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跟著荷蘭攝影師Armando Ello探索印尼歐洲混血認同

Hoezo Indo攝影計畫探索了印尼歐洲混血人群的認同。照片由Armando Ello提供,經授權使用。

攝影師Armando Ello是荷蘭近2百萬Indo人之一;這群人對於他們自己的Indo認同沒有太多了解。

Indo指的是具有印尼及歐洲(主要是荷蘭)血源的人。在荷蘭有2百萬Indo族群;荷蘭曾在1600年到1945年間殖民印尼(過去被稱為荷屬東印度)。在澳洲、美國以及其他許多國家也都有Indo族群分布。

Ello的母親是來自西帝汶古邦(Kupang)的印尼人,而他的父親是一名Indo。在1970年代,他的父母移民到荷蘭北部,Ello就在那裡出生長大。

他對歷史以及攝影的熱情鼓舞他用一本名為Twijfelindo (荷文中「懷疑是Indo人」的意思)的計畫,以此對Indo血統及認同進行探索及推廣。這本書在2016年出版,被國家地理雜誌荷蘭版專題報導。Twijfelindo一書裡紀錄了277名Indo人的相片以及訪問。

Twijfelindo一書得到了許多反饋,而受到這些回饋啟發,Ello正在著手一項名為Hoezo Indo的新攝影計畫,目的是要紀錄居住於世界不同地方的Indo人。

全球之聲透過電子郵件訪問了Ello,討論了這次新計畫以及他對於Indo認同的探索。

全球之聲(GV):Hoezo Indo的意思是什麼,又代表著什麼?

Armando Ello (AE):Hoezo Indo的意思是進一步探索身為一名Indo人是什麼意思。這個計畫的名稱字面上的意思是:「當你說Indo時,你指的是什麼?」這是年輕人在談到他們所謂的根源時會出現的問題。很多時候,他們會說,他們有一部分印尼血統;某種程度上這是對的,但是Indo這個字意指歐洲人與居住於荷屬東印度(這是印尼之前的名稱)原住民的後代。如果以這個角度出發,沒有人能夠只承認他混合血源中的其中一部分,否認掉另一部分,因為這是不可能的。第二點,Indo是一個比印尼這個國家名稱更早出現的名稱;它是用來指稱由歐洲裔以及非歐洲裔(原住民)父母所生的子女。做為一個Indo人通常被詮釋為是一個印尼人,但是這個觀念是不正確的,至少對於來到荷蘭的第一代印尼歐洲混血來說並非如此。當我們10年前開始架構這個計畫的網站前,我們聽到一場辯論圍繞著做為一個Indo到底是什麼這個主題進行。我想人們以及更年輕世代的Indo族群認為質疑Indo這個字的意義是如何逐步成為現行解釋的這個議題相當令人耳目一新。

圖為Armando Ello自我肖像攝影。經授權使用。

GV:Indo、métis、créole等等這些詞彙…你對於這些普遍用於社會中的詞彙有怎樣的看法?

在荷蘭,幾乎每個人都認識具有Indo血源的人,但是大多數人對於他們來自何處一點也不了解,就連Indo本身也一樣。

我這一生累積了許多第一手經驗。我們生活的社會仍舊以歷史的殖民觀點為中心:我們的學校課綱並未著重於去殖民化這一部分,也沒有解釋對印尼的殖民是如何對印尼以及荷蘭產生了影響。

這是何以我看到現在有越來越多人嘗試要就這個主題進行探索及研究,主要都是以他們自己的家族史為出發點。較年輕的Indo世代在辨論中更有覺知力也更具批判性。感謝歷史學家、前輩以及其他人,他們成為殖民以及去殖民相關議題的倡議者。

我們不只需要對我們的教育體制進行去殖民化,更重要的是我們需要轉變我們的心態。因為大眾認知不斷發展,我們需要改變我們的心態。

我們無法期待社會瞭解Indo這樣的詞彙意思是什麼,所以我們必須要自己去對社會進行解釋及教育。此處在荷蘭,我們居住的社會奉行一種以歐洲為中心的歷史及學校課綱,對於殖民歷史的觀點很狹隘,於解釋上以維持荷蘭的名聲為重心。所以我們自己透過家族史來進行探索及研究。今天,我們可以看到年輕世代間有一股趨勢,他們變得在去殖民化辨論上更有批判性,也

GV:你的下一個計畫(一本還未命名的攝影集)是關於什麼的?

AE:我的下一個計畫是關於傳播身為居住於不同國家及社會中混血個體的經驗。分享你所來處的故事,這樣人們才能學習去有更多的理解。這是何以我現在正在全世界拍攝印尼-歐洲混血,分享同樣的故事。

GV:向我們談談你對於新計畫的希望及期待。

AE:我希望這個計畫能夠喚起我們對於我們根源的認知。有人曾經告訴過我,人類的根源就和樹木的根源一樣—沒有根源,樹木會凋零。沒錯,我們應該要專注於建立我們的未來上,但我們無法忽略過去。我們的現在及未來都奠基於我們的過去中。我們應該要讓其他人看到我們是誰,以及我們擁有有趣的歷史想要分享。我在2018年12月開啟了一項群募活動,活動持續到2018年底。我們目標是募得1萬歐元,在文章書寫當下已募得超過3千4百歐元。這筆經費將贊助本書的攝影採訪旅行,讓我能夠去見那些想要被紀錄在書中的人們。

這個計畫會同時紀錄攝影肖像以及簡短故事。除此之外,我正在計畫一次巡迴攝影展,並為這起新計畫製作一部紀錄片。我真的希望能夠找到更多印尼-歐洲血統混血兒,最好是出現在我根本沒預想到的國家。

下面是Ello 2016 年攝影計畫的幾張作品:

Hoezo Indo計畫探索了印尼-歐洲混血人群的認同。照片由Armando Ello提供,經授權使用。

Hoezo Indo計畫探索了印尼-歐洲混血人群的認同。照片由Armando Ello提供,經授權使用。

Twijfelindo攝影集出版於2016年。照片由Armando Ello提供,經授權使用。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