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薩摩亞將永遠在心中記住這一天

南太平洋島國薩摩亞與美屬薩摩亞遭遇強震及海嘯襲擊,摧毀作物、財產與至少150人性命,部落客與公民記者都在記錄與回應。

當地時間9月30日早上將近七點時,芮氏規模8.3的地震出現在距薩摩亞首都阿皮亞(Apia)120哩處,幾乎同時間便在兩地出現高20呎的巨浪。

震波傳遍太平洋各地,政府與媒體急忙警告民眾,尤其要求海上作業者與低窪地區居民特別小心,由於海嘯每小時可前進約800公里,太平洋又相當廣大,有些民眾便為海嘯警報提心吊膽近三小時。

然而當下卻找不到薩摩亞或美屬薩摩亞受災相關報導,斐濟東部島嶼地震發生後便出現逾一呎海浪,紐西蘭距離震央1800哩,亦錄得40公分高的海浪。

攝影者Rayner W徒步記錄美屬薩摩亞Leone地區的災情。

身在薩摩亞Salesatele地區的美國和平志工團成員Erica Wales慶幸自己還活著。

她在Peace Corps Adventures in Samoa部落格指出

八級強震發生時,我正在睡覺,房屋開始搖晃,東西也從櫃子上掉落,書本散在地板上,牆上的電話也摔下來,罐頭也滿地都是…我 還夠聰明,知道這時最好離開室內,於是拿起手機後走出房門外。搖晃持續很長一段時間,至少有一分鐘,地震停了之後,我傳手機簡訊給當地一位好朋友,寫著 「該死,地震真大」,她也有同感。我這時接到和平團醫官的電話,建議我最好往內陸移動,因為可能發生海嘯,我於是離開。

我走在與海岸線平行的路上,突然發現情況不對,我看到過往從未露出水面的岩石與珊瑚,過往就算是退潮最低點也不會發生,這可不是 好現象;接著我注意到海浪流動怪異,一定有什麼問題。我才轉過街角要往內陸走,便看到一分鐘前才走過的路面已有海水漲上來,我立刻奔跑,整個村莊天搖地 動,我聽得見海水湧入河道,並把樹木沖斷的聲音。

我到了主要道路與多數人會合,他們指揮大家前往內陸地區,我見到人們臉上的驚恐與憂心,父母找不到孩子,學童當時都在前往我家附 近小學的路上,幸好當地官員很有組織,指引家長去找孩子,我站在內陸與村民一同等待。這時聽到消息,西邊Poutasi地區一所學校倒塌,三名學童身亡, 每個人都在打電話給附近村落的親友,想知道發生什麼事;消息傳來,Poutasi地區有50人遭砂子活埋身亡;附近Salani地區一名男孩喪 命,Aleipata也有15人罹難,就我目前所知,我這個村落很幸運尚無人傷亡。

她還幾乎不經意地提到:

後來聽說我家和另一棟房屋毀了,我想回去看看是否屬實,但明白得先待在這裡,幾個小時後,我才回去察看受損情況,結果整間房屋已 夷為平地,海嘯將房子連根拔起,並在原址前十公尺處將房屋解體,已無法再修復,所有家當都浸水且沾滿爛泥,不確定還有什麼能夠搶救,我明天再回去看看還有 什麼仍堪用,但我明白多數東西已成為垃圾。

另一位和平團志工Matt也在當天不斷發表文章,讓我們明白發生天災時,每個人都只能趕緊逃命,然後苦等。

他在Matt's Samoa Blog提到

大約八分鐘前發生大地震,很大的地震,還不知道震度多強,但延續時間很長,也足以讓家裡的東西掉落,我揣測應該是六級以上;40秒後我抱起電腦,因為害怕用空心磚做的架子會倒塌;地震一直沒停,好像和餘震直接連起來一樣,餘震也確實發生好幾次。

