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 九月, 2007

報導 關於 Egypt 埃及 來自 九月, 2007

2 九月 2007

現代埃及:從埃及國父納塞爾到總統穆巴拉克

自脫離殖民統治獨立後,埃及風貌不斷變化,遠溯至埃及國父納塞爾(Gamal Abdel Nasser)一直到可望成為下屆總統的賈梅爾.穆巴拉克(Gamel Mubarak),埃及部落格圈回顧部落客個人經驗、反對意見、政局預測以及部落客入獄事件。 納塞爾發動軍事政變不久即就任埃及總統,埃及人民及大批海外各處流亡人士的命運從此改變,Maryanne Stroud Gabbani表示…… 對歐裔、猶太裔埃及民眾和埃及富賈而言,當時納塞爾的社會主義埃及根本是一場噩夢,那時建國不久的以色列殷殷期盼埃及猶太人回流 以色列,希望掀起猶太裔移民潮,但台拉維夫(Tel Aviv)當時各方面仍不及開羅(Cairo),猶太裔移民潮倒是湧向巴黎、倫敦、日內瓦、紐約、蒙特婁等地,加拿大在50、60年代到處都是埃及移民, 這些移民後代時常寄電郵給我,他們對上一輩人離開的國家十分好奇。 一直以來,埃及政府角色都沒什麼改變,在有關女性的埃及法律方面,在加拿大受教育的埃及律師Forsoothsayer說… ……埃及憲法規定:「國家得保障人民機會均等。」憲法規定嚴格,但社會主義下的埃及根本不當憲法做一回事,憲法實踐經常不了了 之,我在一開始就應該說明,埃及不但狹義解釋伊斯蘭律法,援用錯誤時有所聞,法律解釋權則握在當權神學士手中,錯誤援例諸如,伊斯蘭律法在家庭關係方面未 倡導男女平權。不過各國法律均經常錯誤援用伊斯蘭律法。若伊斯蘭律法遭錯誤援用,男性將處於不利情勢,另外埃及法律並未詳細規定夫妻必須履行之權利義務。 現任總統穆巴拉克(Hosni Mubarak)任內,埃及出現了自創國革命以來最大規模的國內爭議,大多都是政府與在野勢力在部落格上的爭論,當中最大的受害者非埃及部落客Kareem Amer莫屬,他在部落格發表評論而被判4年有期徒刑,FreeKareem.org網站向學生募款,希望大家能為他上街抗議。 Julia表示,抗議活動主要訴求為反對壓迫,重啟人權,今年的活動主題為網路言論壓迫,希望能藉由此活動解除網路言論限制,她還說活動是為了Kareem Amer而辦,他因為在部落格上發表對政府意見而入獄…… 部分人士憂心埃及未來,擔心轉變可能每況愈下。美國前總統甘迺迪(John F. Kennedy)曾云:「生命的改變為必然,耽溺過去、滿足現況的人將錯失未來。」那麼埃及未來會是什麼模樣?Zeinobia預測: 埃及政壇似乎很快將發生重要變化,一般預測所謂的政治變化即為父子政權轉移,當然我指的父子就是穆巴拉克父子,Hosni Mubarak和Gamal...

