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 八月, 2007

報導 關於 Maldives 馬爾地夫 來自 八月, 2007

22 八月 2007

南亞:在中東為奴

在沙烏地阿拉伯與波斯灣地區發展中,來自孟加拉、印度、巴基斯坦、斯里蘭卡、尼泊爾等國的南亞移工貢獻良多,但虐待及剝削這些勞工仍是項嚴重且可怕的問題,移工是經濟推手,但卻遭到剝削、虐待及歧視,也鮮少獲得政府保護。 有關人權侵害的案件為數眾多,以下為幾個案例: 數千名勞工變賣家產,只為前往波灣國家尋求夢想中的工作,Drishtipat提及他們遭虐待的情況,最終心碎返國。 數百名尼泊爾勞工在卡達要求雇主給付合理薪資,卻遭到遣送出境,United We Blog張貼一名尼泊爾學生自美國返鄉的第一手經歷,令人震驚,他表示因為在巴林國際機場抗議海灣航空人員虐待遭遣返民眾,結果受到不人道對待。 科威特人口300萬,其中六成為移工,Expositions of Arabia與一名在科威特的印度勞工對話,該名勞工認為雇主故意壓低薪資。 《國際前鋒論壇報》 報導,阿拉伯聯合大公國85%的人口為外來勞工,他們每日在攝氏43度高溫下工作,每週工作六天,時薪只有一美元,合約猶如奴隸賣身契,對比富人入住旅館 房間一晚要價1000美元,移工每日太陽升起前便開始工作,工作地點監控嚴格如軍營,每個月單在一家醫院便有數千起勞工中暑病例,政府在壓力之下,不得不 改善工作情況,並查緝不按規定給薪的雇主。 「人權觀察」組織亦有關於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勞工受虐的報告:《打造高樓,欺騙勞工》。 沙烏地阿拉伯的勞工之中,35%來自外國,來自印度、巴基斯坦、斯里蘭卡及孟加拉的總人數估計約200萬,「人權觀察」組織發表一份長達135頁的報告名為《惡夢:沙烏地阿拉伯移工遭虐與剝削報告》,其中記錄無數移工遭虐待,生活如奴。 報告中部分令人震驚的記錄如下: 無論在工作場所或監獄,女性移工常遭男性雇主或獄卒性騷擾或強暴。 孟加拉、印度與菲律賓移工被迫每日工作10至18小時,有時徹夜工作卻無加班費。 薪資待遇極差,如每日工時16小時,月薪133美元。 吉達(Jeddah)地區有數百名亞洲女性擔任醫院清潔工,薪資極低,每日工作12小時,沒有伙食或休息時間,下班後必須待在上鎖的宿舍內。 移工在司法體系中蒙受極不公平待遇。 Abdol Moghset Bani Kamal在Countercurrents網站裡指出,移工是21世紀的奴隸,特別點出巴基斯坦勞工在沙烏地阿拉伯等中東國家的悲慘境遇。...

15 八月 2007

馬爾地夫:戀童癖者的秘密天堂

面對馬爾地夫國內兒童性侵犯案件如此頻繁,政府卻缺乏處理此項議題的實際行動,讓當地部落客感到非常憤怒。 近來新聞報導指出,四名強暴犯在法院獲得輕判,因為法官認定被害人遭強暴當時並未高聲尖叫,等於同意加害人侵犯,這幾個人更能自由前往其他島嶼繼續其惡行。另一起案件中,一名高中女孩指控數學老師在個別教學時對她性騷擾,然而校方卻刻意淡化處理此事,政府更允許該名外籍教師於調查開始前出 境。 還有一起事件裡,離島Goidhoo有數名女孩指控當地的伊瑪目(Imam,伊斯蘭教長),指稱他在教授可蘭經教義時猥褻她們,然後經過短暫調查後,該名伊瑪目卻又能重回原社區。 部落格「馬爾地夫衛生」在此有些討論: 一樣的事情又來了,他們從前姑息此事,所以一再重演,這次法官竟認為,這名12歲小女孩「同意」與天殺的強暴犯發生性關係,她沒有喊叫不等於同意,這真是他╳的荒謬,我很火大,12歲小女孩一定是嚇得無法出聲。 他認為馬爾地夫政府選擇沉默,以罔顧生命的方式處理孩童性侵害議題。 Jaa的部落格裡抨擊法官竟認為受害女孩同意犯行。 我瀏覽過馬爾地夫最近的新聞,其中最讓我憤怒者,莫過於4名持斧男子輪暴一名12歲女孩的官司判決。 部落格「馬爾地夫今日」有篇文章題為「戀童癖者天堂」,其中回顧當地兒童性侵害歷史,並認為政府向來未彰顯正義,總是縱容戀童癖者。 他也批評馬爾地夫獨裁總統加堯姆(Maumoon Abdul Gayoom)處理相關問題態度軟弱。 馬爾地夫身為聯合國兒童權利公約(Convention on the Rights of the Child)締約國,但國內兒童人權記錄奇差,總統加堯姆不僅公開支持加害人,他在任30年間,也未曾制定任何保護孩童免於性侵害的法律,造成國內戀童癖者犯案事件屢見不鮮。 今年所公布的調查結果,便突顯出兒童性侵害在馬爾地夫有多麼嚴重,根據報告指出,現年15歲至49歲的女性中,每三人便有一人曾遭受肢體或性侵害;每六人便有一人在15歲前曾遭性侵害,由於調查對象僅限女性,社工人員認為實際數字可能更高,若將兩性都列入統計,馬爾地夫可能會在南 亞或甚全球兒童性侵害比率居冠。 然而面對調查結果,馬爾地夫負責保護兒童人權的部長迪迪(Aishath Mohamed Didi)卻刻意淡化處理,而且迪迪在加入內閣之前,還曾任職聯合國兒童基金會,他向《小卡車新聞報》表示,從其他國家標準看來,馬爾地夫兒童性侵害數據便會下降許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