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馬爾地夫:首度自由國會選舉餘波

馬爾地夫過去五年在政治上改變許多:2005年起實行政黨制、2008年8月通過修憲案、2008年10月首度舉行多黨制選舉,成立民主政府,故5月9日所舉辦的國會大選至關重要,新國會將負責通過重要法案,成為國家轉型為民主政體的重要里程碑。

依據修憲後的選區劃分,國會共有77席,結果超過400位候選人激烈角逐,直到選戰結束,熱潮慢慢退去,廣播裡不再傳來競選歌曲、候選人海報也從牆上剝落,一切逐漸歸於平靜,但選舉結果將持續影響未來幾年。

當選者主要來自於兩大政黨:一是去年在總統大選勝出的馬爾地夫民主黨(MDP),一是Dhivehi Rayyithunge Party(DRP),黨魁為前總統加堯姆(Maumoon Abdul Gayoom)。有些人認為在馬爾地夫實行政黨政治,將是國家制度的第一項真正考驗;其他人則擔心兩大黨成形會壓制少數意見,令人意外的是,有些長期參與民主過程的國會議員敗給新進候選人。

部落客Abdullah Waheed在「有些大槍走火」一文中,指出部分資深議員敗選原因。

他也提到主要政黨在此次選舉得到的教訓,認為選民已相當接納政黨制度。

選民明確支持政黨制,尤其是許多黨籍候選人大勝,其中許多人都名不見經傳,若無政黨奧援,得票率肯定會大跌,雖然表面上看起來有13位無黨籍候選人黨選,但就外界眼光看來,其實他們並非真正無黨籍。

前資訊部長、議員當選人Mohamed Nasheed雖然為DRP成員,不過以無黨籍身分參選勝出,他也在部落格呼應上述看法

從近日國會選舉看來,馬爾地夫民眾覺得政黨政治很新鮮,多數人民都沉浸兩大黨創造的興奮感,似乎沒有其他政黨或政治觀點茁壯的空間。

他也慶幸兩大黨在國會皆未獲得過半數席次,認為這對國家有利:

我很高興這次選舉組成的新國會裡,不是由任何一黨完全掌控,雖然DRP及盟友PA相加席次略多於MDP,但仍無法過半。

在新國會裡,沒有政黨能夠在其中為所欲為,必須透過對話與審議的包容過程才能達成決定,國家若因政治分化、因政治人物趨於兩極,在命運十字路口上,必須以共識模式來治理,一黨獨大的國會將壓縮審議空間。

兩大黨都在企圖拉攏無黨籍候選人,這些議員若靠向某一政黨,就能改變國會走向。Nasheed的文章創造很有意思的討論內容,其中Fayaz留言表達對政黨急著收買無黨籍議員的看法,不過批評主要針對MDP。

MDP支持者若仍對重大失敗哀傷不已,無法認清現實,就會繼續自欺,覺得自己表現良好,MDP不計任何代價想要收買國會議員,尤其是無黨籍議員,這難道不可悲嗎?這個政黨黨名還有「民主」一詞,卻想運用這種手段扭轉人民意志,這就突顯出MDP的原則與立場。

部落客Iddu感嘆,他口中「年輕且愛國的候選人」,都敗給有錢有權的對手

有些勝選者身上籠罩貪污陰影,卻獲得廣大選票後勝出,證明大眾為從這些候選人手中獲取利益,都受到有權有勢者蒙蔽。

他也提到有些候選人,根本不明白選區真正的問題:

有些勝選者根本鮮少踏進選區,其他幕僚也沒見過所屬選區內的日出,我們或許教育程度高、富裕、具影響力、隸屬於某個強大政黨下,但光是偶爾前往選區一次,無法瞭解當地社區的渴望與夢想。

此次大選規模遠超過選舉委員會所能負荷,民眾也愈來愈不滿政府不斷延後公佈結果,Simon認為不斷延期是因為選委會及其他人士準備不足所致。

我覺得無論是選委會、媒體、選民及政黨,都要為選票計算速度如此荒謬而緩慢負責。

選委會完全低估這項工作的複雜性與規模,故據選委會表示無法如期公佈結果,引來民眾與政黨質疑,但直到看見許多傳真機排列在選委 會中心,我才知道選委會對今日安全且高科技工具毫無所悉,傳真機既老舊又不可靠,選委會顧問委員會一名成員甚至承認,有些傳真字樣並不清晰,他們到底把傳 真當成什麼東西?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