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 八月, 2007

報導 關於 Photography 攝影 來自 八月, 2007

24 八月 2007

孟加拉:洪災過後

圖說:孟加拉洪水區域的衛星照片,2007年8月3日攝影,由Cegisbd提供。 今年水災在孟加拉已造成587人死亡,多數地區的洪水均已退去,但許多地區又見新一波洪水,讓民眾無法返回家園。 各位能否想像水災的景況?屋舍隱沒在水中、船隻擱淺在高速公路上、人們在水裡受苦,知名攝影記者兼部落客Shahidul Alam用影像記錄孟加拉民眾所受的影響,他指出: 水患又來了,那原是自然農業循環的一部分,水灌溉大地、滋潤表土與沖走有毒物,但由於山區濫墾濫伐、大興土木,領導人又未多關心,使降水成為災害,水源變成怒濤。 社會各層面均有援救水患災民活動,許多受薪階級捐出一日所得給臨時政府領袖基金,部落客也不落人後,發起募款活動,包括: Drishtipat 遠居加拿大的部落客Mikey Leung。 「孟加拉地產更新」部落格列出其他募款活動,但「孟加拉企業部落格」則批評部分企業利用募款提高知名度,例如「每售出一包水泥,Taka(企業名)就捐出一元給水災救助基金」,顯然別有用心,該部落格也認為預防勝於補救: 我確定未來幾天內,孟加拉一定會有公關公司善用這次水災「活動」,舉行慈善演唱會、時尚秀、晚宴等,以協助當地貧民與災民,我懷疑這些突然冒出的眾多公關公司,為什麼不在平時到鄉村或其他城市舉行衛生安全活動?沒有大水的時候,他們的慈善心腸在哪裡? 災後 水災首先便讓人們無家可歸,但洪水退去後,也隨即會帶來諸多危險,「尋常百姓」便提及痢疾威脅與預防之道。 他也列出政府應採取的步驟,以處理如何安置災民的問題。 攝影部落格Ershad Ahmed,透過照片讓我們看到首都達卡大水消退的情況。 原文作者:Rezwan 校對:FoolFitz

22 八月 2007

伊朗:美國部落客在「打倒美國」的土地上

View from Iran 一直是很吸引我的一個部落格。這位在伊朗的美國部落客在down with America 書寫她的日常經驗。這位美國部落客Tori Egherman現在已離開伊朗。她和她的丈夫最近剛出版一本關於他們四年來居住在伊朗經驗的圖文集。我和她談到她的部落格、書以及在伊朗的真實及虛擬生活。 問: 請介紹你自己、你的部落格及書 過去四年,我住伊朗時我發現我需要為自己創造一個新的認同。線上,我化身為書寫部落格 View from Iran 和Mideast Youth美 國部落客 Esther Herman。對其他人來說,我還是Tori Egherman。我的丈夫和我在德黑蘭住了將近四年的時間,在那裡我們為日復一日的議題掙扎著,經營小生意的問題和更認識他的家人(他長大後的時間都在 荷蘭和美國,在我們到德黑蘭之前,他已經有22年沒有見到大多數的家人。) 我們的部落格一開始只是和家人和朋友溝通的方式,然後很快的變成一個較為公共的論壇。我們的書,<<伊朗:從這裡的觀點>>是一本文集以及我和Kamran 在伊朗的期間所拍下的照片。照片訴說著我們在伊朗經驗的故事和呈現難以想像的伊朗。Kamran和我對伊朗日常生活的公眾觀點感興趣。許多書處理了歷史上的伊朗、伊朗之美以及種族的伊朗。我們的書則是關注日復一日的伊朗。(點擊這裡可以看到本書的Flash介紹)。 「一個陌生人在德黑蘭」 問:作為一個美國人,居住在以「打倒美國」作為國家口號的伊朗有什麼感想?...

19 八月 2007

巴勒斯坦:人民慶賀艾倫強斯頓獲釋

本週我們將以Taghreed Abeaed這位女士的悲劇故事開始,她死於加薩走廊南部和埃及的交界的拉法赫(Rafah)邊境。Dew訴說著這個故事: 一位31歲的巴勒斯坦婦人在滯留於埃及境內與加薩邊境超過20天後過世。這位貧窮的婦人(也是五個孩子的母親)為癌症所苦,由於加薩缺乏適當的醫療技術,而前往埃及就醫。她的雙親及家人訴諸輿論力量,才能將她的遺體帶回,舉辦莊嚴的葬禮。 超過六千名滯留在埃及的巴勒斯坦人,在超過攝氏四十度的酷熱氣候之下等著回家和家人團聚。有些人手頭上根本沒有多的錢,一位巴勒斯坦父親只好賣掉他為孩子買的禮物去支付住宿的費用。另一位巴勒斯坦人用光了身上的錢,只好在咖啡店消磨晚上的時間,或是到處遊蕩找尋合適的地方閉上眼睛 休息,即使是幾個小時也好。 對世界上其它地方的人來說,旅行是件愉快的事,但在加薩,這是令人苦惱、恐懼和痛苦。 但本週有一則來自加薩的好消息 。BBC駐加薩記者艾倫強斯頓遭綁架獲釋,很快的有許多文章關於此事。Samaher和大家分享了她的欣喜之情: 遭拘禁成為武裝伊斯蘭 (Army of Islam)人質的艾倫強斯頓終於獲釋。在他遭綁架的期間,加薩的街頭發起了各式的請願活動。巴勒斯坦的記者也為他發起許多請願活動。在此事件中讓人感到 前所未有的羞恥。就連小孩也知道綁架記者向世人傳達出的加薩訊息破壞了巴勒斯坦和巴勒斯坦人的形象。我不多去深入談論事件發生的原因、細節、後果和重要 性,我只想要向艾倫獲釋說聲恭喜。首先,因為他是我們的訪客,他是在加薩從事採訪工作的記者。其次,他得到釋放將有助修正在他遭綁架後,巴勒斯坦被世人描 繪的錯誤醜陋形象。 在加薩的Dew也感到高興: 今早醒來就聽見這個好消息…總算,在115天的綁架之後。艾倫強斯頓重獲自由 :)…「我很高興被釋放了」是他對媒體所講的第一句話。這個可憐人不抱持一點他會被釋放的希望… 我剛看到艾倫離開加薩返回英國的新聞,他說他要放個長假,之後可能考慮再回到加薩…我個人不覺得他會再回來 ;)… 釋放艾倫背後進行的協商細節尚未公布,也許稍後會公布,但重要的是艾倫的臉上如今帶著淺淺的微笑,走在回家的路上,期待見到他的家人和朋友 艾倫,你的夢想最終會實現…保重和再見 ;) 部落客們在在巴勒斯坦和伊拉克之間 (Meanwhi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