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亞美尼亞:社群網站掀起社會革命?

眼見突尼西亞、埃及與阿拉伯世界各地陸續吹起抗議潮,亞美尼亞國會以外的在野勢力也企圖起而效犬,且3月1日剛好是總統大選後衝突屆滿三週年,當時導致十人死亡;雖然國內媒體有些許報導,但國外卻對此毫無所悉。

有些人認為,這是因為多數人對活動都不看好,相較於亞塞拜然常列入多家外籍媒體的「觀察名單」,亞美尼亞與喬治亞屢受忽視,Footprints試圖揣測箇中原因

埃及人成功了,他們推翻了高壓又腐敗的政權,前政府不僅限縮言論自由、行動自由,還讓人民總是錯失機會又貧窮,[…]民眾透過社群網站散播訊息,也動員群眾上街抗爭,在目標達成之前不願善罷干休,最終完成使命。

但在亞美尼亞,輿論只會抱怨,人們不分老幼,總是沉迷於「這個國家不是個國家」的思維,儘管國內也出現與埃及過去30年相似的問題,社會上卻拿不出其他解決之道,[…]亞美尼亞民眾固然受苦,但埃及人民在數十年暴政迫害與「國家緊急狀態」之下,似乎更為痛苦。

我曾與他人討論埃及局勢,他們覺得亞美尼亞應向埃及看齊,也認為在2008年3月錯失良機,但他們也明白,社會上沒有人想再嘗試一次,本該有潛力的年輕人 並不積極,在野勢力總是各自為政,亞美尼亞人民毫不團結,除非大眾都向同一個目標努力,否則這個國家仍然不是個國家,沒有成功的可能。

在野勢力在亞美尼亞首都雅里溫(Yerevan)示威遊行,照片版權屬Onnik Krikorian

The Armenian Observer不滿亞美尼亞現狀,但對於在野陣營又想奪權興趣缺缺,並評論前總統沛卓西安(Levon Ter-Petrossian)上星期在首都一場集會的演說內容;路透社與美聯社估計,當天在場人數約為五千至七千人,當地媒體的報導數字則為萬人。

在野陣營領袖沛卓西安(Levon Ter-Petrosian)在遊行前向群眾表示,「我國人民所受的苦難不亞於那些國家,亞美尼亞政府獨裁與受人憎恨的程度,也不遜於他國」。[…]

在野陣營上回舉辦活動時,這些群眾並未參加,我想他們並非突然決定相信在野勢力,過去幾年來,在野陣營沒有什麼成績能贏得人民信賴。

無論埃及和突尼西亞有沒有發生抗爭,上述活動及3月1日的週年活動仍會如期舉行,不過有些分析員認為,阿拉伯世界革命風潮會產生激勵效果,甚至提到使用Facebook和Twitter等社群網站帶動政權更替。

不過至少到目前為止,相關網路活動並不踴躍,筆者撰稿之時,Facebook頁面「2011年3月1日:亞美尼亞改革革命」只有區區301人加入,The Armenian Observer指出

Zurabian甚至在Facebook網站上沒有帳號,卻告訴PanARMENIAN.Net網站記者,在野陣營在Facebook發起的活動受到亞美尼亞人民「廣大支持」,他表示,在野陣營支持者教育水準較高,「常使用網路科技與社群網站」。[…]

亞美尼亞Facebook用戶目前為12.3萬,相當於全國總人口的4%,Zurabian在訪談中所稱,社群網站「提供絕佳機會,讓社會突破政府完全掌控電視的資訊封鎖局面」,根本是種脫離現實的烏托邦。

若Facebook網站情況不佳,Twitter網站的活動更少,不過現居美國的在野陣營支持者@hpNYR非常努力,想推廣人們使用這兩個社群網站,甚至幾乎是獨力想鼓勵人們使用#1mar這個標籤,不過有些人覺得為時已晚。

@katypearce:早幾個月開始會更好,轉載@hpNYR:我們需要更多基層運動,鼓勵更多亞美尼亞民眾在Twitter使用#1mar標籤。

不過至少支持在野陣營的A1 Plus還在使用YouTube網站,它本來是個電視頻道,卻在2003年極具爭議的總統大選前一年遭強制停播,例如2月26日上傳的影片中,警察與在野陣營青年在首都的共和廣場旁發生磨擦。

無論下星期亞美尼亞會發生什麼事,目前看來社群網站都不會扮演重要角色,當然也正如亞美尼亞學生兼全球之聲作者Yelena Osipova所言,人們本來就不該將社群網站視為所有問題的答案

相較於亞美尼亞在野陣營準備在3月1日上街,鄰國亞塞拜然的社運人士則打算在3月11日採取行動。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