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八月, 2007

報導 關於 Pakistan 巴基斯坦 來自 八月, 2007

巴基斯坦:部落客討論在伊斯蘭馬巴德的炸彈攻擊

上個月在巴基斯坦首都伊斯蘭馬巴德,一場聲援被停止職權的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的示威遊行中,遭到自殺炸彈攻擊,造成至少10人死亡。在軍隊向紅色清真寺發動攻擊之後(中文/英文),巴國的部落客一直密切關注政治的發展。Metroblogging Islamabad在爆炸發生的數分鐘內,發佈了這樣的訊息: 這一連串的暴力事件,不禁讓人懷疑,是不是上星期紅色清真寺一案所造成的餘震之一。 All Things Pakistan提供了一些照片(注意:這些是在爆炸現場拍攝的照片),雖然報導本身並沒有太多說明,其後的迴響討論到了爆炸案及穆沙拉夫(Musharraf)政府: 那自殺炸彈案件就在離我辦公室不遠的地方發生,爆炸的威力非常強,陽台那一側的窗戶都被震破,還把鎖住的木門吹走了呢!會造成這麼大的傷亡,是因為它發生在通往伊斯蘭馬巴德法院路上的兩棟建築或廣場之間。新聞上說目前已有20人死亡,以及相同數目的人受傷。 迴響中有人提到,這是否為有人不滿穆沙拉夫政權而釀出的悲劇,但其他人不同意。有一則留言指出,為什麼此事不只是巴基斯坦的家務事: 這些傢伙是對世界毫不關心的恐怖份子,他們心中沒有目標,鬥爭即是他們的目標。這是一群多年來被關在紅色清真寺圍牆中被教育出來 的蠢蛋;剛開始,武裝鬥爭就是他們一貫的技倆,但當他們看到伊拉克的自殺炸彈攻擊所帶來的勝利,炸彈背心成了他們的新武器。他們只想計畫更多抗爭,並相信 能為他們的信仰征服世界。 The Pakistani Spectator則寫巴基斯坦一般民眾,以及無力保護民眾的政府。他指出,唯一的出路,就是讓人民的代表來統領國家。 The Canvas談到電視播放了來自爆炸現場的照片,並提議以如下的方法來降低暴力事件的發生: 面對如此的局勢,政府當局這幾天應該禁止人民舉行像這樣的公開遊行,以免成為自殺恐怖份子的目標,這是基本常識。首席大法官的支持者應當了解,這個國家正 遭遇紛亂的局勢,面臨盤據在瓦濟里斯坦(瓦齐里斯坦)地區恐怖份子的嚴重威脅,他們已經宣稱將傑出的領袖及政治家當成炸彈客的攻擊目標。隨著紅色清真寺事 件的發展,伊斯蘭馬巴德是最近被他們發現的地方。 在媒體部門工作的Rockestani,則討論到該地區媒體發表的聲明,以及上週的四起自殺炸彈攻擊。他對國際媒體報導紅色清真寺事件的情形提出了有意思的見解: 被布卡*包裹的女子們揮舞棍棒的鏡頭,讓紅色清真寺攫獲了全世界的注意力。在這裡,一般女性提昇自己力量的唯一方法是透過激進主 義,它似乎在社會上的某一面向裡,讓女性得到了權力。這是可以理解的,當女性處在如此被邊緣化的身份及位階,激進主義意外地可以讓政府及威權者注意到他 們。假如是你不會這麼做嗎? The Mermaid...

南亞:在中東為奴

在沙烏地阿拉伯與波斯灣地區發展中,來自孟加拉、印度、巴基斯坦、斯里蘭卡、尼泊爾等國的南亞移工貢獻良多,但虐待及剝削這些勞工仍是項嚴重且可怕的問題,移工是經濟推手,但卻遭到剝削、虐待及歧視,也鮮少獲得政府保護。 有關人權侵害的案件為數眾多,以下為幾個案例: 數千名勞工變賣家產,只為前往波灣國家尋求夢想中的工作,Drishtipat提及他們遭虐待的情況,最終心碎返國。 數百名尼泊爾勞工在卡達要求雇主給付合理薪資,卻遭到遣送出境,United We Blog張貼一名尼泊爾學生自美國返鄉的第一手經歷,令人震驚,他表示因為在巴林國際機場抗議海灣航空人員虐待遭遣返民眾,結果受到不人道對待。 科威特人口300萬,其中六成為移工,Expositions of Arabia與一名在科威特的印度勞工對話,該名勞工認為雇主故意壓低薪資。 《國際前鋒論壇報》 報導,阿拉伯聯合大公國85%的人口為外來勞工,他們每日在攝氏43度高溫下工作,每週工作六天,時薪只有一美元,合約猶如奴隸賣身契,對比富人入住旅館 房間一晚要價1000美元,移工每日太陽升起前便開始工作,工作地點監控嚴格如軍營,每個月單在一家醫院便有數千起勞工中暑病例,政府在壓力之下,不得不 改善工作情況,並查緝不按規定給薪的雇主。 「人權觀察」組織亦有關於阿拉伯聯合大公國勞工受虐的報告:《打造高樓,欺騙勞工》。 沙烏地阿拉伯的勞工之中,35%來自外國,來自印度、巴基斯坦、斯里蘭卡及孟加拉的總人數估計約200萬,「人權觀察」組織發表一份長達135頁的報告名為《惡夢:沙烏地阿拉伯移工遭虐與剝削報告》,其中記錄無數移工遭虐待,生活如奴。 報告中部分令人震驚的記錄如下: 無論在工作場所或監獄,女性移工常遭男性雇主或獄卒性騷擾或強暴。 孟加拉、印度與菲律賓移工被迫每日工作10至18小時,有時徹夜工作卻無加班費。 薪資待遇極差,如每日工時16小時,月薪133美元。 吉達(Jeddah)地區有數百名亞洲女性擔任醫院清潔工,薪資極低,每日工作12小時,沒有伙食或休息時間,下班後必須待在上鎖的宿舍內。 移工在司法體系中蒙受極不公平待遇。 Abdol Moghset Bani Kamal在Countercurrents網站裡指出,移工是21世紀的奴隸,特別點出巴基斯坦勞工在沙烏地阿拉伯等中東國家的悲慘境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