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莫斯科員警遭受野蠻攻擊俄羅斯種族摩擦再次升溫

一起短暫卻野蠻的襲擊事件,令人震驚視頻讓俄羅斯首都當地的莫斯科人和民工之間的關係再次緊張起來。事件發生在2013年7月27日,一個市場外面,一隊便衣警察以強姦15歲少女的罪名逮捕了達吉斯坦裔的穆罕默德•穆罕默多夫(Magomed Magomedov)。逮捕期間,群眾聚集在把穆罕默多夫制伏的便衣員警身邊抗議,至少有一男一女,之後發現是違法者的親戚——開始推擠群眾並且大聲喧嚷。在警察試圖扣留違法者之時,女人開始對便衣出手攻擊。混亂之中,男子逃脫了壓制並且攻擊了便衣員警。一時間,夫妻二人對便衣拳打腳踢,其餘員警徒勞地試圖阻止這場毆打。

塵埃落定後,警官安東•庫德里亞紹夫(Anton Kudriashov)茫然地坐在路上,緊護受傷的額頭。肇事者默罕默德•拉蘇洛夫(Magomed Rasulov),大概是在賄賂了一些員警後逃離了現場。

俄國經常經歷俄羅斯人和少數民族之間的可怕的暴力事件。雖然種族在犯罪中的扮演的角色和文化的摩擦毫無特別,俄羅斯人民從不同的政治角度爭搶著為庫德里亞紹夫受傷的頭骨是怎樣代表他們對莫斯科警力感到悲哀做出解釋。反政府的反對黨成員抱怨莫斯科員警只有對和平示威者使用暴力的能力,爭辯腐敗的保護圈向不同的強勢力量提供了免死金牌。支持政府的強硬派,隨反政府國家主義者,指責自由主義的價值觀(若非明指,便是暗示自由主義示威者)造就了就算在必要時員警也不使用武器的環境,因為害怕被上告和解雇。

LiveJournal(線上日記,在俄國是個網路社交平臺)使用者哈德•印古什(Hard Ingush),一位來自俄羅斯北高加索特種部隊的匿名警官對莫斯科員警的表現表示不滿,批評他們沒有在拉蘇洛夫做出反抗的第一時間裡施展出壓倒性的力量,並且鼓勵各地員警忽視一個毫無同情心的機構。

Не нужно миндальничать. Да, прокуратура не нашей стороне. Да, им проще нас выставить виноватыми. Но превышение полномочий – это лучше, чем проломленный череп у коллеги.

無需傷感。是,檢察機關不在我們這邊。他們可以輕易的把我們踢開。但是濫用權力比同事的顱骨破裂要好。

跟隨著公眾對庫德里亞紹夫的襲擊的抗議,執法部門在6月29日星期一對幾家分佈在莫斯科的市場發動大型突擊,並且在數小時裡逮捕了拉蘇洛夫。支持科姆林的部落客瑪麗娜•尤登尼奇(Marina Yudenich)歡迎這突如其來的力量展現,但是擔憂過於矚目北高加索襲警事件會讓人忽略更廣泛的問題,那就是所謂俄羅斯反對派向政府持有的暴力態度。尤登尼奇上傳了一段視頻來證明她的看法。視頻講述一名年輕男子在這個月在訓馬場廣場上支持納瓦林的集會中踢打員警的胸膛。「你怎麼看?」她對視頻中的男人提出疑問,「他是達吉斯坦人嗎?車軍人?其他一些山上的孩子?還是說他是個普通的莫斯科趕時髦兒的小夥子,所以這行為就被允許?」

Anton Kudriashov lies in the road after being attacked, 27 July 2013, screenshot from YouTube.

莫斯科反對派的發言代表成員和2012年5月的“Bolotnoe Delo”調查嫌疑人,瑪利亞•巴羅諾法(Maria Baronova),同樣積極地把在庫德里亞紹夫襲擊事件中員警的表現聯繫到更廣泛的莫斯科執法趨勢。只不過巴羅諾法使用了相反的手法,指出員警在上週末時的無能為力和對示威者使用的暴力之間的反差。她認為這證明了比起法律和秩序的守護人,俄國員警更適用為政治武器。在大型突襲前一天,巴羅諾法向弗拉基米爾•馬金(Vladimir Markin)寫了一封公開信。信中,她質問這位遭人憎恨的「聯邦調查小組媒體部部長」,庫德里亞紹夫的案件是否應受和她以“Bolotnoe Delo”嫌疑人的身份承受過的來自員警的威脅。(在某種程度上,巴羅諾法需要收回她說的話,因為員警在給拉蘇洛夫添加罪名後成功地追捕到了他。所以他現在要面臨無期徒刑。)

瓦列裡•費多托夫(Valery Fedotov),近期脫離統一俄羅斯党加入俄國公民綱領党的政客,認為拉蘇洛夫的捕獲是一件政治勝利,足以抵消對阿列克謝•納法尼(Alexey Navalny)的錯判。在LiveJournal上寫道

Если бы Магомеда Расулова, напавшего на полицейского около Матвеевского рынка в Москве, никогда не существовало, его бы надо было придумать. И больше всего в этом должны были бы быть заинтересованы в штабе Сергея Собянина.

如果在Matveevsky市場外襲警的默罕默德•拉蘇洛夫從來沒有存在過,他也會被編造出來。這個事件最會引起謝爾蓋•索比亞寧(Sergey Sobyanin)競選活動的興趣。

對於很多人來說,拉蘇洛夫對庫德里亞紹夫的襲擊再次證明俄國的民工問題持續加重。員警的三腳貓功夫和罪犯的野蠻是否真的是「種族爭論」中人們關心的重點值得懷疑。在7月27日俄羅斯遠東行駛的一班火車上發生的襲警事件就沒有在俄國網路上引發類似的躁動。那一起事件中的當事人有5個土匪,2、3個人質。兩位員警的性命受到威脅,而在場的37名軍人束手無策。記者阿爾卡季•巴博齊安可(Arkady Babchenko)在臉譜上寫下對這樣不平等的關注慍怒的看法

по национальности все, конечно же, русские. Но это все-равно произошло из-за того, что к в нашу великую культурную прекрасную добрую Россию дикие обезьяны с гор спустились, правда?

五個亂民的種族自然都是俄國人。但是事情還是因為那些野猴(貶低北高加索人的俚語)下山來到了我們偉大的、文明的、天才的、美好的俄羅斯,對吧?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