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備受爭議的體外人工授精方式能夠拯救北方白犀牛嗎?

圖為「蘇丹」,最後一隻雄性北方白犀牛。圖片由Make It Kenya張貼於Flickr上,透過公眾領域分享。

2018年3月19日,野生動物保育人士哀悼了一頭名為「蘇丹」的45歲北方白犀牛的死亡,當時牠是地球上最後三頭北方白犀牛之一,也是唯一一頭雄性白犀牛。蘇丹居住於肯亞的奧佩傑塔野生動物保育中心 Ol Pejeta Conservancy,該園區的保育員為蘇丹進行了安樂死,終結牠因年邁帶來的種種痛苦。

蘇丹過世之後,世界上只剩下兩頭北方白犀牛,而這兩頭蘇丹的血親都是雌性,Najin是蘇丹的女兒,而Fatu是蘇丹的孫女。現在,科學家希望通過備受爭議的體外人工授精(IVF)方式來延續這個物種

研究者已經從與之品種相近的雌性南方白犀牛處取得未受精的卵子,與已故北方白犀牛的冷凍精子相結合,成功製造出雜交種胚胎。史上第一次,以這種方式造成的胚胎在實驗室中長到了囊胚期,這讓科學家燃起了拯救北方白犀牛免於滅絕的希望。

此刻,為防範遭到盜獵,Najin 和 Fatu在肯亞接受24小時的保全,而科學家則意圖要取用牠們的卵子來結合蘇丹的冷凍精子,創造出可用胚胎,再把這些胚胎植入雌性南方白犀牛(基因相近的亞種)體內,藉此創造出第一批「純」體外人工授精北方白犀牛幼仔。

然而,這個提案此刻仍舊是在假設階段:科學家還未獲得允許取卵進行實驗,但他們希望在2018年年底之前得到肯亞政府的許可

複雜且具侵入性的IVF過程引起了大規模辨論。其中一個原因是,這種科技所費不貲(專家預估總花費會高達9百萬美金),而有些人則質疑傾注這麼大一筆財務資源去拯救一個已經處於滅絕邊緣物種是否實用,難道不該把這筆錢用於保護現存仍健康的犀牛族群嗎:

我們一樣為最後一頭雄性白犀牛#Sudan之死感到憤怒,但我認為與其(是這個用詞嗎?)我們想要籌措9百萬美元來進行IVF,培育出一頭犀牛(盜獵者勢必會找到一個殺戮方式來對待牠的),難道我們不能夠放手,去處理其他問題嗎?pic.twitter.com/nnO0oo1eJy

— Frank Hook (@FrankHook) March 20, 2018

行動團體Save the Rhino就這個爭議性十足的方案發表了一份聲明

對於未來任何一頭透過IVF方式成功培育出的北方白犀牛,有一個實際問題存在,那就是牠們該生存於何處的這個問題。過去許多該亞種分布的地方已經完全沒有犀牛的蹤跡,而保育計畫以及控管犀牛族群數量的專門方法亦有限,更罔論大範圍的棲地流失。在任何一種情況下,若犀牛族群要在基因上可存續,也就是至少20頭,那就需要不相干的「奠基者個體」。不然,這個族群會近親繁殖,容易造成基因缺陷以及生殖問題。

北方白犀牛(白犀牛的亞種)過去分布在烏干達、查德、蘇丹、中非共和國以及剛果民主共和國境內,但現在因為盜獵猖獗以及連年內戰,牠們已絕跡於野外

整體而言,無論品種為何,犀牛族群的種數近年來戲劇性地減少,主要是因為對於犀牛角的需求。在部分亞洲國家,人們相信犀牛角可以治療發熱以及心臟疾病。在其他地區,犀牛角被認為是財富的象徵。

辛巴威嘗試打擊非法犀牛交易

在IVF爭議持續延燒之時,蘇丹之死也引起了大眾開始關注整個非洲大陸犀牛所面臨的困境。舉例而言,辛巴威是白犀牛黑犀牛的居住地。在2009年一次犀牛數量檢數當中,約有425頭黑犀牛以及300頭白犀牛在辛巴威的各個國家公園以及私人保護區中漫遊。

為了要阻止對於野生動物的非法殺戮及剝削,辛巴威政府立法保護這些動物,在公園及野生動物保護法案第20章第14條(Parks & Wild Life Act [Chapter 20:14] (PWA))中以條文明列違反者會受到的嚴厲處罰。犀牛現在被列為「特別保護動物」,禁止捕獵殺害牠們,違反者會面臨9年刑期,二次違反者刑期則為11年。

儘管對盜獵者的罰則相當重,盜獵者仍舊願意冒險,但他們最終往往成為組織犯罪複雜網絡中的替死鬼。許多盜獵者是貧困、失業的村民,受到盜獵極具吸引力報酬的誘惑而為之。為了要打擊非法野生動物交易,必須(但常被忽略)的是要逮捕最上游的組織犯罪者。

PWA要求充公任何用於傷害野生動物的設備、器具或武器,给予政府權力視狀況沒收並處置這些東西;但儘管有這些法律上的保障,改變仍舊相當緩慢,並受資金缺乏、執法不嚴以及貪腐等問題影響。

南非線上日報Daily Maverick報導,不只辛巴威面臨貪腐與非法犀牛角貿易掛勾的問題,在另外8個非洲國家也有同樣的狀況。

緊急呼籲犀牛保育

保育人士呼籲行動人士和一般大眾,特別是那些居住於野生動物棲地附近的人,立即採取行動開始犀牛保育。

在辛巴威有62%人口年齡在25歲以下,希望這些年輕人能在野生動物保護行動上扮演重要角色。然而,由於越來越多年輕人花在網路上的時間大於在大自然中的時間,行動人士應該努力招募年輕人參與這場保護犀牛的戰役。

犀牛是一種保護傘物種,牠們是一個豐富生態系中的重要部分,其日常棲息直接影響其他物種的生活品質。舉例來說,牠們因為吃草,能夠將草原進行修剪,讓這塊地更適合體型較小的哺乳類定位方向。

研究者已證明若沒有犀牛,所有在草原上吃草的動物都會受苦。因為犀牛,植物的種類以及數量都有所增加。牠們給予地近乎與牠們所取用的一樣多,就連牠們食道中的纖維都會直接被排出來,成為肥料。

雖然科學家承認滅絕是演化的自然趨勢,但是犀牛的滅絕因為盜獵、棲地毀滅、野生動物被過度剝削,甚至是政治衝突等原因而加速發生。犀牛的滅絕對其他動物會產生嚴重的漣漪效應,蘇丹的死就是警鐘。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