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導 關於 Republic of Congo 剛果

愛滋部落客:「仍有可能去愛」

  18 八月 2009

全球愈來愈多愛滋部落客運用公民媒體,記錄如何與愛滋病毒共存的經驗。 公開討論愛滋病有時並不容易,世界無數人都感染此種病毒,但人們對此卻多所畏懼,因為愛滋病常經由性行為傳染,讓病患常蒙受污名;不過不少勇敢民眾仍記錄個人故事,

環境: 全球環境部落格綜合報導

  2 二月 2008

世界上的環境部落格關注著發生在自己區域但具有全球意義的各式議題。剛果民主共和國的保護大猩猩部落格思索著人類的和平協定對大猩猩而言的意義。中國對話關注著巴里島氣候變遷會議之後的下一步,而在南非則能看到對於近日來能源短缺以及生態汽車競賽的反應。

本週非洲環保消息

  15 十月 2007

南非首都開普敦(Capetown)設立太陽能發電街燈,迦納首都阿克拉(Accra)打造現代綠建築,社會質疑企業是否符合綠色環保標準,非洲還出現可愛的大猩猩寶寶,以上內容都在都匯集在本週全球之聲的環保部落格整理報導。 首先在南非消息指出,開普敦市政單位設置以太陽能發電的街燈,部落客Carbon Copy認為,這是「推動可再生能源」很好的起點,他也在同篇文章中,認為應發展大規模計畫,並以明確策略鼓勵社會大幅改用潔淨能源。「綠色車輛」部落格的Carl也提及同一件事,除了讚揚之外,他也提供這項創新計畫的意涵與背景思維。 這種大型交通號誌每月用電量相當於有三間臥房的住家,如果開普敦政府決定讓這種號誌消失,等於減少1200戶的用電。 Carl也提出新裝置的首要及次要益處: 除了使用永續型能源的直接環保優點之外,還有另一項重要的好處:如果新型號誌的穩定性高於傳統號誌,故障情形便能減少,交通阻塞也會改善,燃料使用也能降低。 不過他也擔心有人會竊取或毀損太陽能板,希望此事不會發生。 接下來是迦納消息,根據「非洲建築與設計」部落格指出,首都阿克拉出現現代綠建築,這種新發展的公寓將會… 新建築將會證明,迦納也有許多可永續使用的材料,例如竹子便可用來建築湖濱小屋或陽台欄杆,用灰泥砌牆壁,用回收的油桶做大型的屋頂側邊,依規定砍伐的木材能創造出線條簡潔的牆面。 各位可曾質疑過,那些標榜環保的企業確實有說到做到嗎?「解毒劑」部落格的Andreas在〈虛構的環保假象〉一文中指出,我們必須獲得更多資訊,並「仔細審視眼前所有的消息」: 大家現在都認為環保就是好事,全球企業都已明瞭,環保作為有助於提高利益,故大作廣告宣傳他們的環保意識,還拿出數百萬美元重建品牌形象。 有些人認為,這些行銷策略代表營商走向永續發展的第一步,但仍有許多人持保留與懷疑態度。 最後是剛果消息,當地戰火仍持續影響民眾與阻礙大猩猩保育工作,「保護大猩猩」部落格持續更新當地消息,包括一名管理員去世的憾事。 因為不希望本文在憂傷氣氛中結束,「保護大猩猩」部落格上,提供一張名叫Kabila的大猩猩寶寶照片。 原文作者:Juliana Rotich 校對:FoolFitz