部落格與全球民主

Antony Loewenstein是名來自雪梨的自由記者、作家與部落客,他正在撰寫的作品名為《民主與部落格》,近日也造訪古巴、埃及、伊朗、敘利亞、沙烏地阿拉伯及中國與部落客會面。 問:能否介紹您自己與您的新書? 我是個來自澳洲的記者兼作家,一直以來都對部落格挑戰主流媒體的議題有興趣,為什麼比起一般民眾,這些自稱為「專家」的人能獲得更多敬重?多年以來,我看到許多新聞從業人士認為自己只是在為掌權菁英宣傳,而非真正在挑戰現狀,但部落格便能達到此一目標。 我的上一本著作名為《叩問以色列》,內容與以色列及巴勒斯坦有關,也因此讓我對許多國家內的聲音深深著迷,尤其在有些國家,過去只有國營媒體一種聲音。其實撰寫以巴議題讓人身心俱疲,接到仇恨郵件與死亡威脅已是家常便飯,所以我很想提筆關注其他主題。 我的新書預計於2008年下半年出版,內容與高壓政權下的網路發展相關,也關注網路如何改變世界上各種論辯、西方跨國企業如何協助政府審查網路,以及人們如何挑戰西方世界對其他地區的刻板印象,我已前往古巴、埃及、伊朗、敘利亞、沙烏地阿拉伯及中國,與當地作家、部落客、政治人物、異議份子、網路麻煩製造者對話。 最受妖魔化的國家 問:您曾赴伊朗與部落客對談,有何新體認?有何驚喜? 伊朗大概是此刻世上最受妖魔化的國家,我到伊朗之前,以為當地人民會充滿恐懼,也以為人們不敢表達真實心意,雖然有些時候確實如此,但我也遇到許多部落客積極對抗政府及其錯亂的社會政策,這些人或許只是少數,但西方媒體多數時候只把伊朗人描述成宗教基本教義派份子。 我遇到許多部落客都很西化、充滿都會特質、心思縝密、無神論,他們常使用網路、飲酒、抽煙、喜歡嘻哈文化、擁抱自由派思想,當然也有許多伊朗人完全相反,我聽說有些伊斯蘭教長正積極與Qom地區的保守派部落客合作,宣傳他們的思想,伊朗社會複雜程度遠超乎我想像。 伊朗的網路審查每下愈況,我在英國《衛報》上的文章便討論相關議題,與我對話的多數部落客都認為是挑戰,但當「青少年」、「公雞」、「亞洲」、「女性」等字眼時常遭封鎖,便顯示網路正以前所未見的方式挑戰獨裁統治。 基本表意管道 問:您如何看待伊朗部落格圈對社會的影響? 很難說,網路社群在伊朗確實龐大,據估計目前共有百萬個伊朗部落格,但他們真能影響社會嗎?我相信如此,我見到部分主要報紙討論部落格文章,連最保守派的媒體都引用其中段落;伊斯蘭教長意識到部落格不只是一時風潮,將會長遠發展,我所遇到的部分伊朗女性表示,部落格是唯一能表達對政府迫害人民自由的管道,藉此抒發對服裝、行為等規範的不滿。 部落格無意揭竿革命,但已在當地燃成一片猛烈的火焰,當年輕人希望參與世界運作,而國營媒體總將任何問題歸咎於美國、以色列與猶太人,部落格將會繼續成為他們表意的基本管道。 問:您也曾前往沙烏地阿拉伯,對當地的部落格圈看法如何?與伊朗之間有何可供比較之處嗎? 就許多角度而言,伊朗都比沙烏地阿拉伯自由許多,沙國相當保守,女性不得開車、不得在商店工作,我身為西方人,根本不可能與當地女性談話,但在網路方面,沙國並未囚禁部落客,網路審查也比伊朗少,我在《衛報》上的文章也有相關討論。 我與Saudi Jeans等多名部落客會面,他說對於國內政治改革牛步感到失望,伊朗部落格發展超越沙烏地阿拉伯,也與社會較密切結合,不過伊朗政府部門的動作依然非常緩慢。 受威脅的民主 問:部落格是否有助民主? 無論在西方或非西方世界,全球民主確實遭受威脅,在英國、美國、澳洲等地,政府不顧輿論觀感出兵伊拉克,也忽視民意堅持繼續駐軍,未來幾年也可能背離民心向伊朗宣戰,這不是民主,而是以強硬外交政策包裝的獨裁主義。 部落格確實讓政局走向民主,並讓「一般」民眾有機會參與其中,在澳洲,各主要政黨為了即將而來的大選,都積極運用網路。 在伊朗、中國與埃及等地,網路正威脅非民主政府所實行的規則,許多部落客也為挑戰警方暴行付出極大代價,部落格本身無法帶來民主,但肯定能讓更多人參與民主進程,只有緊握權力不放的人才會認為部落格是件壞事。 問:對於全球之聲該如何更有效為不同社群搭起橋樑,請問您有什麼看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