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斐濟:政府緊縮媒體空間

自11月以來,斐濟軍事政府二度揚言以藐視法院為由,要將刊登一篇讀者投書的報紙編輯及發行人送入大牢。

《斐濟時報》與《斐濟每日郵報》於10月中刊出一封投書,署名者為澳洲昆士蘭(Queensland)的Vili Navukitu,抱怨2006年12月政變讓軍事將領姆拜尼馬拉馬(Frank Bainamairama)上台後,斐濟總統旋即解散國會與卡拉瑟(Laisenia Qarase)領導的民選政府,但最近高等法院卻判決此事合法。

投書(轉載於此)指出,姆拜尼馬拉馬對陪審團有不當影響力,因為他先前才撤換了法院主審法官。

信件見報後,斐濟檢察總長凱尤姆(Aiyaz Sayed-Khaiyum)指控《斐濟時報》藐視法律,質疑法院的公正與獨立,該報後於頭版刊登道歉啟事,不僅承認犯錯,還願意負擔所有法院費用。

但檢察總長對道歉顯然不滿意,要求法院囚禁該報編輯與發行人,並對該報判處鉅額罰款,本案目前暫停至12月。檢察總長亦於最近宣布,同樣刊載投書的《斐濟每日郵報》也可能將面臨同樣命運,並要求兩報提供投書者的詳細資訊。

這件醜聞爆發之前不久,媒體自由團體「無疆界記者組織」才剛發布全球媒體自由排名,斐濟在173國之中排名第73位,較去年第107位大幅躍進。

斐濟部落客對此事大多感到憤怒。

Soli Vakasama表示,《斐濟每日郵報》也已向法院致歉,但報紙與媒體永遠不該這麼做:

今日《斐濟每日郵報》使用整篇社論向法院致歉,向非法臨時政府與檢察總統命令屈服,媒體或許處境艱難,但我們要質疑的是,所謂的第四權何時才能表明清楚界線與立場,而不要屈從於一群用槍桿子竊取權力的違法自私小偷?

若媒體沒有勇氣這麼做,我們就在這個部落格裡講明白,法院裡有些成員根本是自私且壓低姿態,為一群雜碎服務…

但並非所有人皆心存同感,一位讀者Budhau回應

這與檢察總長的身份或發言無關,此事重點在於藐視法庭,無論誰執政或誰做法官都一樣,投書與刊載投書就是藐視法庭。

現在媒體人士應該懂得在發行前先看過投書,不是要審查內容,而是要注意藐視法庭、誹謗等問題。

Mark Manning認為:

這個案子都已經完成司法程序,所以沒有藐視法庭的問題,只有案件即將或正在審理期間,才會有藐視法庭與否的疑慮,此事重點在於媒體自由,報導本案是記者的職責,只有尚在開庭期間才不得報導。

紐西蘭記者David Robie在部落格Cafe Pacific裡表示:「斐濟司法體系對兩家報社藐視法庭一案的反應越來越荒唐」。

藐視法庭罪存在的理由,從來就不是為了扼殺社會對司法判決的討論空間,「公民憲法論壇」執行長Rev Akuila Yabaki指出,嚴格施行本罪「是以高壓手段箝制言論自由」。自高等法院於十月判決政變後政權合法之後,司法體系歇斯底里的現象每下愈況。

Discombobulated Bubu除重刊這封投書與另一封重要投書外,表示很多人都與投書內容持相同看法:

《斐濟時報》上的讀者投書反映斐濟國內此刻氣氛,人民哀傷、憤怒、努力想要謀生,我每天參與慈善工作,就算把斐濟比擬為辛巴威也不為過。

我國正如辛巴威般站在自我毀滅的起點…

納稅人都會注意到,政府將辛苦賺來的錢用在小事上,例如樂隊的新制服、每天花數千美元聘請海外顧問、又花數千美元在總理等高官的無用海外旅行、耗費幾百萬修憲結果卻慘不忍睹、數千元聘請憲法顧問寫出低劣的成品,無用的法院判決又花幾千美元,將謀殺與政變定調為合法,再惡意以假審判對付「全民公敵」。

斐濟從來就不該以槍桿子出政權,請注意,軍政府只是靠借來的時間存活。

Raw Fiji News則關注12月,屆時政府將公布管理媒體的新法:

為了進一步箝制媒體,這個蓋世太保政府將於12月公布媒體法,那就來吧!事實是在這個新時代裡,人們已能自己決定獲取資訊的方式,只要一個按鈕,民眾就能從主流媒體之外,取得更多即時與詳細的新聞,很多人都已經知道,隨時在網路上取得訊息,聽起來很耳熟嗎?沒錯,這就是網路時代的你我,不需要再倚賴媒體告訴我們世局變化!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