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終結非洲殘割女性生殖器的漫漫長路

Screenshot of the “STOP FGM” video by Josefine Ekman

Josefine Ekman的「終結女陰殘割」影片截圖。

二月六日,聯合國向全球呼籲「共同為減少女陰殘割(Female genital mutilation, FGM)而努力」。「女陰殘割」、或稱「女性割禮」(以下部分簡稱「割禮」)是一個切除女性外生殖器的儀式。據估計,約有200萬名來自30個不同國家的女人及女孩-大多數是來自非洲國家-都被「切過」。

這個儀式根源於性別不平等的現象,它的目的是要控制女性的性慾,且通常是由較年長的女性帶自己的女兒去執行的,以避免未經割禮的女兒將會遭到社會排擠。

為了終止這個危害女性權利、身體及健康的儀式,目前非洲大陸各地皆有許多運動正在進行中,部分運動的領導人即是曾經遭受女陰殘割的苦難、甚至是曾為他人進行割禮的女性們。

Aja Babung Sidibeh即為一例。她曾在她位於甘比亞的家鄉麥卡錫島(Island of Janjanbureh)為許多年輕女性進行割禮,然而今日,她積極參與反對女陰殘割的運動。她曾於2014年四月時向當地媒體Standard Newspaper表示:

如果我當時知道我現在所知道的一切,我絕對不會為任何一位女性進行割禮。我們讓許多女兒及太太都承受了極大的苦難。這就是為什麼我會說,如果我的祖父母們也知道我現在所知道的一切,他們同樣不會為任何一位女性執行割禮。無知是最大的問題。

女陰殘割深植於非洲特定習俗及傳統,也可見於中東及亞洲等非洲大陸以外的地區。在馬利(Mali)及塞內加爾(Senegal),割禮通常由鐵匠的太太來執行,而在其它地區則主要由傳統的助產士來進行。

Prevalence of FGM/C on the basis of the UNICEF report on Wikipedia license CC-GDFL

女陰殘割的普及率。資料來源:UNICEF報告(Wikipedia license CC-GDFL)

雖然女陰殘割的普及率自過去30年以來已呈下降趨勢,然而並不是每個國家都有所進展。舉幾內亞共和國(Republic of Guinea)為例,根據聯合國於2016年為探討「女陰殘割所帶來的影響」所進行的調查報告,雖然幾內亞國內的法令已明文禁止女陰殘割,但割禮仍非常普遍:在介於15至49歲的女性之中,有97%曾經歷過割禮。在幾內亞境內的四個自然區(Region naturelle)、各民族、宗教及社經圈間皆可見到割禮被廣泛地執行。雖然以全球的角度而言,女陰殘割的執行數目的確是逐漸減少,然而一份2012年的幾內亞國家人口和健康調查顯示,自2002以來,幾內亞境內女陰殘割的普及率是微幅上升的。該國是全世界僅次於索馬利亞(Somalia)、割禮普及率第二高的國家。

聯合國早在1970年代即公開譴責此儀式,目前共有15國已頒布相關禁令、大型會議及許多調查報告也相繼被端上台面,但仍未見顯著改變。例如,幾內亞於1960年代即通過相關法令,依據該法,為他人進行割禮的人會被判處終生勞動;如果有女性在經歷割禮的40天內死亡,則為他人進行割禮的人則會被判處死刑。然而,這項法令從未被真正執行。

索馬里蘭

在索馬里蘭,伊坦雅旦(Edna Adan Ismail)的例子點出了女陰殘割這個儀式的力道、以及為了終結這個傳統所需投入的力量。Edna出生於一個在索馬里蘭擁有良好社經地位的醫生世家,並在她8歲時經歷了割禮;據她的親戚所述,這個儀式的目的是要在她長大後降低她的性慾,以減少濫交的可能性,並確保她「值得娶回家」。

雅旦追憶,儘管爸爸強烈反對,她的媽媽仍趁爸爸不在時強迫她進行割禮;當爸爸回來並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事以後,他立刻淚流滿面-因為他沒有好好保護自己的女兒。

自那時候起,雅旦就成為反對女陰殘割的活躍運動人士。雅旦也克服了社會上的男性優勢,進入了一所位於英國的大學、成為索馬里蘭的第一位護理師及助產士,並於其後成為第一夫人。以下為雅旦針對她對抗女陰殘割的策略進行說明的影片:

後來,在許多贊助者的支持下,雅旦成功地成立了一家婦產醫院-伊坦雅旦婦產醫院(Edna Adan Maternity Hospital)。在伊坦雅旦所照護的女性中,有97%是受另一種兇殘行為-鎖陰手術(Infibulation)所苦的受害者;鎖陰手術將大小陰唇全部縫合,僅留下一個小孔,讓尿液和經血排除。鎖陰手術的執行通常是針對青春期前的少女,以防止性交發生。

這個違反人權的犯罪行為所導致的後果是女性們在經期、性交及生孕的過程中所經歷的痛苦。進行過鎖陰手術後,在生產時因陰道組織撕裂,通常會造成嚴重出血,並可能會導致死亡或併發症。

塞內加爾與衣索比亞

國際非政府發展組織Tostan正努力藉由一個教育計劃來終結女陰殘割,該計劃的目標族群為鄉村中遵循傳統及信仰的男性及女性們;透過此教育計劃,村落中的長者及Tostan成員可以友善地討論女陰殘割為身體帶來的傷害-1997年,參與此計劃的馬里康塔班巴拉村(Malicounda Bambara)宣佈廢止女性割禮。Tostan所推廣的社群教育、小額信貸、村莊管理及同儕教育等皆在在地對終止女陰殘割帶來顯著的成果。

由於此教育計劃常常被視為「反非洲文化」並飽受村民批評,終結女陰殘割無疑是一個長期性的任務。然而,自從計劃開始之後,已有超過2,600個村落宣佈它們將不再執行割禮,而塞內加爾政府亦認同Tostan的成效,並將其作法視為全國標竿;自彼時起,此作法即在西非地區廣泛實行。

衣索比亞非營利組織KMG Ethiopia也成功地在該國境內終結女陰殘割,而其成功的例子則顯示賦予婦女權力是最有效的方法-遠遠勝過法律的制定及國際決議的執行。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