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二月, 2007

報導 關於 Pakistan 巴基斯坦 來自 十二月, 2007

巴基斯坦:為什麼是布托?巴基斯坦現在怎麼辦?

自從一個非常強悍、有能力的領導人不再存在後,巴基斯坦與各地的部落圈都湧出大量回應,有些部落客關注法律與秩序問題,提供了個人所見、發生在街道上的暴 力事件,也有許多人注意陷入僵局的選舉、以及隨之而來的延期問題。我們先談談這個議題,有些部落格正在討論布托留給大家思考的問題、巴基斯坦的未來、以及 策劃這起暗殺的嫌犯,雖然蓋達組織已經坦承犯案(譯按:連結失效,但最新消息為蓋達否認刺殺布托)。 Red Diary談到布托成為暗殺目標的原因、以及隨後的暴動。 在一些對伊斯蘭基本教義派心存同情者的眼中,因為世俗主義者碧娜芝(譯按:即是布托)崛起、並很有可能獲取權力,碧娜芝也隨之成為一個致命的威脅,特別是這些基本教義派在冷戰和阿富汗戰爭以來,便與惡名昭彰的情報局緊密相連,如巴基斯坦內部情報局(ISI, Inter-Services Intelligence),布托變成一個反抗基本教義派的象徵-不論是國內或國外,她代表世俗主義與現代,對抗軍事的退化者與保守趨勢。 有些部落客表示,雖然他們不認同布托的政治理念、或她的政黨-巴基斯坦人民黨(Pakistan Peoples Party),發生這種炸彈攻擊事件是很令人心痛的,也反映出巴基斯坦將遭遇苦難,Muslim Matters稱這起攻擊事件是恐怖主義的表現,他也譴責將暴力作為革命的手段。 不論從宗教上、或其他觀點來看,這是所有人都必須譴責的純粹恐怖主義,如果任何人不認同她的政治理念,可採用適當的途徑,諸如勞 心動筆和她辯論意識形態議題,而非利用這種群眾的悲劇,來讓你不認同的人永遠閉嘴。如果人們不清醒起來,認清以暴力手段復仇是邪惡的(從伊斯蘭或世俗社會 的觀點都是),冤冤相報將讓巴基斯坦陷入萬劫不復。 Ali Eteraz也回應類似的觀點,他在Huffington Post上寫道: 先不談個人對布托的看法(我對她的看法大多是負面的),她是巴基斯坦一個非常世俗觀點的民主領導人,她曾經發表過關於追獵賓拉登的看法,包括應該將邪惡的伊斯蘭教育(madrassa)系統連根拔除,並為自己在1990年代初期任由塔利班組織拿下政權道歉,她的死對巴基斯坦反極端運動來說,是一大衝擊,坦白說,這起事件代表巴基斯坦再也沒有任何反極端主義的民主領導人。 Metroblogging Karachi寫出關於街道上群眾陷入恐慌的細節,Tabish Bhimani則把焦點放在這起悲劇的後果,同時建議人們冒險離開家門時,最好小心一點。 我的重點不在於這些個人或組織犯下一起謀殺案這種凶惡的罪行,或是他們決定了不只巴基斯坦的命運、也決定了人類的命運這些論點,我想說的是,現在什麼都有可能發生,我們不能斷下定論,因為像巴基斯坦這種在國際媒體頗有名聲的國家,不論發生什麼事都會有其全球效應。 Teeth Maestro持續提供這起事件的最新訊息,並寫下一篇讓人們弔唁布托的哀悼文章。...