法國總統選舉:非法國的外界觀點

  30 四月 2007

譯者:chy7211 本週末,超過六千萬法國人在第一回合法國總統選舉裡投下他們的一票,範圍限縮至候選人名單上的兩位:保守黨右翼人民運動聯盟(UMP)候選人尼可拉斯.薩克奇(Nicolas Sarkozy)以及社會黨(Socialist Party)候選人瑟珙蓮娜.賀雅爾(Ségolène Royal)。將同時面對五月六日的決勝大選。 自從五年前的總統大選後,特別是經過2005年暴動以及頭巾爭議(headscarf controversy)之後,移民及種族已成為政治辯論的核心議題。 這次選舉並結合了法國歷史上第一次出現的女性總統候選人,可能在星期日獲得自1965年以來,史無前例最高的投票數。 這裡有個對於這次選舉的界外觀點,來自法國海外的投票者、前法國殖民地裡關注此議題的部落客們、以及比例持續成長的半法國人(hyphenated French)。 在法語系圈 對薩克奇鮮少好感 如同許多法語系民族,Vive la Francophonie對於薩克奇是否能在處理法國種族問題以及促進法語系世界的和諧關係,抱持懷疑態度。 晚上八點半聽到薩克奇,我馬上淚盈眼眶。他想要保護我,想要這個大法國家庭的兄弟情誼,他反對“黃金降落傘(golden parachutes).”當下只要閉一隻眼似乎他幾乎能夠成為一個社會民主黨員了!薩克奇最後以反對終身監禁刑罰,並提出退休年齡保障在65-70之間等政見結束。下個要面對的是:RCJ Coassgen宣佈的歐洲公投…。 …對於喜好賀雅爾有其他論點:受歡迎的陪審團、在國會裡一定比例的代表性、請願的權利、將少年犯送至軍事訓練管制、在地的住宿學校、彈性安全制(註)、以及可能對於其他法語系族群更為關注,因為她來自塞內加爾。 剛果-布拉薩市 在明日的剛果布拉薩(Demain Le Congo Brazzaville)裡,Mouvimat很清楚他對薩克奇絕無好感,認為世事無絕對;但如果贊成薩克奇贏,不知到時法國是否會操控在薩克奇之下。 如果理性伴我們度過了第一輪初選,那麼再也沒有什麼是肯定的了,就算我們承認投票是精準地預測其結果。投票已成為一種精確的科學嗎?當然不是!但我們曉得它對於心志擺蕩不定的人的影響,以及那些沒有意見、會說出:「多數人是正確的,所以我也會投給大多數人的支持者!」 如果薩克奇贏了,他將使法國人後悔。但這些人本身就充滿矛盾,這就是為什麼他們寧願出兵,然後沈溺在自己的矛盾中…如果他贏了,在15天內他將擁有所有力量… Mouvimat 繼續在文中稱薩克奇是資產階級的”典範(standard bearer)”,距離最高權力僅一步之遙,並聲稱猶太人是”全球金融之主。” 摩洛哥:壓倒性支持賀雅爾 社區網站yabiladi.com設置的網路民調顯示,如同其他少數族裔,法國摩洛哥人仍然懷疑薩克奇(Nicolas Sarkozy),他在總票數1057票裡僅獲得7%的支持率。中間派候選人貝魯(Francois Bayrou)獲得25%支持率,賀雅爾(Segolene Royal)最受歡迎,獲得48%支持率。賀雅爾和貝魯都受益,Yabiladi解釋,從法國摩洛哥社群的角度來看,”除了薩克,什麼都好(Anything but Sarko)”。 黎巴嫩:一個中間偏右部落客哀悼賀雅爾與薩克奇 對於選舉結果,法裔黎巴嫩部落客 Frencheagle-一個偏好貝魯而非薩克奇的右翼份子-寫道:法國已選擇了”平庸與自大“。賀雅爾是個平庸的候選人,僅吐出無法兌現的承諾,而薩克奇則是自大傲慢的那一位,由他處理2005年暴動可見一著。 Frencheagle,看來他偏好選擇貝魯,認為這些結果象徵法國明顯右傾。他自身作為一個右翼份子,Frencheagle認為這是一個好的跡象,但他並不希望薩克出任總統。 如果你計算貝魯、薩克奇及勒龐的總得票數,你會發現法國從未如今日一般保守。超國60%的法國人認為只有右派能夠解決目前這個國家所遭遇的種種問題。這只會讓我感到高興,因為我正是個右翼份子。然而,我很遺憾薩克奇進入第二輪選戰。這讓我想到未來這樣一個脾氣暴躁的人可能成為這個共和國的總統。他曉得如何摧毀評論、如何煽動,但他絕對不曉得如何從全體利益角度,作為所有法國人民的媒介者。 突尼西亞 全球之聲作者Samsoum將突尼西亞部落格圈對於此次法國總統大選做了全面性的深度報導。來自火星的女孩質疑為什麼比起國內政治情況,突尼西亞人看來似乎更熱衷且更了解法國政治。 海外領地投票 瓜德洛普與馬提尼克Guadeloupe and Martinique 瓜德洛普及馬提尼克同樣出現持平紀錄,瓜德洛普多數投票者是投給薩克奇(42.6%)及賀雅爾(48.4%)。 海外領地的投票是在4月21日,比法國本土早一天,Internet Rapide的葛瑞格解釋這麼做的目的是為了避免影響他們認為自己的投票是無關痛癢的。由於提早一天投票以及時差,來自法國本土的電視及收音機新聞廣播被暫時中止,以配合停止在星期五之後投票前的競選活動。...

