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謙 · 八月, 2007

「子謙」是筆名。 真名二字,一字屬地,一字屬山,上坤下艮,應《易經》中「地山謙」卦,故以「謙」為名。

Email 子謙

最新文章 子謙 來自 八月, 2007

發聲:部落格外展計畫初試啼聲

  6 八月 2007

在「發聲」小額資助計畫第一輪獲選者名單公佈後,不到一個月,首五個受助計劃已經取得了長足發展。讓我們很快的往世界走一圈,看看小小的努力、加上大家的同心合力能成就甚麼。 HiperBarrio,哥倫比亞 第一站,哥倫比亞。Álvaro Ramirez,Jorge Montoya,和 Juliana Rincón原先各自提交了兩份企劃書,均以麥德林區(Medellín)的勞動階級為對象,並設定同樣的目標。現在,他們同心協力,並成立了一個名為 HiperBarrio的組織,以Historias Locales, audiencia global,即「地方故事,環球聽眾」為口號。他們已經註冊了域名,而網站也正在建設當中。 確定取得發聲計劃資助之後不過一個星期,Álvaro Ramirez 跟 Mauricio Múnera在鄰近常有暴力事件的La Loma San Javier公共圖書館,舉辦了一個影像播客工作坊,Álvaro以一系列由年輕參加者拍攝的照片,記錄了頭三場工作坊的情況。以下是他們對影像播客的初次體驗: Luego subimos a la sala de computadores y lectura de la Biblioteca del barrio y en grupitos de dos y tres se sentaron a aprender a manejar el Movie Maker, a...

摩洛哥:熱、熱、熱!

  4 八月 2007

摩洛哥依然酷熱非常,讓熱浪成為英語部落客最熱門的話題。氣溫常常達到攝氏40度,又嚴重缺乏空調,部落客們似乎都深受其苦。在菲斯的外藉部落客摩洛哥的Evelyn就為選擇適合的衣飾而苦惱。 熱,熱,熱。 連日來都非常炎熱,很難找到適當的衣服穿。要清爽又同時不失體面對我來說可真是一大挑戰。我絕對相信摩洛哥人對高溫有著不同的容忍度…尤其是女士們,否則 你怎麼解釋她們竟可以在闊袍外再穿上galaba*大袍,又緊緊地裹著及至頸項的頭巾?部份甚至蓋上面紗,只露出一雙眼睛。有些還是全黑色的。我看見她們就 已經覺得熱了! * 又稱djellaba或jellaba – 連帽的外袍,摩洛哥男女常穿的服飾。 32n5w的Cory選擇以詩歌--應該說是俳句--悲嘆熱浪迫人。以下是其中幾句: 熱得擲不出石頭 也擲不出種族歧視的侮辱 孩子不再使壞 裙腳線向上升 隨溫度向上升 那可是腳踝??? 有一個主題卻意外地沒有部落客討論到,那就是摩洛哥把安全級別提升到最高,根據路透社的說法,這「表示伊斯蘭激進份子的攻擊已經迫在眉睫」。拉巴特的貓則對此有所保留: 三天過去了,一切都平靜如常,沒有甚麼事件發生。幸哉。然而,我不禁要引述火星人馬文的提問:「炸彈在哪?不是說有一枚威力驚人的炸彈的嗎!」不是說我不 為此欣慰,只是到底發生甚麼事了?當局也許是神經過敏了,敏感得要「摩洛哥政府〔有史以來〕第一次以明確的用語描述這次恐怖威脅」。一定是。 本週另一個很熱 (不是開玩笑 )的話題則是旅行寫作。華爾街日報一篇關於摩洛哥「隱秘」的文章發佈之後,好幾個部落客都有話要說。來自菲斯的觀貼批評該文章道: 唉!現在華爾街日報已屈服於以小報化的手法來寫摩洛哥了。不錯,是可悲,卻是事實。華爾街日報的水平大幅下挫了。 在一篇以「摩洛哥的神秘危險」為標題的文章,在第一段提到一個叫STAN SESSER的男人踫上了弄蛇人和假導遊。值得一提,這男人曾經在梅迪納的馬拉喀什迷過路。如果這是菲斯的話,我們大概可以理解。 摩洛哥報告也插嘴道: 來吧梅鐸,收購華爾街日報罷,反正她不可能變得更差了。 (我特別喜歡作者多次提及摩洛哥是如何「不安全」,又引卡薩布蘭卡的自殺式炸彈為例證。然而他們除了自己以外其實並沒有殺害或傷害任何人。) 最後,一個不太熱的話題是馬格里布的勇者在拉巴特的Souqs發現了一件很有趣的玩具: 照片來自 馬格里布的勇者 小販在梅迪納的入口處出售這個玩兒。我不肯定摩洛哥對此的立場如何。拉登是受害者嗎?滑板下面是否隱藏了一個炸彈?(我和Q看過的)當地輿論雖然沒有譴責 拉登,但可以肯定摩洛哥大部份人都不會縱容任何的恐怖主義行動。也許它只是給遊客和外國人買的玩具罷?所有選擇都有可能,就由你自行決定。 原文作者:Jillian York 校對:scchia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