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台塑越南河靜鋼鐵廠汙染案特別報導

螢幕截圖:Người Việt Online / Youtube

台塑集團(以下簡稱「台塑」)越南河靜鋼鐵廠於2016年4月間被發現排放汙廢水至附近海域,在越南中部沿海造成長達200公里的嚴重汙染,並使得大規模魚群暴斃、居民的生計受到嚴重衝擊;根據英媒路透社的報導,此一事件被視為越南史上最嚴重的環境災難。雖然距離汙染事件爆發迄今已逾一年,而台塑河靜鋼鐵公司亦於2017年6月底坦承包商排放廢水、並承諾賠償5億美金,然而,事件仍未因此終結。

本台塑越南河靜鋼鐵廠汙染案特別報導將分為兩個段落,分別為事件簡介以及全球之聲相關報導彙整;此專頁暫未設定休止期限,除編輯將持續追蹤並不定期更新資訊外,亦歡迎讀者們參與討論、提出疑義與建議。

目錄

  • 事件簡介
    • 事件起源
    • 後續處理及調查
    • 賠償確認以後
    • 秋後算帳?
  • 全球之聲相關報導


事件起源

台塑河靜鋼鐵廠位於越南中北部,距離河內市南方約410公里、胡志明市北方約1,300公里,是越南歷年來金額最高的外商投資案,投資總金額高達107億美金(約新台幣3,200億元)。

這家鋼鐵廠的主要股東包含中鋼以及日本JFE鋼鐵廠。在建廠兩年後原本預計於2016年6月要舉行高爐點火竣工儀式,但是卻在2016年4月發生越南中部包括河靜與順化等4省發現大規模魚群死亡的事件,使得漁業、養殖業及觀光皆受重創,當地媒體及民眾紛紛將矛頭指向台塑河靜鋼鐵公司,指控其將有毒的廢水排放到海裡。

然而,汙染事件發生之後,台塑河靜鋼鐵廠時任對外經理朱春帆(Chu Xuân Phàm)在接受國營電視台 VTC14採訪,被問到對於當地漁民所觀察到的「自從台塑埋設廢水排放處理系統後、以往豐富的海域生態已不復見」的看法時,卻語出驚人,並引發眾怒:

人在生活中總是要作選擇的:捕撈養魚、建鋼鐵廠只能選一個,魚與熊掌本來就無法兼得。

採訪播出後,越南人民走上街頭高呼:「Tôi chọn cá」(我選擇魚),並在網路社群中發起以「#‎toichonca‬」為主題標籤的串連行動;朱姓經理在採訪數日後隨即遭解僱

當地民眾Cao Vinh Thinh在接受路透社採訪時對此表示:「台塑鋼鐵廠沒有權利告訴越南人該選什麼。」

憤怒的越南人自四月底開始,在網路及生活中接連展開捍衛環境的抗爭行動,從廣平省(Quảng Bình)到順化省(Huế)、再繼續擴大到西貢及河內。人民上街要求政府給予答覆,並要求政府負責且透明公開。

對此,越南政府於汙染事件爆發後並未給予正面回應,亦未宣佈將對此展開任何調查行動,使得得不到企業回應及政府答覆的民眾,不滿情緒逐漸高漲、並指控政府及台塑企圖掩飾真相

事件初期之更深入報導請詳全球之聲於2016年7月23日所刊載之《關於越南中部沿海死魚危機不可不知的五件事》

摘錄:

根據《寮東報》( Lao Động)的報導,當地一名司機在4月4日目睹煉鋼廠水管排出深黃色的廢水,兩天後,第一批死魚群即被海水沖上岸,且民眾也發現海水有黃色物質;稍後,《越地報》(Đất Việt)的報導則指出,台塑的約聘潛水員在潛入煉鋼廠附近的海域後,紛紛入院治療,且其中一名潛水員已不治死亡

後續處理及調查

2016年5月1日,越南出現大規模示威,民眾除了持續抗議魚群大量暴斃與台塑河靜鋼鐵廠排放廢水有直接關係外,也指控越南政府包庇台塑。

同年5月間,越南總理阮春福(Nguyễn Xuân Phúc)親自主持三場政府會議,討論有關中部四省之汙染事件,並會同各相關部門試圖釐清海岸大量魚類死亡的原因。同時,越南有關單位成立國家級的科學與技術專家委員會,分別針對化學;生物學;氣象、水文與海洋動力學等三面向進行分析研究。

根據台灣師範大學國際與社會學院副教授楊聰榮

考察結果表明台塑河靜廠違反多項環保及水資源規定,並發現台塑部分違規行為是導致大規模死魚現象的罪魁禍首。與此同時,透過對中部四省沿海地區的設有向海排放廢水管道的各大工廠中之考察,(越南)自然資源與環境部確定只有台塑河靜公司的排水源含有苯酚和氰化物等有毒化學物質。

