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報導 關於 Portugal 葡萄牙

7 二月 2011

葡語系文化:讓當代非洲文化發聲的網站

「一個跨領域的入口網站,反映、批判並記錄當代葡語系非洲文化」,這是Buala網站的介紹。在全球之聲專訪中,Buala創辦人Marta Lança和Francisca Bagulho將告訴我們,此一網路空間究竟如何扣緊文化、

10 十二月 2010

安哥拉:國籍航空前途未卜

一年半以前,安哥拉航空(TAAG)再度獲得往來安哥拉與葡萄牙的航權,如今又因飛機安全面臨嚴重問題。 12月6日,安哥拉航空一架波音777型客機準備飛往首都羅安達(Luanda),自葡萄牙里斯本機場起飛後不久,乘客與機組員便聽到噪音,

30 七月 2010

中東:告別薩拉瑪戈

全中東的部落客為了葡萄牙作家喬賽.薩拉馬戈(José Saramago)之死感到哀傷。

19 六月 2010

葡萄牙:向薩拉馬戈致敬

葡萄牙作家薩拉馬戈於6月18日在家中逝世,享壽87歲,雖然他不喜歡Twitter,人們還是藉Twitter向他致敬。

1 九月 2009

東帝汶:獨立公投十年後

東帝汶自獨立公投迄今十年,全球之聲再度提供當地消息,不過這次是為慶祝當時國際強力支持,促進國家走向獨立自決:

10 四月 2009

全球失業與移民返國現象

本文焦點在於失業者與返國移工的故事,失業對世界各地民眾有何影響?當人們謀職時,會遇到些什麼困難?當移工陸續自國外返鄉,對於開發中國家會造成什麼問題?有幾個網站都固定提供失業相關消息,例如Layoff Tracker、Layoff Daily、The Layoff List、Singapore Retrenchment Blog等,「國際勞工組織」亦上傳全球各國最新失業數字,這些網站突顯許多人認為,裁員是全球經濟衰退最主要、最明顯的指標。

28 二月 2009

全球2500種語言消失中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公佈一張互動地圖[英文],其中標明全球6000種語言中,共有2500種瀕臨消失,該組織呼籲人們在計畫網站上留言,許多部落客亦關心保存既有文化。

14 一月 2009

葡萄牙語改革不受人民青睞

巴西詩人Olavo Bilac曾形容葡萄牙語如「拉提姆最後一朵花,盛放而美麗」,但葡萄牙語即將出現改變,自2009年元旦起,巴西將進行為期四年的拼字改革,推行至全國。

14 十一月 2008

安哥拉:返國者的喜悲

安哥拉於1975年獨立時,來自葡萄牙的前殖民者都被迫返國,但不只是他們,許多安哥拉人無論是否為葡萄牙後裔,也都不得不拋棄過往生活,留下生活許多的屋子、車子、工作,許多人只帶著換洗衣物便離開。他們來不及道別、來不及告知公司,甚至來不及將住家前門鎖好。

26 四月 2007

葡語系部落圈報導東帝汶的第一輪選舉

校稿:chy7211  “你投票給誰?” “我不會說的…” “為什麼?” “我才不笨…”東帝汶正舉行它成為獨立國家後的首次全國選舉,目前的投票統計顯示:為了決定下屆總統有舉行第二輪投票的必要。先前於四月九日舉行的投票在計票過程中產生某些令人困惑的問題,這對一個先前沒有選舉經驗的國家來說是可預期的,較意外的是國家選舉委員會(CNE)發言人馬帝諾‧古斯芒(Martinho Gusmão)神父依序以四種語言發佈記者會 — 德頓語、葡萄牙語、印尼語及英語,在以個人身分對選票處理的不合邏輯結果表達質疑並提出強烈關切後,古斯芒神父遭免職並由其他官員發表聲明。葡萄牙語的消息來源報導: 東帝汶國家選委會(CNE)在完成選舉報告分析及排除無效投票後,今天將宣布四月九日總統選舉的暫定結果,包考地區(Baucau)所統計的誇張投票數被認為是在一小選區Vae-Gae的紀錄有技術錯誤,在東帝汶選委會(CNE)發言人馬帝諾‧古斯芒神父暗示確實存在‘不合邏輯’與‘無法解釋’的情況後,隔天選委會主席Faustino Cardoso解釋:檢閱報告及判定705個地區無效票數的程序已於昨天當地時間早上四點三十分結束,這是一段‘漫長且小心翼翼的’過程,由於技術錯誤阻礙了許多地區的選票計算與紀錄… 官方將於週五發佈第一回總統選舉的票數總計,第二回則預定在五月八日。 “東帝汶今日發表暫定結果”引自部落格Timor Online 東帝汶正歷經某些錯綜複雜的時刻,在這(仍然)是葡語系的國家,選票增加的奇跡有了新的解釋,難以明白發生什麼事,不論是來自葡語國家共同體(CPLP)或來自歐盟(UE)的國際觀察員,在星期一三五有一個解釋,而在星期二四六又有另一個解釋;這是如此的巧,當他們發覺東帝汶獨立革命陣線(Fretilin)的候選人盧奧洛(Lu Olo)將會是第一回的贏家時,問題就開始了,巧合… 事實是隨著計票過程展開,漸趨明朗地,古斯茂(Xanana Gusmao)與霍塔(Ramos Horta)企圖給予東帝汶獨立革命陣線致命一擊的最大目標已完全失敗;我不知道這對東帝汶的民主是否好,我所知道的是盧奧洛的最終勝利使澳洲人如鯁在喉,而這是澳洲政府絕不接受的。我為我的坦白致歉,但對我而言,越讓澳洲人難受越好。 “澳洲製造混亂打擊東帝汶”引自部落格Alto Hama 與所臆測相反,包考地區(Baucau)並未有選舉舞弊;最終在一個登記6萬一千個選民的地區並沒有30萬票,雖然我不明白疑問是什麼,因為登記在任一地區的東帝汶選民可自由地選擇在任何地方投票,事實上所發生的只是邏輯謬誤,稽核員僅計算各地區的選民數量,而沒有將這些票分配至投票人的識別區,‘因為缺乏合格的人力資源而導致計算錯誤’真是過錯,但這些是可使南方鄰國驚恐的錯誤,而當他們驚恐時… 雖然查核結束但仍未有最終結果,他們是在等待五位候選人即將向上訴法院提出可能的控訴形式化嗎?他們是在等待澳洲人許可嗎?一定不是葡語國家共同體(CPLP)之一… “最終沒有任何舞弊”引自部落格Pululu 事實上,這個世界最年輕的國家可能已明白要為這次就職選舉經驗做更好的準備,在一個受文化上、語言上及政治上的隔閡動盪的國家裡,縈繞著初次投票程序與計票的不確定因素必定對進行過程帶來額外的不穩定性與不確定性。 有些人認為星期一的選舉是成功的,就此來說,只有選舉期間相對平靜是如此。因為假如我們檢視其他方面,我們不能不誇張地說這次的選舉是場真正的慘敗,有這麼多來自各方面的異常、失敗、矛盾、抱怨及抗議而無任何可行的解決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