同志遊行是全世界都在舉行的–在遊行當中,女、男同性戀者、雙性戀者、以及跨性者,或者同志(LGBT)組織,會上街遊行以慶祝同志權利以及同志的尊嚴。 你可能還記得有關七月在拉脫維亞Riga舉辦的同志遊行的報導。下面是拉脫維亞部落客記者Juris Kaza的提醒: Veronoca、AllAboutLatvia.com的Aleks、和這些目擊者提供了讓人信服也讓人恐懼的報導,以及攝影證據,但是看到如上以及這段錄像,讓我們身臨其境地感受到同志運動者所面臨到的反彈。涉入Riga抗議的反同志壓力團體「No Pride」得到了暗中與公開來自政客與宗教領袖的支持。在如此的氣氛之下,若這些東歐國家的團體仍然用一慣技倆以及那個logo,對將來進一步的暴力的預期勢必很高。 宗教團體在加強不寬容氣氛中常常扮演重要角色。在Riga主持被「No Pride」所抗議的教會儀式的本堂牧師,被「逐出」拉脫維亞福音教會。最近幾週,俄羅斯猶太社群協會甚至跨越俄羅斯國界,譴責耶路撒冷所規劃的同志遊行–從這個禮拜四的猶太新年再度延期到11月10日–為「醜聞式的褻瀆」。 政治民粹主義並不僅僅攻擊或禁止同志遊行。據報導,拉脫維亞某政黨已準備草擬法律修正案,視出版有關男女同志談論其生活與權利的文章為非法。雖然此議案已遭否決(與拉脫維亞和國際法相違背),但是它被提出,終究顯示了是有個可以藉由正式展現恐同的方法來拉攏的民粹基本盤。 在波蘭就是這樣,在那裡,有對雙胞胎兄弟,執政黨法義黨的總統Lech Kaczynski與首相Jaroslaw Kaczynski,帶領一個包括了波蘭家庭聯盟(有反猶與恐同歷史的右翼政黨)的陣營。在06年華沙同志遊行之前,該聯盟的一位副總理Wojciech Wierzejski說,「若這些變態要示威,他們就該被以粗棍子狠打。」這引來了歐洲議會的正式譴責,以及持續至今的爭論。Lech Kaczynski在禮拜一於紐約聯合國會議對美聯社說,他對同志的觀點被誤解了。 宗教性與保守的政治氣候、鮮少的公眾同志文化史、以及來自歐洲社群對同志權利尊重的壓力,此時,東歐似乎是最顯著的戰場。 不過,世界上大部分國家仍然強烈地在抗拒同志權的進步,或甚至有主動的敵意。最近幾個例子如下:喀麥隆、迦那、伊朗、伊拉克、以色列、牙買加、摩理休斯、墨西哥、尼泊爾、菲律賓、南非、土耳其、烏干達、美國、桑吉巴。

蒙特內哥羅:「看樣子歐洲要有新國家了」

上週日,前南斯拉夫六共和國之一(人口約六十多萬)的蒙特內哥羅,在獨立公投中以百分之五十五點四的票數比例決定邁向獨立–在投票率極高的情況下,雙方差距僅百分之零點四。 以下是一些部落客針對五月21日公投結果的反應。 一把歐元的Doug Muir指出這次公投過程算是平和–「以巴爾幹的標準來看」–但是雙方陣營領導份子的動機與信念都不太光彩: 本部落格的老讀者都知道我對蒙特內哥羅總理久卡諾維其的看法;我認為他是個沒道德的投機份子,鼓吹獨立的目的僅僅是為了繼續掌權。然而,統派的反對黨也不是甚麼勇敢的民主派;他們被塞爾維亞的國族主義者給支配了,其中許多人都曾經和米洛塞維奇一起出遊過。 Doug Muir第一篇公投之後的文章這麼開頭: 看樣子歐洲要有個新國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