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東日本大地震四年後 福島家庭的生活樣貌

"After Tsunami at Haramachi, Minami-soma, Fukushima, Japan." Photo courtesy Flickr user Jun Teramoto.

日本大海嘯過後的原町、南相馬市、福島。照片: Flickr user Jun Teramoto.

3月11日這一天,標示著2011年日本東北大地震與海嘯的四週年紀念日,近兩萬人死於當時的災難,更有23萬人被迫撤離。

齊藤貴義(Takayoshi Saito)是一位日本部落客,他詳細地形容這場地震如何影響他小妹一家人的生活。他妹妹一家原先住在福島第一核電廠附近,但這座核電廠卻成為繼地震和海嘯後,另一波大規模災害的開端。

以下文章經作者同意後在全球之聲刊出

妹妹在東京電力公司的安置計畫下蓋了新房子  相馬市則著手興建新市役所

位於福島縣的相馬市是我的故鄉,我最小的妹妹一家住在離福島第一核電廠非常近的大熊町,她的丈夫當時在東電所屬的福島第一核電廠警備公司任職,這個部門主要負責設備的管理。

四年前,2011年3月11號,福島第一核電廠的狀況失控,沒有人有餘力再去留心廠區內的設備安全,我的小妹及她丈夫決定帶著一歲的女兒徹離大熊町。

我當時人在東京,很不幸地,無法連絡上在相馬市的雙親和妹妹,無事可做之下只好在推特上打上:「核子動能的隆那雷根號航空母艦來了!」

那段時間,我只有一次和住在相馬市的雙親通電話,他們更新訊息說道:「 我們家的房子沒事,小妹一家已到了福島縣的田村市避難,小妹的岳父則因為義消的緣故,留在大熊町。」

在這次通話後,我僅能透過電視得知,撤離範圍已擴大到田村市。

而後,我就無從得知妹妹一家的下落,我擔心他們是否能從田村市撤離,我唯一能做的事只有上網,在網路上閱讀正反兩派的言論,一派過度強調福島第一核電廠的安全性,另一派則警告這樣的情況有多危險。

我還發現第一波抵達相馬的紓困物資是棺材,相馬女子高級中學,那所我高中時代極欲就讀高中,竟變成暫時存放屍體的場所。

一具具被海嘯大浪沖上岸的無名屍從海岸被帶到這裡來,日本自衛隊也來到相馬執搜救任務。

在此同時,住在埼玉縣浦和市(東京北部)的二妹要她的警察男友載她驅車北上,找尋我們最小的妹妹,他們在北茨市的避難所找到小妹一家,隨後他們載著小妹一家返回浦和市,而在那同時,我竟只能上網,在危急的時候,我真是個無用的哥哥。

二妹聯絡上我並表示,她要將在浦和的工作室分給小妹一家住一段時間,目前四個人只能委身在狹小的公寓中。

我雖幫不上甚麼忙,但我想他們可能需要現金,於是我從瑞穗銀行領了錢。這家銀行在當時還短暫離線了一陣子,因為有太多人要捐錢給受災戶。

我帶著錢到浦和,把它交給我的妹妹們,浦和那時正執行分區停電,因為要節約來自受損電路網的電能。

當我給她們錢的時候,她說:「我好高興,大家都沒事。」然後就哭了出來。

小妹一家在浦和待了一個月後回到相馬,搬進臨時屋。

一年後我造訪相馬,親眼見到妹妹的臨時屋,明顯是速成結果的木造房子底部,木頭已經開始腐朽。

我買了麵包超人玩具給姪女,但忍不住開始同情她們。

四年了,小妹一家因東電的賠償金而有了不少的積蓄,她們因而在相馬建一棟新房子。

在這期間,他們又有一個孩子,現在他們有了兩個女兒,小妹的家人告訴我,東電給她們為數不少的賠償金,而這些賠償金連小孩都有份,一家四口因而得到足夠的賠償金。

在相馬市,新市役所的興建工程已經開始,新市役所的設計靈感來自日式傳統的倉庫,叫做藏造(Kura-zukuri)。

舊市役所雖未受海嘯破壞,但我好奇他們是否還願意花額外的預算來修復?我也想看看海濱地區,那個原本有很多民宿的小鎮現在已人去樓空,只留下受損的建物。相馬曾以養殖海菜聞名,不過現在想重啟這項產業,似乎還言之過早。

我媽媽現在住在相馬。有一次她在開車的時候聽到「川松浦大橋音頭」這首歌,她說這首歌讓她想起地震前的日子,但這首個的演唱者卻已在海嘯中罹難了

已經過了四年了呢。

soma horses

相馬野馬追祭典照片,拍攝於地震後。

後記

上個月,我到相馬去告訴父母親自己即將搬進新大樓,我希望未來能衣錦還鄉,我告訴爸媽: 「我沒有辦法沒帶任何好消息就回到這裡」,他們卻說:「這是你的家你隨時都可以回來」。

我會再試一次,更努力的嘗試,我保證。

關於作者

齊藤貴義是 Sanbo Honbu的負責人,這是日本知名的網站開發公司。他和幾家日本傑出的網路公司合作,包含Livedoor。工作室推特搜尋@miraihack

譯者:Sophia Chen
校對:Fen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