2016年6月30日,越南當局終於召開記者會公佈魚群死亡原因,台塑河靜廠負責人亦坦誠事故原因,向越南政府及民眾認錯道歉,並承諾賠償美金5億元(約合當時新台幣162億元)。

台塑河靜鋼鐵廠董事長陳源成對此表示:

我們公司對最近引發的環境事故,導致越南中部4省人們的生活,生產、工作以及海域環境的嚴重影響,願意承擔責任,並誠懇地向越南人民,特別是河靜、廣平、廣治、承天順化,四省人民道歉。

然而許多越南人認為臉書上許多人堅持這樣的賠償相對於汙染所造成的環境災難不成正比,同時也對於政府拖延調查進度也不公開協商談判的態度大感憤怒;知名部落客Huynh Ngoc Chenh在他的部落格上發表的看法獲得廣大的支持:

有些人認為84天對調查造成這項國家災難的原因及不法行為實在是太久了。

此外,許多越南民眾透過網路看到警方攻擊並拘捕抗爭者的照片及影片後大感憤怒,他們呼籲政府停止迫害和平示威者、並呼籲政府讓台塑在越南的工廠停工。

賠償協議達成後,越南當地公民活動之更深入報導(之一)請詳全球之聲於2016年7月24日所刊載之《即使越南政府表示造成死魚的汙染事件已達成協議,抗爭者仍堅持爭取環境正義》

摘錄:

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辦事處區域代表Laurent Meillan呼籲越南政府尊重和平示威者的權利:「我們呼籲越南政府對這些過度執法的行為進行獨立公正且詳細的調查。」

賠償確認以後

台塑的河靜鋼鐵廠所引起的環境災難以及對於人權迫害也引起台灣人的注意,台灣的環境保護團體、人權團體、以及在台灣的越南人於2016年8月10日到台塑集團總部抗議,要求其承諾負起清理及賠償的責任。

2016年10月2日,受到這場環境災難影響的居民及漁民們發起了一場抗爭,他們表示,到目前為止尚未收到台塑河靜鋼鐵廠的任何補償,而河靜省的魚群仍持續地大量死亡。2日上午,來自越南廣平、義安省約達1萬名示威者高舉與大喊「台塑滾開」、「我們選擇魚」和「請還我們乾淨海洋」等布條與口號提出訴求,希望台塑盡速停工並進行撤廠。

賠償協議達成後,越南當地公民活動(之二)之更深入報導請詳全球之聲於2016年10月9日所刊載之《在越南中部發生大型魚群死亡事件的六個月後,數千名受災者仍需為取得援助進行抗爭》

摘錄:

針對這些因大量魚群死亡事件所發起的抗爭行動,越南政府先前曾在這些行動進行的期間屏蔽臉書;但是,網民們仍透過翻牆工具來取得來自熱門社群網站的資訊。

2017年4月的第一個禮拜,數千名越南人再度聚集到越南中部的幾個城鎮抗議河靜鋼鐵廠--這樣的抗爭行動在過去的一年間從未停歇。同時,越南網友也發起了一場情願活動,希望可以借助國際的力量為這起環境災難發聲,在發起請願的兩週內,他們就募集了超過十萬份的連署。

越南政府與台塑企業達成賠償協議達成後,因為其不公開透明的調查以及協商過程持續讓民眾的不滿發酵,越南當地公民活動(之三)之更深入報導請詳全球之聲於2017年4月15日所刊載之《有毒排放物造成大量魚群死亡後的一年,越南人還須持續要求正義》

摘錄:

我們希望聯合國、歐盟、世界銀行、亞洲投資銀行、以及國際環境組織能呼籲越南政府,重建我們的生態環境以及受害者的生活。

圖片來源:「聲援越南受害者解決台塑災難」連署網站 (https://thamhoaformosa.com/tw/)

2017年8月份,受災地區之(天主教榮教區)主教阮泰合親自來台說明現狀,希望台灣政府及社會瞭解台塑河靜廠汙染事件對越南造成之嚴重衝擊。根據(台灣)社團法人環境法律人協會(Environmental Jurists Association, EJA)的報導,阮泰合主教表示:

台塑集團在越南所造成的汙染影響深遠,自己從未見過令人如此心碎的災難,因為越南政府沒有正式發表檢驗報告,目前中部省份的海水安全仍然未知,在當地生活的數萬漁民,也因為失業狀況日益嚴重而遠走他鄉,到各國打工維生,更令人痛心的是,越南政府發動暴力鎮壓陳情民眾,造成多人受傷,甚至被拘捕入獄。

在訪台期間,阮泰合(Nguyen Thai Hop)主教也將一份由近20萬人進行連署的信件及名單--「聲援越南受害者解決台塑災難」(全球連署連結)遞交給總統府,該公開信內容摘錄如下:

各位好:

[…]