剛果布拉薩:殖民者應該被視為建國者嗎?

原文:Congo-Brazzaville: Should a Colonizer Be Honored Like a Founding Father?作者:Jennifer Brea翻譯:Portnoy (總覺得這篇文章跟這件事有異曲同工之妙…)校對:TRUST 對我來說,這起De Brazza的事件就像是有人告訴你:「我們被打到慘不忍睹,但是De Brazza替我們敷了些凡士林,而其他人則坐視我們的傷口血流乾。那麼,咱們謝謝De Brazza」(Fr) – 一位Mwinda.org的讀者 這週,法國-義大利探險家與殖民者Pierre Savorgnan de Brazza,還有他的家人的遺物在阿爾及利亞被挖掘出來,並且重新安置在剛果共和國首都布拉薩一座花費數百萬打造的壯麗陵墓中,就連首都的名稱都是以他的名字命名。 國際主流媒體鮮少提及重新安靈這件事,他們的報導大多強調De Brazza的人道事蹟與反奴隸偉業。然而許多剛果人,包括其他法語系非洲國家的公民,都將De Brazza視為一個殖民者,並且對於布拉薩將他當成國父的決定非常震驚。對很多人來說,這起事件引發了複雜的歷史記憶、國家認同與主體建構等問題,尤其是在某些國家的根本存在還被同一批試圖主宰跟摧毀他們原本文化的外國勢力所掌握時。 法國剛果民主黨員組織發行的雜誌Mwinda Press針對De Brazza刊出了幾篇文章,激發了如疾風般橫掃的讀者回應。以下,我會翻譯Mwinda Press上對話的一部分,以及多哥人作家Kangni Alem部落格上的一些意見(法語)。 De Brazza是「慈善的」殖民者? 剛果政府跟其他支持建立陵墓計畫的人強調De Brazza跟其他歐洲的殖民者不同,他是個人道主義者與和平主義者,他對抗奴隸制度、為了捍衛非洲人的利益而奮鬥。許多人竭盡全力反駁這種歷史詮釋。 在Mwinda Press網站上,一位讀者Moi引用了www.Congo-site.com上Mbé皇室宮廷的立場,該法庭將國家主權以聲名狼籍的條款讓給了法國,而這條款是De Brazza跟不識字的國王協商之後的結果。 《跟某些「污衊」llo l與Pierre Savorgnan De Brazza之間友誼的歷史學者所說的相反,De Brazza並非為了主宰或殖民才來到我們的國家,而是為了人道理由、為了寬恕、正義、與平等。這才是皇室宮廷慶祝這起事件的原因,而也因此激勵了剛果的領導人Gabon與法國開始思考將這段歷史放入學校課程與文化組織中》,Ngailino,Mbé的皇室宮廷第一家臣這麼說。 Moi 懷疑: 他們是拿了多少錢才念出這些彷彿失去記憶的胡言亂語?…還有太多剛果人依舊準備好把父母賣掉,以換得一點錢(譯按:寡廉鮮恥之意)。真是可恥!Ngailino! 讀者dISSIDENT 提供了一個諷刺的角度來詮釋De Brazza的「利他行為」: 在他的旅途中,不管面臨多少惡意,他都不傷害任何人類一毫–他只傷害黑鬼!...

非洲:同性戀是種宗教?

