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 六月, 2007

報導 關於 Photography 攝影 來自 六月, 2007

24 六月 2007

埃及: 部落客獲釋、50部落客被禁案、部落客抨擊報章和其它

埃及本週綜合報道:大法老王回歸、部落客對報章感到不滿、上週被捕的部落客獲釋、電影排名榜不接受民意,最後是法庭審判封閉 50個部落客和網站案。 大法老王回歸: 埃及部落客大法老王因工作關係已經離開了部落圈好一段時間。他是以英語撰文的埃及部落客中、最受歡迎的人之一。在這篇文章裡大法老王發表了一段錄影,揭示警署中對平民濫用暴力的情況。埃及部落客正在發起一場反暴力運動,發佈在警署裡錄到的一些片段。其中一則錄影使得一警務人員面臨審判,目前正等待七月時的判決出爐。大法老王,歡迎你回來,別再休筆了! 部落客對報章感到不滿 : Arabawy 和Wael Abbass 對埃及其中一份獨立日報表達了自己的不滿。Al-Masry Al-Youm是埃及一份頗具公信力的報章。可是Arabawy 和Abbass認為它的表現差強人意。Arabawy說道: 「曾經是我最喜歡的獨立報的Al-Masry Al-Youm,如今讀起來卻像個惡夢,(她)越來越傾向捏造和煽情….」 Abbass認為Al-Masry Al-Youm的編輯政策極富爭議性,還認為部落格的新聞都是捏造的。這些情況從前並非如此。他又寫道,最近還有一些文章在矮化部落客的努力。 部落客被捕獲釋: Manfe部落客 報導說,上週被逮捕的Omar El-Sharkway,現在自由了。Manfe代表El-Sharkawy寫了一封謝函,感謝所有對他表示過支持的人。 在Manfe的專訪裡,Omar提道, 在埃及人民議會選舉當日,完成自己的工作後,他出於好奇拿著照相機走到投票站去。他的原意是要拍下保安的任何違規行為。 他拍到工作人員替選民填寫投票卡,又拍到保安阻止公民進入投票站投票。在他離開的時候,他說,一名警員把他攔住了,因為有工作人員說他拍下他們的照片。 就在那一刻,他說:「我被埃及警察綁架了。」 好消息是 Omar...

摩洛哥:照片之旅

隨便詢問任何攝影人士,所有的答案都是:不用懷疑,摩洛哥是世上數一數二適合攝影的場景。本週,澳洲籍部落客Moroccan Meanderings即選擇以照片代替文字,告訴我們: 由於我的部落格照片得到許多正面迴響,因此我想多分享一些關於摩洛哥的照片。 上圖攝於摩洛哥東南方的達德斯谷地(Dades Gorges),風景美不勝收,部落客Wakha分享一張蘇維拉(Essaouira)壯麗美景照片,並附上一段引述,圖文相得益彰: 感謝Lindsey Ludwig提供照片 「我自己似乎又在裏邊又在外邊,對這幕人生悲喜劇無窮的演變,又是陶醉又是噁心。」 ──費茲傑羅(F. Scott Fitzgerald) 一如前圖,摩洛哥天際早已是攝影人士慣用的主題,The Morocco Report帶領我們前往遠在北方的城市梅克尼斯(Meknes),欣賞摩洛哥澄空的另種風情。 摩洛哥不但以澄澈天空著名,當地的藝術品如地毯等,也相當引人入勝,My Marrakesh的 Maryam與我們分享一些色彩斑斕的摩洛哥珍品: 本週最後一張照片帶領我們來到即將閉幕的費斯摩洛哥宗教音樂嘉年華(Fes Festival of World Sacred Music),部落客Long Way Home分享了部份嘉年華的照片,今年的活動成功展現多元文化,我特別喜愛其中表演葛利果聖歌的團體: 作者:...

23 六月 2007

伊朗: 瑞典博客眼中的伊朗

譯註:因為原文對照片說明只簡短摘錄原作者部落格的文章,為便於讀者理解,我在翻譯時也加入了原作部落格的說明,所以本篇的譯文與英文原文有些許不同 瑞典部落客Jonathan Lundqvist幾個月前造訪伊朗,並在Global Voices 的專訪中分享了他的經驗。Jonathan 在他的部落格發表了許多關於伊朗出版品審查、日常生活、傳統和現代性的照片。同時他也不忘了展現伊朗之美。這裡的七張照片勝過了千言萬語: 前二張照片展示了伊朗出版品審查的一瞥。Jonathan說Nashravaran是主管所有國外進口印刷出版品審查的機構。Nashravaran 也會操審查雜誌之後,於不適當的內容上貼上標籤。很令人驚訝的是有人的工作是整天坐在那兒,拿著一隻大大的簽字筆把不適當的內容遮掩起來。 第三張照片,是伊朗的情侶得跑到很遠的地方約會,才能保有隱私。 伊朗約會的型態。男孩和女孩坐在蜿蜒的河邊,享受他們不受干擾的談話時間。山裡像隱秘的天堂一樣,有時候你甚至可以看到不穿戴頭巾的女孩! 第四張照片,展示了當西方品牌遇上東方服裝時,會變得如何。 Jonathan解釋道:「我看到這位在北德黑蘭一家運動服裝店工作的女孩。她頭巾上的品牌標誌,激起了我的好奇」。PUMA並未生產頭巾,但要求員工必須穿載頭巾作為制服的一部份。 (譯者補充自原作部落格上的一段說明:) 員工身為自己品牌的最佳代言人,這個女孩和另一個朋友自己把品牌的標誌繡在頭巾上。很明顯的是這張照片展示了波斯和西方衝擊 (波斯語 Gharbzadegi Weststruckness) 競爭文化間的二元性。金髮,有一點過份的化粧,以及西方品牌的標誌,明顯可見地出現在要求女性端莊的宗教象徵上。對全球化來說,這意謂著什麼? 最後四張照片分別展示電子商場、德黑蘭的一個美麗公園 (譯註: Park-e Laleh 是一個位於市中心的美麗公園,距離德黑蘭大學不遠,公園的中央有個湖,遠處的山清晰可見)、攝於伊斯法罕,令人讚嘆的橋 (譯註: Esfahan,伊朗的第三大城市,這座很壯觀的Sio-Se-Pol橋建於1602年,比五月花號駛往新大陸建立另一個帝國早了二十年,長300公尺,有33個拱形)、以及有著波斯書道(譯註:Persian...