2016年四月,台塑河靜鋼鐵公司將毒性廢水排進越南中部的海域,導致延綿250公里的海岸出現大量死魚,中部海域的魚類、蝦子、珊瑚和很多海洋生物由於生態遭受嚴重破壞而死亡,具海洋科學家指出,這片海洋生態可能需要數十年的時間才能得以復育。更令人害怕的是有毒工業廢棄物也已累積附著於海底,長期而言對越南人民可能會造成有害疾病。

「台塑災難」不只摧毀越南人民的主要傳統食品來源–海產,這個災難也致使百萬人失去工作,影響層面涵括捕魚、養殖、海產品加工、漁業物流服務等。連帶觀光、餐廳等相關的行業也都受到嚴重的損失。很多家庭面對失業的經濟困境,也迫使許多人必須離鄉去遠方謀生。同時許多兒童因為家庭失去收入來源,而無法繼續上學。

越南當地人民也深怕因食用受到台塑廢水汙染的的海產,未來可能罹患癌症、畸形兒、精神疾病等,更令人震驚的是媒體發現台塑除了將廢污水排進海裡,也將廢汙泥傾倒埋在鄰近地區。我們深覺恐慌,不僅是我們的健康及生命,更替未來世代擔憂。

[…]

2017年8月23日,根據越南官方媒體報導,越南中部海洋環境事故善後指導委員會21日召開第9次會議,由副總理張和平(Truong Hoa Binh)主持,聽取相關部門有關賠償金支付進度、情況以及事故善後等工作報告;該報導並進一步指出,台塑河靜廠排汙案的賠償金支付作業截至當月18日已近完成,所支付的賠償金額達5兆9,460億越盾(約2億6,205萬美元),支付比率達94.3%

相對於越南官方對於發放賠償的樂觀預估,全球之聲訪問當地第一線協助受災漁民的社會運動者,他負責協助乂安省的受災漁民,據他及其他同僚所收集的資訊,到目前為止,包含乂安省在內的越南中部沿海省份的受災漁民還有許多人沒有收到賠償,而在河靜省收到賠償的受災漁民也被要求要簽一份同意書,保證之後不再追究賠償責任。

秋後算帳?

在越南中部海岸汙染事件發生後,儘管越南當局不斷鎮壓,被影響的群眾還是因為政府的不公開透明的消極態度以及不公正的賠償持續抗爭,訴求台塑盡速撤廠;而越南當局的鎮壓行動,也延燒到了報導台塑所造成的環保災難的公民記者及部落客--他們被判決數年的徒刑。其中一名部落客「蘑菇媽媽」便在2016年遭逮捕,並以「從事反國家宣傳」(conducting propaganda against the state)罪名被起訴。

2017年11月27日,越南中部法院對對影像記者阮文化(Nguyen Van Hoa)做出七年徒刑的判決;22歲的阮文化被控違反越南刑法第88條「從事反國家宣傳」--起訴的罪行跟他針對越南中部海岸汙染抗爭活動的報導有關。

在阮文化的法院判決之後三天,法院針對部落客阮玉如瓊(Nguyen Ngoc Nhu Quynh)的案件決定維持原判決。

這兩個例子只是越南政府最近擴大對言論自由的壓迫行動的一部分:2017年1月迄今,已有超過25個社會運動者被逮捕、被發逮捕令、或被流放。這些法院給這些社會運動者如阮文化和「蘑菇媽媽」判下的重刑,毫無疑問地顯示當前越南人權所面臨的艱難處境。

公民記者遭到判刑之更深入報導請詳全球之聲於2017年12月21日所刊載之《危害言論自由 越南法院對影像記者及部落客判重刑》

摘錄:

她(蘑菇媽媽)的律師武安東(Vo An Don)是位知名的人權律師,卻在她上訴的前四天,也就是11月26日,被富安省律師協會(Phu Yen Bar Association)吊銷了他的律師執照,因而被禁止代表「蘑菇媽媽」出庭辯護。

而隨著越南政府至今仍未公佈去年對台塑河靜廠排汙事件所做的分析結果、當地群眾對政府及台塑的不滿仍持續延燒,這起事件似乎仍未真正劃下句點。

全球之聲相關報導

2016年

7月23日-《關於越南中部沿海死魚危機不可不知的五件事》
7月24日-《即使越南政府表示造成死魚的汙染事件已達成協議,抗爭者仍堅持爭取環境正義》
10月9日-《在越南中部發生大型魚群死亡事件的六個月後,數千名受災者仍需為取得援助進行抗爭》

2017年

4月15日-《有毒排放物造成大量魚群死亡後的一年,越南人還須持續要求正義》
12月21日-《危害言論自由 越南法院對影像記者及部落客判重刑》

2018年

6月16日-特別報導《台塑越南鋼鐵廠造成大規模海洋汙染兩周年回顧》

(本特別報導將隨事件進展不定期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