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五月, 2007

報導 關於 Chile 智利 來自 五月, 2007

智利:天然氣危機與生質燃料

作者:Rosario Lizana 校對:Justin 低溫造成本週阿根廷出口至智利的天然氣減少,雖然阿根廷政府承諾智利供應無虞,智利民眾仍積極尋找其他確保能源供給的方式,故經濟、能源、農業暨稅務部本週決定,將給予生質能源免稅優惠以鼓勵社會採用。 Ecoperiodico[ES]指出,由於汽柴油仍需課稅,未來一公升的生質乙醇與生質柴油價格將是一公升汽油的三分之一。 因為阿根廷近來天然氣供應量下滑,而阿根廷又是智利天然氣唯一來源,智利於週三決定免除生質能源的稅賦,並維持汽柴油稅率不變,希望更多人採用生質能源。 文中亦指出,智利燃料幾乎悉數仰賴進口,新政策將減少汽油價格與天然氣供應波動,北部地區受此決策影響甚深,內政部亦推動相關計畫,內政部長在其部落格[ES]發文表示,政府已與Tarapacá達成協議種植1500公頃的「日日櫻」(Jatropha),包括歐洲與中東均利用這種植物製造生質燃料。 其他無關能源危機的生質燃料方面,部落格Atinabiotec[ES] 專門刊登與生物科技有關的新聞,其中發表The Insurance Society Co-op的研究成果,警告使用生質燃料可能造成的環境危機,人們說使用生物燃料能減緩溫室效應,但另一方面,卻會增加改種生質燃料的農地面積,致使飢荒 國家的農業可耕地面積更加不足。 本地報紙與電視指出,國內天然氣使用不會受到影響,不過最嚴重的問題是,企業該如何尋找其他燃料來維持營運。

智利:國家發展與原住民權的衝突

原文:Chilean Ethnic Groups: Development Against Native Rights? 作者:Rosario Lizana 譯者:Leonard 校對:scchiang 早在西班牙前來殖民之前,原住民族群便已居住於智利,他們長期在國內各地捍衛自身權力,今日他們則為已居住數百年的土地而奮鬥,因為國家發展計畫可能危及他們既有的生活模式。 公共政策與原住民權中心的Victor Toledo[ES] 描述目前整個情況發展,有17個馬普切(Mapuche)原住民家庭居住於Lleu-Lleu地區,政府若決定在當地開闢礦場,將會影響他們的生活,現在 計畫正進行環境評估,他認為政府並未尊重原住民權,原住民在自己的土地上都無法安穩過活,對他們的保護亦不足。Toledo也記得法律規定要保護原住民族 群,但關鍵在於政府的角色為何: 智利南部Lleu-Lleu湖地區的馬普切族群抱怨政府打算開闢礦場,突顯出公共議題本身的衝突:政府一方面有責任保護原住民的地地,另一方面關於礦業立法與規範又不夠完善,所以追根究底,整起事件的原因就是智利政府未善盡責任。 另一個案例則為西班牙公司Endesa修築Ralco水壩,過程中共381個馬普切原住民家庭被迫搬遷,家園全都沒入水中,無論是墓地或傳統儀式地點全都消失不見,一位西班牙製片拍攝一部關於此事的記錄片,描述政府與企業如何一步一步進行整項計畫,西班牙部落格Teruel[ES]發表一篇文章,題為「從記錄片看Endesa如何屠殺馬普切人」,文中回顧當地情況。 環境與社會正義行動網絡[ES]的主要工作,即為教育與散播有關環境權與原住民權的訊息,許多全國性組織都參與其中,但多數未成立網站或部落格,也不曾出現於當地報紙中。 各位在Mapuexpress[ES]這個網頁中,可以找到所有關於智利原住民族群(尤其是馬普切人)的消息與議題。

智利:地震與後續浪潮

校對:mountaineer 智利乃地震之鄉。近幾個月來,艾森大區(Aysén)每日出現小型地層活動,四月下旬發生芮氏規模6.2地震,造成一片峽灣崩潰沒入海中,大浪襲擊小城Puerto Tortuga,造成嚴重損傷。 許多人批評政府因應不當,例如Copihues Rojos[ES]提到: 當局還在討論這算是滿潮、海嘯或只是較高的海水面,好似對於失去屋舍、親友與牲畜的人而言,這些名詞有多麼重要,總統視察當地後,右派立即抨擊她不該前往,但假若她沒去,右派還是會批評,重點在於解決地震造成的問題,並且避免可能的後續效應,我們必須回想,兩年前北部山區也曾發生強震,震垮西班牙殖民時代興建的老教堂與遺跡等,至今尚未重建。 自1985年智利中部地震後,Capitán Tricolor[ES]便擔任救災志工,他提到艾森大區情況時,想起地層活動從元月起便相當頻繁,他指出國家突發狀況辦公室(Onemi)[ES]曾在三月發表報告,建議疏散當地居民,認為可能有芮氏規模6的地震將造成損害,他解釋為什麼有這樣的建議: 艾森大區情況不同,國家突發狀況辦公室指出,自元月起影響當地的地層活動與火山有關,海底火山錐正在生成,也注意到海水溫度上升造成海洋動物死亡,上週他們也記錄到強震導致山崩。 截至目前為止,已造成三人死亡、七人失蹤。 El Morrocotudo[ES]提到在艾森大區的外籍人士對此事件的印象:Steve and Rhonda Wilson為居住於巴塔哥尼亞地區的傳教士,英國籍女子Jen則與男友居住於Coyahique。 智利政府的圖書館、檔案庫暨博物館部(Dibam)[ES]內,提供有關當地地震史的資訊與相片,智利大學[ES]的地震學服務單位[ES]則提供每月完整地震報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