阿皮亞多數民眾都撤往高處,道路也變成單向通車,讓汽車和巴士往山上開,但多數人都是徒步,海嘯警鈴響徹首都地區,教堂鐘聲大作,學校也打鐘,和平團發送大量手機訊息,再加上撥打電話,確保每個人都朝著內陸移動。

我和11.3班上幾個女孩同行,順便做地質教學。

我們不知道要往哪裡走或在哪裡停下來,學生問我要走到哪裡,我只能說要「朝上」,幾個老師也問我,我只說:「我在跟你們走」。

最後我和一群13年級學生,一同駐紮在可看見海灘全貌的地點,我們躲在陰影下,讓大家輪流使用我的手機。

大約一個小時後,人們開始往山下走,但我們仍留在原地,希望在離開前獲得和平團明確指示,也確實收到了指令。

新聞消息很混亂,聽起來Upolu南部及東南部受創最深,我們不清楚災害主要是因為地震本身或後續海嘯,我也聽說死亡人數為14人,但不確實究竟是薩摩亞或美屬薩摩亞。

Matt也列舉友人家中的損失:

我剛和Asolima聯絡,她說Fausaga還可以,村落與海洋之間有塊沼澤地,能夠緩解大浪的衝擊,不過許多家庭仍撤往內陸地勢較高之處,我和Asolima通電話時,她聽見廣播發佈新的海嘯警報,所以他們大概得再次上山,可能還要在山上過一晚。

他們的鄰村Tafitoala座落於海岸邊,受創相當嚴重,岸邊房舍大概都已消失,一旁的海岸度假村也有重創,包括Sinalei及Coconuts等地。

Koa沒事,他居住在島上北側,村裡大概已恢復正常,Supy、Dan、Paul三人一同撤離,整個早上都在喝酒,他說雖然水位 上升,但村裡未受損害;Phil就住在海邊,不過他說海水並未湧上路面,Paul和Dan居住的村莊受到小幅傷害,據說還有一位女性因心臟病過世。

我聽說Erin的村子可能看到20呎高的海浪,因為後來船擱淺在距海邊200公尺的陸地上,村裡的中學也倒塌了。

另一位和平團志工隔天工作時,聽到不少壞消息,See Reeves部落格寫道

我一如往常在六點起床,看到鄰居回家(整家人昨晚十點神秘打包離家),我過去詢問是否一切都好,鄰居恰好也是學校董事,我就順帶詢問今天學校是否要上課,他說正常上課,所以我回覆幾封電子郵件、沖澡後就出門。

我立刻知道今天不可能上課,學生平常超過600人,今天百人不到,我經過每位學生和老師,都詢問家裡可好,體育老師Moleli 的家族裡有三人過世,每個人見到我都很開心,擔心我昨天的情況,昨天我還沒出門去學校,一接到和平團撤離訊息,便趕緊離開鎮上,其他老師也覺得很擔心。

撤離公告一發佈,校長和三位老師便開車載滿學生往內陸去,他們抵達山坡上時,一位九年級學生的家長也開車來到,接了九位學生往山 上去,途中車上出問題,失去動力和煞車,汽車開始往山下滑,駕駛急忙轉方向盤,希望至少能面對下衝方向,結果車子不停撞上道路兩旁,九位學生全都送往醫 院,其中駕駛自己的女兒還因此喪命。

Moleli自已將所有學生載往醫院,陪了他們幾個小時,雖然頭上有傷,但他堅持醫生先為學生治療,他很感動醫療志工Germaine和Imogen的關心(可能來自愛爾蘭或蘇格蘭),他從口袋裡掏出寫著手機號碼的紙條,當晚他就打電話給兩位志工聊了近兩小時。

和老師們談話時,我可以感受到他們暗藏的情緒,既疲累又在神經緊繃邊緣,薩摩亞歷經近代史上最嚴重的天災,連九零年代初期的颱風也未造成如此多傷亡(死亡人數至今落差很大)。

Moleli說:「薩摩亞將永遠在心中記住這一天。」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