報導 關於 文學

文學做為探索印度-尼泊爾混雜性的入口:作家Prajwal Parajuly訪問

「他們正是書中所寫到的那一群人,說著書中角色所說的語言,而他們成了這本書的讀者。這很感人。這本書觸及到了尼泊爾最偏遠的角落。」

為何中歐國家傾向狹隘的民主?捷克作家Radka Denemarková專訪

「我最大的希望是能實踐西方民主價值。但與過去劃清界線且而未能洞察歷史的共犯與受害者,是一大錯誤。結果導致我們從西方輸入的只有消費主義,而非深化於生活裡的民主。」

敘利亞女權運動的悠長歷史

「2011年的革命是一場推翻所有事物的革命,因此女性也扮演著在革命前線活動的革命行動人士角色。」

「外界世界並不了解尼泊爾文學有多豐富」:作家Sangita Swechcha博士訪問

「不只是以英語書寫的尼泊爾作家數量正在緩慢成長,從尼泊爾語翻譯到其他語研的文學作品也在獲取動能。」

聖保羅郊區戲劇團體蓬勃發展,以故事傳達社會議題

聖保羅郊區居民組成了各種小劇團,以街頭表演為自己爭取到一席之地,並以所表演的內容處理種族歧視以及不平等的問題。

衣索比亞航空墜機帶走奈及利亞後殖民學者暨公共知識份子Pius Adesanmi

「他是一個傑出的知識份子,擁有能夠用解剖刀來剖析事物的心智,然而他仍保有一名年輕思考者所具有的好奇心…」

蓋亞那文壇巨擘留給後世無盡的想像

「拜他之賜,加勒比海的原住民、當地的風貌〔⋯⋯〕乃至於本土神話都〔⋯⋯〕被賦予了新的意義。他改變了加勒比海文學寫作、閱讀的方式。」

歐亞大陸上波斯語的多種面貌

「我們某種程度上堅持使用的語言分類是依靠民族國家垂直性地組織而成。」

亞塞拜然前衛劇院為身障演員提供舞台

「這不是一個社交團體,也不是一個嗜好團體,我們是專業運作的劇團。」

民間故事及傳說的保存幫助喚醒湄公河環保認知

透過故事的形式,這些少數民族社群尋找能夠容納和/或抵抗改變的方式,畢竟改變是湄公河盆地正在發生的現實。

Marcelo D'Salete的漫畫作品幫助我們理解巴西的過去及現在

「新觀點對其實擁有多元團體,但卻被霸權思想,以不同不平等的方式所框價住框架的巴西來說,能幫助我們改變想法。」

菲律賓將菲律賓語言及文學移出大學必修科目,引起學生反對

「我們深信菲律賓語以及菲律賓文學對於深化學生以及人民的批判、創造、自由以及解放能力上至關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