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月, 2007

報導 關於 El Salvador 薩爾瓦多 來自 一月, 2007

薩爾瓦多部落客在說些什麼–和平協約簽署十五週年

  23 一月 2007

原文: What Salvadoran bloggers are saying – on the 15th anniversary of peace accords 作者: Tim Muth 譯者: Leonard 薩爾瓦多衝突雙方於1992年1月16日簽署查普特佩和約,結束長達12年的內戰,至今年正好滿15週年,當天有官方慶祝活動和研討會,也有抗議與示威遊行,薩國部落客對這段歷史與國家進步有許多感想,多數人認為政府的承諾尚未實現。 Hunnapuh的Jimar表示,他不希望人們低估和約的重要性,並認為和約為薩爾瓦多當代史上最重要民主政治改革[ES]立下基礎,和約敲開民主發展大門、確保人們政治權力、讓FMLN游擊隊有機會轉型為政黨,政府也設置人權視察官職位,但在社會經濟方面,和約內卻顯有不足,薩爾瓦多社會的歷史結構特殊,致使當年發生武裝衝突,但和約卻未改變社會結構。 Ixquic則感到意外,在薩爾瓦多這個小國內,對於同一件事實卻有如此分歧的意見,她一方面肯定和約終結社會對立與敵意,另一方面卻未能鞏固一套新的社會、政治與經濟制度。 在許多人眼中,和約對政府軍與游擊隊的處理顯有缺失,記者德頓(Juan Jose Dalton)透過曼希瓦(Bernardo Menjivar)的故事[ES] 反省和約內容,曼希瓦11歲時,政府軍侵入Chalatenango省分山區他所住的村落,屠殺他的母姐叔姪等大批民眾,自此之後,曼希瓦成為FMLN游擊隊的信差,在各地之間傳遞訊息;16歲時,曼希瓦因誤觸地雷而失去雙腿,不過他還算幸運,接受國際紅十字會的治療,之後更前往古巴接受手術與復健,並在 當地接受教育與訓練。 與其他肢障的政府軍或游擊隊成員相比,曼希瓦認為自己相當幸運,和約雖承諾給予訓練、醫療與支持,讓他們能夠重返社會,但曼希瓦與德頓均認為並未實踐。 看過1月16日的紀念活動後,Jjmar覺得薩爾瓦多社會在戰後尚未和解[ES],包括現任總統、三名前總統及其他右翼執政黨「ARENA」成員群集於廣場,一同向執政黨創建者與內戰右派敢死隊贊助者敖布松(Roberto D’Aubuisson)致敬,他們唱著古老的讚美歌,歌詞裡寫到,「薩爾瓦多將與紅軍共生共死」。總統薩卡(Tony Saca)在讚美歌後不久參與全國慶祝活動時,呼籲全國團結,但Beka Luna稱之為虛偽[ES]。 Ixquic走過慶祝活動地點時,發現周圍全都環繞著有刺鐵絲網,也部署眾多鎮暴警察,她也張貼她所攝的照片,其中一張看來格外諷刺,許多抗議者在鎮暴警察面前高舉標語寫著「真正的和平」(la verdadera paz)。 Jjmar認為這些活動不過是2009年大選的序幕[ES],他感嘆對無數薩爾瓦多人民而言,和約簽署與否太過遙遠難解,人們只希望安返家園不受攻擊,只希望不用擔心下一餐在哪裡,只希望月底不必四處籌錢交租。 許多有關內戰時期的訪談與報導亦隨紀念活動出現,其中一則讓El Visitador怒不可遏,線上期刊《El Faro》刊出與西班牙前總理岡薩雷斯(Felipe González Márquez)的訪談[ES],岡薩雷斯透露,卡斯楚(Fidel Castro)於1989年11月率軍攻擊聖薩爾瓦多市的FMLN游擊隊前,曾詳細向他做事前簡報,El Visitador批評早知薩爾瓦多將遭受攻擊,岡薩雷斯竟然保持緘默[ES],簡直就像事前得知911攻擊計畫卻匿情不報一樣惡劣。

薩爾瓦多部落客望新年

  8 一月 2007

原文: What Salvadoran bloggers are saying – about the new year 作者: Tim Muth 譯者: Leonard校對: Portnoy 趁著2007年初,薩爾瓦多部落客呼籲務實看待國家面臨的局勢,許多人對於總統薩卡(Tony Saca)的歲末談話[ES]有所回應,其中總統強調國家經濟成長穩健,並宣布2007年為「社會和平年」。 Hunnapuh部落格的JJmar認為政府其實是自我安慰[ES],他指出官方宣稱經濟成長率達4.7%並非事實,其實只有3.5%,況且經濟前進動力來自於海外僑胞匯款增加,而非國內經濟復甦;出口額雖有增加,但主要與海外僑胞購買家鄉食品一解鄉愁有關。 Ixquic則反思許多薩國民眾的希望和夢想[ES],她亦聽聞政府表示經濟有所成長,但表示一般民眾生活未見改善,認為人民未因經濟起色而獲利,顯示國家經濟資源分配日益不均。同樣地,政府宣稱國內犯罪率在過去12個月沒有增加,Ixquic強調犯罪率早已過高,這種說詞無法安慰犯罪問題下的受害者。 Ixquic亦寫道,她對於國家缺乏公民精神與政治、正義、公民行動參與感到格外憂慮,相關運動人士又思想過時,缺乏創意作為,雖然下屆大選仍遠在2009年,她已見到舊有政黨各自表達強硬立場,使國家統治更加困難。 Jjmar與Izquic也呼籲人們以樂觀與務實態度看待新年,記者Juan Jose Dalton亦有類似說法[ES],他表示: 我想到瓜地馬拉詩人Otto René Castillo曾說過:「唯有編織美好的生命才得見美好」,理想常與現實矛盾,這句話也能做為我們行為的最好註解,我拒絕屈服現實,因此將想法吶喊而出。 認為自己為惡,並沒有人們想像中那樣悲觀,說謊與遮掩事實才是應譴責的怯懦行為,不確定並不等於遲疑,我們仍冀望揚起理想國旗幟,創造人們能共居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