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俄羅斯:社運部落客談網絡如何改變政治

Marina Litvinovich (photo by Gregory Asmolov)

Marina Litvinovich (Gregory Asmolov攝)

Marina Litvinovich 是一個部落客、民權以及人權份子。在經歷職業政治顧問生涯、調查別斯蘭人質事件以及參與自由主義抗爭運動後,Marina成為俄羅斯最具影響力的部落客之一。 Marina在這次訪問中,分享了對自己作為一個部落客的看法,和互聯網可以如何比較深入影響俄羅斯的社會和經濟變化。

她的部落格在促成多宗事件的獨立調查中功不可沒,例如「Lukoil石油公司高層致命車禍案」「人肉路障案」。最近,Marina建立了一個名為「Best Today」的網頁,將俄羅斯多個部落格共冶一爐。讀者可以在這裡這裡閱讀更多她的背景資料。

問: Marina,妳的部落格(abstract2001.livejournal.com)在俄羅斯部落格社群是擔當一個怎樣的角色?

我們首先要談及LiveJournal這 個部落格社群在整個俄羅斯部落格社群擔當的一個特別角色。LiveJournal上的部落格對設定政治和時事議題有巨大的影響。主流媒體正在失去其提供資 訊的壟斷地位,而部落格就正在填埔這個缺口。部落客也為事件提供獨立的詮釋。對許多新聞事件而言,最先出現的解讀是最重要的。當部落格社群正在解讀新聞的 時候,讓人親眼見證由醞釀到完成的整個過程。

部落格對動員群眾相當重要。二零零六年,我發起了一次未經批准的遊行,聲援士兵Andrei Sychev(十九歲的Andrei Sychev在軍中受到欺凌,差不多被虐打致死,最後雙腿和生殖器都被切除)。這是首次在俄羅斯有人利用部落格引領公眾向軍方表達憤慨。雖然那次遊行未經批准,並且只有我的部落格在發動,但仍有約四百人參與。

我最近開始在寫各種各樣違背法治的個案,目的在於增加其曝光吸引主流媒體注意及報導。

其中一個我揭露的個案是關於Anna Shavenkova醜聞(Anna Shavenkova因為政界的人脈,在牽涉一宗致命交通意外後不被檢控)。有電視新聞在我寫了這事件後就此進行報導,也有許多人參與相關的行動。另外一個例子是在Leninsky Prospekt發生的交通意外(由俄羅斯最大的Lukoil石油公司的副主席引致的致命意外)。我找到兩名女死者的遺屬,並且刊登出一封她們家人的信件,表明不相信事件的官方說法。」

問:妳是怎樣發掘故事呢?

成功的要點是要有基於事實的証據(影片、照片或正式文件)。如果你能證明事件,這會讓人們更易於接受。信用對部落客而言至為重要。

其次,事件應該有目擊證人。不是一個記者基於其他消息來源來併凑故事,而是一個讓讀者信服的人證。

當然,事件應該涉及違反公義。如果事情人命攸關,那將更具影響力。

雖然我有表達這些故事的才能,但是並非每次都有效果。有時候你刊登一個身同感受的故事,但它一點影響都沒有。可是,我仍是收到許多人們要求協助的信件。即使十分困難,我會試著幫助他們所有人。這是一個重大的責任。

我寫每個故事時希望讓人們像在看小說般感受到事情的經過以及起承轉合。

那故事裡面一定要牽動情感。如果你平鋪直敍,人們將不會和應。但這其實也十分困難,因為我開始感到枯竭。要每一次都能牽動情感是沒可能的。

無法無天的故事有許多許多… 而那些故事都是罪行滔天。如果你對每一個故事都淘心瀝血,最後你會因此而心力交瘁。縱然如此,這一切都仍然必須由心發出。

問:妳收到多少需要協助的請求?

每天大槪一至兩封信。但我會在一段時間後才行動,因為我需要時間確認和收集更多資料。當一個故事的脈絡開始展露,我會為此而鼓舞。然後後公眾的注意力凝聚,人們就可以開始解決他們的問題。至少有時事情會變得更好。這一切的最終目標是要改變,讓人們的生活更輕鬆。

問:妳的部落格揭露了今年三宗具標誌性的事件,包括:Lukoil高層致命車禍案Anna Shavenkova醜聞、以及警察「人肉路障」案(一名警察截停無辜的載客車輛攔截罪犯)。妳可以比較一下公開這個三宗事件後的影響嗎?