安息吧:巴基斯坦的碧娜芝‧布托

巴基斯坦的碧娜芝‧布托(享年54歳)今日(2007/12/27)稍早於拉瓦爾品第的一場政治集會中遭到暗殺。諷刺的是,依據媒體報導,到處是安全人員的拉瓦爾品第是巴基斯坦最安全的城市之一。另一個諷刺的地方是,根據一份BBC報導,碧娜芝‧布托幾乎是在和巴基斯坦首任總理同樣遭刺殺的地方被暗殺。 她的遭受暗殺使得巴基斯坦的政治前景進入了一個失序的未來,且有疑問指出,巴基斯坦是否將進入內戰狀態。 碧娜芝‧布托是第一位連任兩次巴基斯坦總理的女性。 對於一個為巴基斯坦民主奮鬥的領袖而言,這是一件悲劇性結局。早從今年她回到巴基斯坦時就有了個錯誤的開始,當時一個炸彈企圖攻擊她從機場返回住家的座車。隨著她的突然去世,巴基斯坦的政治前景再度陷入一個不確定的立足點,下個月的選舉不知是否仍會如期舉行。 碧娜芝·布托,一個具爭議性的領袖。她的政治觀點來自其父親,前巴基斯坦總理,佐勒菲卡爾‧阿里‧布托的影響。貝娜齊爾‧布托,一位經驗豐富的雄辯家及作者,於返回巴基斯坦前她曾求學於英國及美國,其後並加入她父親的政黨,巴基斯坦人民黨 Pakistan's People's Party (PPP) ,並曾擔任巴基斯坦的總理。於Metroblogging Lahore的一位部落客指出「雖然他不支持布托的政治觀點,然這位政治領袖的突然喪生仍是一件悲劇。」 我個人從未支持碧娜芝·布托女士及其政黨 (PPP)。無論如何,這場悲劇凌駕政治或任何其他事,毫無疑問的沒有任何人該死於如此不自然的方式,且是如此可憎的愚蠢原因。如同我們應已瞭解的,命運 都是帶著一絲的諷刺。碧娜芝‧布托是是由於當要離開位於利亞格特花園的一場政治集會時遭到槍傷而死(主要原因);利亞格特花園,不但是以巴基斯坦的首任總 理利亞格特‧阿里‧汗的名字命名,同時也是他遭到一顆子彈謀殺之地。 原文作者: Kamla Bhatt 校對:nairobi

巴基斯坦:碧娜芝布托之死

碧娜芝布托(Benazir Bhutto)之死震驚了許多來自巴基斯坦或以巴基斯坦為寫作主題的部落客。雖然布托在政治上有所爭議,但她的暗殺卻正是巴基斯坦原本期待戰勝民主倒退之際。 在Metroblogging Islamabad,這篇文章激起一些回響,從不信任到對即將舉行的選舉感到憂心。 對巴基斯坦來說,這個是哀傷的日子,布托不是完美的聖人,但至少她為了民主進程努力。民主再一次隨她而死去。Metroblogging Mumbai向巴基斯坦人民表達哀悼。 Abu Muqawam說當在哀悼碧娜芝布托這件事時,一件重要的事是別忘了她政治的本質。 美國國家廣播公司NBC的人把布托之死弄的聽起來像是一個與穆夏拉夫政權不同的自由民主,這樣的論述讓布托有點像是巴基斯坦的翁山蘇姬。好啊,大家,我們都知道她有雄心富於表現,她上過哈佛和牛津,是英語系媒體的寵兒。但她也受爭議的是南亞歴史上最貪腐的女人。 當一些部落客對碧娜芝布托之死持保留態度時,在All Things Pakistan,Adil Nijam寫道此時此刻,這個事件是一個人道層次的悲劇。 在人道的層次上,這無異是個悲劇。不久之前我提到,在全巴基斯場,也許全世界,最悲劇性的人物是碧娜芝布托的母親努斯拉特·布托 (Nusrat Bhutto)。試想,她的先生遭到殺害(註:Zulfikar Ali Bhutto曾任巴基斯坦總統及總理,1974年因被控涉涉嫌謀殺Ahmed Kasuri被處以絞刑),一個兒子遭到毒害,另一個兒子遭到謀殺,一個女兒可能是死於用藥過量,另一個曾二度出任總理的女兒,在監禁和流放國外之後,最終遭到槍殺。 今天,在震驚之中,我只能想到碧娜芝布托如常人的一面。明天,我才會想到政治。 Chapati Mystery寫道: 在一個歴史綴以政變、謀殺、吊死政治領袖的國家,這無疑的是最血腥的污點。她的自傳名為「天命之女」(the Daughter of...

(短訊)巴基斯坦的教堂

在聖誕節這一天,All Things Pakistan 向所有的讀者獻上祝福,並連結一篇介紹巴基斯坦教堂的舊文章。 作者:Neha Viswanat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