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 十二月, 2006

報導 關於 北美洲 來自 十二月, 2006

30 十二月 2006

古巴: 美國新國會與對古巴政策

原文:Bloggers on the New US Congress and the US policy on Cuba 作者:Carlos Gradaille 譯者:Leonard 校對:scchiang 美國上個月期中選舉結果出爐,讓民主黨重掌國會多數,這項改變會影響美國對古巴政策的未來,但部落圈裡卻未多所討論,部分民主黨及共和黨議員均支持解除對古巴的運輸及旅遊禁令,前加勒比海駐世界貿易組織大使桑德斯(Ronald Sanders)撰文,刊登於美國記者金成(David Kinchen)的部落格上: …美國對古巴政策短期內若要出現大幅轉變,仍與民主共和兩黨在國內選舉的結果緊密相關,反卡斯楚及古巴裔美國人團體影響力仍大,也依然大力遊說。 不過無論是美國政治人物、國際社會及卡勒比海國家,都希望美國與古巴回歸正常化。 古巴一部落格Por la izquierda[ES]於11月24日貼出一篇文章,明確談到美國期中選舉結果,以及如果美國對古政策會有改變,可能會有哪些[ES]: 我已讀過數篇文章,有關於美國民主占國會多數後,對古巴政策的可能轉變,聽起來還不錯,我也每天希望美國政府能夠振作,別讓佛羅里達州南部少數人影響他們的外交政策。...

11 十二月 2006

阿拉伯:一位在多倫多的阿拉伯人以及阿拉伯文化

原文:Arabisc: An Arab in Toronto and Arabs and Civilisation作者:Amira Al Hussaini翻譯:yourpapa校對:Portnoy 部落客 依米拉提  奧薩瑪(Emirati Osama),目前居住在北美洲,一塊他從來沒想過自己會在小布希執政下進入的土地。 “我從來沒想過自己有機會進到這塊領土。幾年前,當我在國外唸書持學生簽證要來美國拜訪親戚時,因為911攻擊事件,美國海關打了我回票。在那場攻擊事件之後,所有的阿拉伯人和穆斯林從此被打入美國的黑名單。從那天起,我發誓只要這個國家還是被那個狂人(小布希)統治著,自己再也不踏上這塊土地。”他如此說道。 然而,因為一次商業旅程,他來到了多倫多。在這裡他開始享受多元化的社會體制並開始學習適應這裡寒冷的冬天。 “因為曾經在歐洲生活超過五年,我還以為自己早已經適應了寒冷氣候.直到來加拿大後我才發現這裡的冷是完全不一樣的。我很高興自己能夠早些來到這裡適應這裡的天氣,因為在出發前我早已聽說這裡可以冷到零下20度!”他補充了幾句。 從一趟加拿大之旅,讓我們將視線轉移到一場在埃及的部落客聚會。在這裡姍席丹(Shannseddeen)紀錄了非常個人卻貼近真實的 觀察:“遭透的道路以及糟糕的清真寺女用祈禱室”。 依據提示,要到達地點,姍席丹和另一位部落客必須先搭乘地鐵再轉乘巴士。 “當我們一下地鐵後,如潮水般的人群幾乎把所有我們可能搭乘的巴士給占住了。一如往常般,沒有等到情況好轉,我們選擇步行–為了維持我們的尊嚴”她解釋道。 但這也不是一趟愉快的步行,她這麼形容:”這條路甚至連車子都不應該走在上面” 在途中,她們在一間清真寺停下來祈禱,但即使是在這裡的女用祈禱室也沒有贏得她們的青睞。 “我們決定要到附近的一間清真寺祈禱,不幸的是,那個地方由內瀰漫出的可怕氣味將我僅存的一點力氣也給用盡了。而在這裡的女用祈禱室則是完全的被忽略了–小到令人懷疑是否為了裝飾這座清真寺而存在的”她如此說道。...

4 十二月 2006

阿拉伯:亞運、民主與模特兒

原文: Arabisc: Asian Games, Democracy and Models 作者: Amira Al Hussaini 譯者: Leonard 卡達杜哈亞運開幕式裡為何沒有未將阿拉伯遺產放入表演內容?民主與模特兒之間關係是什麼?埃及部落客又為何要求讀者看奧斯卡得獎電影《晚安,祝你好運》? 以下是北非與中東部落格本週所提出的部分疑問。 巴林的部落客Haitham Sabbah似乎對亞運開幕式不甚滿意,他質疑為何卡達政府未將任何阿拉伯代表置入演出中: 「卡達杜哈亞運開幕式的演出非常美麗,但阿拉伯人在哪裡?我們在表演中見到大船與海洋,我相信無論在每一個波斯灣國家的體育競賽 開幕式中,這兩項都是必要的元素,我們也看到壯麗的民俗傳說表演,但卻只呈現了東南亞文明而已,卡達似乎將阿拉伯從地圖上的亞洲裡抹去,我想問的是:阿拉 伯人在這些表演裡的位置在哪裡?阿拉伯文明、遺緒、藝術在哪裡?約旦、敘利亞、巴勒斯坦、黎巴嫩等國的文明在哪裡?為何主辦單位忽視阿拉伯人與文明?還是 亞洲只限於東亞國度?就算遺忘阿拉伯,那麼波斯呢?為什麼連波斯都被遺忘?」 埃及的3rby則寫到民主對人民社經水準與外貌的衝擊: 「我讀到父親在Al Quds A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