「人肉路障」案得到莫斯科警察當局迅速回應,事情很快便解決。俄羅斯的政府部門一般反應不會這麼快。(全球之聲網頁按:於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三日,警務人員Oleg Sokolovo作為「人肉路障」其中一名肇事者,被判處入獄一年。)

Anna Shavenkova醜聞則不同。人們在短短兩天內便遺忘了當初的事件。我第二次指出事件是當我發現Anna Shavenkova被調查人員列為「證人」而非疑犯。這就是公開事件發揮作用的時候。當她最終面對起訴時,她的身份也被改為「疑犯」。

但是,法庭最後決定暫緩十四年才執行判刑(Anna Shavenkova在車禍後三個月懷孕)。我事實上也在網路上刊出意見認為,即使法庭如此裁決,我們也應該歡迎,因為縱然案情嚴重,但是所有在人道立場上的決定原則上都是好的。如果我們為Svetlana Bakhmina(一名因逃稅及挪用公款入獄的尤科斯(Yukos)石油公司的行政人員,獲得提早釋放以照顧她的年幼子女)以及其他在囚母親求情,我們就該一視同仁。

當然人們難以接受Anna Shavenkova在短期內,甚或永遠都不會接受懲罰。仍然,我相信結果該算是成功,因為事情達致合乎邏輯的結局:讓罪犯入罪。

至於第三宗案件,就是那宗在Leninsky Prospekt的車禍,部落客們吃了一記敗仗,雖然大部份人仍然相信Anatoliy Barkov(Lukoil高層)就是肇事者。

這三宗事件發生的背景都是一場由Evsyukov少校槍擊案(一名莫斯科警隊主管在超市內掃射,擊中三人)引發的反警察運動。而Barkov案就引發另一場網上運動反對緊急車輛燈號(俄羅斯政府人員普遍濫用車輛上藍色閃燈警號以逃避交通規例制裁)。

問:所以妳的部落格如此受歡迎是因為妳進行的調查?

確實是的。那些都是十分小型的調查。但是後來有更多人加入和發表文章,創造了一個「浪潮」吸引其他人參與。

問:而妳的部落格主要就是在創造這些浪潮?

是的,先創造浪潮再將其轉化為一個龐大的行動網絡。我稱它們為「部浪(blog-waves)」。你可以在「Yandex blog」監察系統上清楚看到這些浪潮如何推展。它顯示出人們在討論某個議題上的投入程度。

問:哪個浪潮是收效最大的?

收效最大以及持續最久的就是反警察浪潮。其次是反對緊急車輛燈號的浪潮。

問:當局有沒有嘗試制止這些浪潮?妳作為一個部落客有受到任何壓力嗎?

網絡自由的問題在俄羅斯有一個獨特的性質。如果國安組織,例如聯邦安全局(Federal Security Service), 不是單單強硬而且會思考的話,他們就會明白他們首要制止有能力發動浪潮的人。但是他們實際上的工作方式就是在橫衝直撞。譬如說,「E」中心(警察應對極端 主義的中心)的人員檢視網上貼文,檢查部落格上的貼文是否在煽動。他們對「煽動」的定義很廣泛,包括「反社會和諧(social discord)」。這是一個當局隨便利用的指控。他們依據這個框架來迫害民眾。另外,他們有某種統計指標。為達到指標要求,他們會集中注意在某些範圍的 部落客。他們對我的興趣不大,因為我對他們的統計數字幫助不大。

問:妳認為網絡社會與俄羅斯政府的關係是怎樣的?

我認為未來的政治將會屬於由互聯網而生的組織網絡。

以往人們需要加入政黨以參與社會或政治生活。現在這已經不再需要甚至失去了意義。民眾現在投入的是部落格和社交網絡,不是政黨政治。

未來是屬於那些參與完全不同活動的人們,透過網絡自由協作。事情將會變得有效率,因為和政黨不同,組織身份以及官僚程序都不再需要。

這裡唯一需要的是參與者定期參與某種活動,並且按約定運作。這些運動會一如旣往有開始和終結的時候。這沒有什麼好擔心的。

某種結構常態遲早會自行出現。

當一個社會達致這樣的狀態後,其民眾不會在危機裡坐以待斃。他們會在網上馬上組織自力救濟。

問:妳怎樣解讀政府官員有關互聯網的把戲?例如:俄羅斯總統梅德韋傑夫進攻推持網

這種行動製造了新的情勢。雖然我仍然不了解前景會怎樣,但我想這是好的。人們常說:「政府走入群眾」。這在民眾和政府之間創造了一種新的關 係。政府與他們的國民平起平坐,變得容易理解和平易近人。在俄羅斯我們有一個巨大的問題是所謂權力的「神聖」。這對民眾如何看待政府有十分重要的影響。互 聯網有助於令其逐漸消失。

問:但到最後誰會有主導權?是政府會改變網絡,還是網絡會改變政府?