21 六月 2007

台灣:移駐勞工的自我表述--《Voyage 15840》攝影集

Voyage,旅程;15840,是台灣法定的最低工資,但大多數離鄉背井的移工們,卻常常是多方扣款下的「最高工資」。以這場15840的旅程為名,台灣國際勞工協會(TIWA)集結19位移工的攝影作品,出版了這本攝影集,讓以往缺乏發聲管道的移工們,透過鏡頭詮釋自己所見的台灣社會。 6月3日的發表會上,除了各團體友情贊助的歌舞表演外,移工攝影師們也一個個上台發表感言。在家鄉已有藝術基礎的Grace說,她很高興有 機會向他 人表達自己的感受;身為唯一男性的Gonzalez,先納悶喜歡攝影的男性怎麼那麼少,接著充滿驕傲的說:「攝影很棒!回家鄉後我也會把這本書拿給我的家 人和朋友看!」 影像出處:台灣國際勞工協會 弱勢者的自我表述 在台灣,因為文化差異和語言隔閡,一般人對移工總是有很差的刻板印象:黑黑髒髒、吵雜、成群結隊,甚至被認為是來搶台灣勞工飯碗。而在媒體中,移工通常都出現在社會新聞,不是很可憐就是很可惡。TIWA總幹事、攝影工作坊的召集人吳靜如批評:「過去高雄捷運泰勞抗暴、越傭阿梅砍傷雇主等事件發生時,除了事件本身,沒有人去問移工:為什麼發生這些事、他們在想什麼?」 靜如表示,「凝視驛鄉」便是希望將詮釋權還給移工,讓這些為台灣各大重要建設付出勞力、甚至生命,卻總是被主流媒體和社會大眾忽視的勞動者們,透過攝影,正視自己的想法與感受,並讓移工和台灣人民「互相看見」。在廣播節目「Watch Media」中,主持人benla訪問靜如時說:「當移工被拍攝時,我們不知道他們在想什麼;但當他手拿相機,也許就是想告訴我們什麼…」 在兩次各為期半年的工作坊裡,除了攝影之外,彼此對作品的討論,也是非常重要的環節;然而,在受壓抑的工作及生活條件下,移工們已經習慣「不要說話」。工作坊苦力群之一的小江表示,在課程中,學員對基礎的攝影技術很快就能上手,美學構圖也是各憑本事;但最具挑戰的,是如何讓移工們明確地表達自己的感受: 影像也好文字也罷,一次又一次我們問學員:你想要說的是什麼?你希望如何表達? … 幾次課上下來我才慢慢悟到,長時間處於以達到他人要求為行為準則狀態下的人,要舒坦在在的說出:「我看到」、「我覺得」或「我認為」、「我想要」竟不是理所當然。 而透過自我凝視和互相討論,攝影師們逐漸展顯了勇氣,靜如說,不只面對自己的情緒需要勇氣,面對被拍攝者,更需要勇氣;一開始攝影師們總是遠遠地拍 攝,到後 來敢於跟被拍攝者講話,短短時間內有了非常大的躍進。如Vangie便拍攝了賣冰淇淋的阿伯,原本害怕警察的Ellen也鼓起勇氣去拍了警車。 靜如也強調,每一位移工皆具有不同的身份,她們不只是勞動者,也是母親、妻子,更是支撐母國經濟的英雄;她們的心靈,被沈重的社會擠壓得單薄,但討論和聆聽的過程,重新帶出了她們身為一個「完整的人」的各個面向。 衝擊與感動 以往甚少接觸移工議題的akiyama說,她因「凝視驛鄉」的宣傳海報而被吸引,並分享她在實際參觀攝影展之後,受到的衝擊與反省: 自己在乘車時,身旁若是坐了一位菲律賓、泰國,還是其他東南亞國家來的移工,是不是總是特別提高了警覺,或是感到莫名的不悅? 若換成是一位歐美地區人士或是日本人的話,是不是就不會有前述的感覺?反而能夠有著像平常搭車時一樣的平穩心情,即使在你隔壁的那個美國人/歐洲人/日本人,本性是個傲慢的混帳? 不是這樣嗎? 難道不是這樣嗎?! 文化評論者郭力昕在攝影集的序文<她們必須表述自己!>中表示,許多移工來到台灣,工作及生活條件普遍不佳、甚至惡劣,但作品中卻不曾見到她們埋怨,僅以平靜的語調陳述心情和遭遇,甚至知足地面對。郭力昕說,「做為觀者的我們,在這些簡單的畫面與事實裡,只有感到更多的歉咎與心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