  2 七月 2006

翻譯:Portnoy 居住在法國的多哥部落客Kangni Alem思考了非洲最近的同性戀議題。換句話說,他反駁了某些非洲人宣稱同性戀是一種異教的論點。在過程中,他提到了最近幾位公眾人物的公開談話。茅利塔尼亞的女同志部落客 Le Blog de[Moi] 在Global Voice站上的文章摘要則引起其他後續討論。 同性戀與宗教 我當時正聽著法國國際廣播(RFI),恰好聽到一則報導提到世界各地人們對同性戀的恐懼,從一位喀麥隆人權運動者的口中,我學到在保羅比亞與威廉Eteki Mboumoua統治的國家裡,有些人害怕同性戀者,是因為他們認為同性戀者散佈某種新宗教..(…)而這般假設,全都來自於迷信、非洲對性的破碎概念(因為突變),以及文化衝擊和頑固無知者的虛構。 即使聖經對同性戀的隱喻也沒有將「雞姦」當成異教。聖經說的是他們傾向於墮落,而將會面臨神的處罰。但是自從這幾十年來梵蒂岡小圈圈的例子看來,「神」的處罰只會讓同性戀神父笑掉大牙。 喀麥隆最近的同性戀醜聞 喀麥隆很早就面臨這個頭條議題。兩三年前,兩個男人出現在雅溫德或杜阿拉的市政府大廳,想要結婚;許多文章紛紛討論這件事情,因為當時市長的回應就只是叫警察來處理。最近,La Metro日報的總編輯被判處六個月徒刑,原因是將某位內閣部長的名字列在同性戀者的可能名單之上。超過十個以上的誹謗訴訟都告上了雅溫德的法院,因為該報公佈了數十個喀麥隆政治界、宗教界、藝術界、以及運動界人士,說他們具有同性戀「偏差傾向」。要注意,在喀麥隆,同性之間的性行為被視為犯罪,可處六個月到五年的徒刑,以及兩萬到二十萬的非洲法郎(30到300歐元)。這件事「只是」讓喀麥隆更為恐懼同性戀罷了。 恐同與無知 時間會證明,同性戀在非洲不會再被視為神秘詭異之流。儘管我一直如此深信,但是直到例證發生在我眼前的時候,我才感受到。我的一位最好的女性朋友是有名的非洲劇作家,她和她女友在柯都努慶典時遇見我,我們歡聲大笑,並且依舊維持朋友關係。我發現非洲的同性戀發展出許多策略以便生存在這個對同志懷抱惡意的環境裡頭,我在我的小說Coca Cola Jazz書中,透過Omoneh這個角色談到了諸多策略。 喀麥隆或其他地方對同性戀的恐懼會不會只是信仰無知的宗教呢? 感謝Gloval Voices,Martinique的Le Blog de[Moi]有許多迴響 Alem的多位固定讀者在他的文章下留下了迴響。 根據Naomi: 你還記得Mugabe嗎?辛巴威的總統?在他1995年的那場演講中,他說同性戀「豬狗不如」..(…)我還想加上納米比亞總統Sam Mujoma、甘比亞總統Yahya Jammeh兩人快樂地在BBC上宣稱的:「(我私人動物園的)動物之中當然沒有男同性戀或女同性戀。牠們依照自然法則生活」所謂的自然一直都被拿來當成藉口。 Sami說: 動物沒有同性戀?這位總統先生看的動物紀錄片看的不夠我多,他如果看的夠多,他就會發現所有我們人類視為墮落的行為,其他動物都依照著自然法則實踐著。 Le Blog de[Moi]是一位女同志的個人部落格,她近來對於無法在工作場所公開自己的性向而感到憂愁,一位名為The Specialist的訪客留下以下的文章,肯定GVO社群大大促進了人際之間的聯繫: 我透過GVO發現了你的部落格(…)。你對非洲同性戀的分析十分有意思(我對這個議題極不瞭解)。你說:「喀麥隆或其他地方對同性戀的恐懼會不會只是信仰無知的宗教呢?」我同意,我還認為這是一種恐懼不同他人的宗教。

法國與比利時:全球種族隔離?

  7 五月 2006

African Diaspora: Hard times for Africans in France and Belgium 幾個法語的部落格,皆提到非裔移民在法國與比利時最近遭遇的困境: 篩選移民 Le Pangolin批評法國內務部長薩爾科奇(Nicolas Sarkozy)最新移民政策,他認為這項政策是為了轉移那些因首次僱傭契約(青年僱傭法)而起身的抗議者,對真正的社會議題的注意力。Le Pangolin認為,薩爾科奇主張將透過這嚴厲的新政篩選移民只是假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