後者。政府在網絡上的手法是直接而且未經思考的。當他們在網上發表那些非枯燥乏味的新聞稿時,他們完全沒有影響網絡世界。那不過是在濫發垃圾。但是也有一些官員,包括一些地方首長,喜歡親身參與網上交流。這些交流都在改變他們以至於社會本身。

問:妳會怎樣評價RuNet(俄語互聯網)在今年夏天多場山火中的作用?

這是社會能夠自發組織的一個例子。當然並非整個社會都在參與這個過程,只是其中活躍的核心。這個機制怎樣運作的呢?如果民眾認為某件事足以 威脅他們,而政府表現效率低下,民眾的下一步就是自發組織行動。他們也利用了社交軟件如Ushahidi和Livejournal。整個山火事件就一樁網 絡事件。這是一個社會在預備好要向威脅作出回應的時候要如何反應的例子。

如果人們認為他們無法影響後果,事情將不會發生。

問:妳提及網上社交地圖軟件Ushahidi。妳自己也實際參與山火「救生地圖(Help Map)」的工作,讓民眾透過Ushahidi平台請求和提供協助。妳這次的工作有什麼結論?

我最意想不到的是差不多我所有在政治運動上活躍的朋友,除了少數,都支持這項工作並視之為一件政治事件。在對「政治」這個詞最理想的解讀 下,我的確認為那是一樁政治事件。在俄羅斯,對「政治」這個詞的理解並不完整。但是,我理解的政治是在社會上聯合一群人,以對整個國家的生活造成衝擊的機 制。

我和以往政界的同事總是在爭辯…他們相信我們應該發起抗議,組織公開的政治活動,並且認為這些就是在政治上求變的唯一辦法…可能那都是需要的,但是當你建立了一個網頁讓人們為了一個共同理想互相合作的時候,那才是政治的目的。

他們對事情的理解略為簡單直接。對他們而言,互聯網最重要的用途是實踐言論自由。

我是在建構另一種想法:互聯網主要作為群眾自發組織的機會。新的政治生態會由此而生,讓來自不同網頁的群眾聯合並組織共同行動。

我意想不到我們的社會能夠在有實際方法行動時表現得如此準備就緒。在俄羅斯,人們認為所有人都在抱怨社會。我是差不多唯一稱讚這個社會的 人,因為我真的看到它怎樣變得越來越健康。許多相似的行動不斷出現,民眾以此解決自身的問題,而且不單是他們的問題,甚至是國家、地區、城市等的問題…那 都是新政治生態的一部份。我們將在未來數年裡看到這種情況遍地開花。

問:那麼你認為,互聯網將在二零一二年總統大選產生什麼作用?大部份選民都留意電視,不是互聯網。互聯網是否能夠擔當一個重要角色?

我直覺認為互聯網在二零一二年至二零一三年之間才會達到一舉足輕重的位置。我認為有些重要的事情是在醖釀中,但我不認為在二零一二年大選前會有突破。我們首先需要參與的人數增加。參與網絡行動的習慣需要變得更普及,並且人們需要更樂意捐助。

他們必須明白他們手裡有一個有強大力量的行動機制,只要參與的人數達到臨界點,他們就能改變現狀。

那時候就會水到渠成。

問:妳認為普欽對互聯網差不多完全漠視會影響他成功嗎?

當然網絡社群會首先支持梅德韋傑夫,雖然他們未必會察覺。因為如果普欽再次成為總統,將會為很多人帶來負面影響。普欽在二零一二年當選總統對某些人就等同人生失去前景,群眾會寧可離開俄羅斯。我認為普欽當選對網絡行動會產生負面影響,因為灰心和失望明顯無法幫助人們聯合。

問:妳未來在網上有什麼計畫嗎?

我建立了名叫BestToday.ru的新網頁。這是個試驗。我希望以此追蹤及跟進透過部落格流傳的故事。其次也希望幫助有價值的故事進入主流媒體。我喜歡有關資訊的工作,也享受觀察網絡如何將從無到有,將事件轉化為社會和媒體上的事實。

當然我們也會繼續發掘故事。

我自己的部落格也需要進一步發展。維持受歡迎的部格落需要大量工作。它需要時間、努力、感情…

問:這是全職嗎?

基本來說,是… 但是我沒有支薪。當人受薪工作,那已經不是從心而發。

校對:Portnoy

1 則留言

參與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