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菲律賓:游擊隊成員女兒之死

3346073307_55d6e18355-201x300.jpg

2009年3月5日晚間,兩名武裝男子綁架20歲的蕾貝琳(Rebelyn Pitao),她是來自菲律賓南部Davao的教師,隔天鄰鎮居民發現她的遺體,身上滿是冰鑽造成的虐待傷痕,還很可能遭到強暴。

雖然蕾貝琳的父親皮塔歐(Lenicio Pitao)是共黨游擊隊「新人民軍」領袖,她的母親宣稱女兒並未參與相關活動。

外界常指控菲律賓政府與游擊隊對抗時,常出現違反人權行為,不過總統艾洛優(Gloria Macapagal-Arroyo)否認軍方參與綁架及殺害蕾貝琳。

許多人對此殘忍案件感到憤怒,菲國部落格圈裡亦有不少回應,包括知名公共知識份子與文化評論者E. San Juan, Jr.寫下一首詩

蕾貝琳原本要在3月20日慶祝21歲生日,Norma Dollaga認為若她未如此早逝,便能夠以教師身分為社區貢獻更多。

Marry Anne's Musings很同情受害者及家屬:

我個人並不認識蕾貝琳,但人們在溪邊發現屍體時,她只身著內衣褲,還有不少刺傷傷口,雙手遭綁住,口部也用膠帶封起來,讓許多人 揣測她生前遭虐待及性侵害,我身為母親,一定會盡全力保護孩子,不讓他們受到殘酷世界的傷害,不讓女兒一再受苦,在此向蕾貝琳的母親表達同情,並向家屬致 哀。

That Word in Me憤怒人們一再蔑視人命的價值與崇高:

不管她是不是游擊隊成員的女兒,政府屢次想搜捕這個游擊隊未果,這個游擊隊曾多次對抗政府及軍方勝利。

讓我真心感到憤怒的是,這種兇狠、惡毒的行為竟發現在一個無辜者身上,身為她父親的女兒有錯嗎?她父親多年在逃是她的錯嗎?為何她要受如此待遇?

資深記者Ding Gagelonia指出,此案曝露菲律賓嚴重的人權問題:

我們所居住的國家,理應是個以人權法案為根基的民主共和國。

但為何20歲女孩蕾貝琳的遭遇卻不然。

這位記者進一步質問,是誰殺害蕾貝琳?許多人都和Musings of a Random Mind一樣,直指軍方涉入綁架撕票案:

若非軍方涉案,誰會有能力和動機綁架並謀殺游擊隊領袖之女?她唯一的「罪刑」只是父親成為游擊隊領袖,人權觀察組織去年指出,自總統艾洛優於2006向新人民軍「全面宣戰」後,菲國殺人案件顯著增加。

總統下令徹查案情,以揪出犯案者制裁,但從往例研判,對這個可能是菲國史上最貪腐的政府,沒什麼值得我們期待。

和平運動者Amado Picaradal神父感嘆菲律賓「死亡文化」長期存在:

25年前,殺害疑似危險份子與罪犯在菲律賓很常見,我曾希望隨著馬可仕獨裁政權告終,這一切能成為過去式,今天在Davao又重演。有支行刑隊暗殺可疑罪犯,還有另一個團體綁架並殺害游擊隊及其親人,這是死亡文化與暴力陰影在我國另一項證據。

校對:trust1021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