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桑吉巴藝術節展出非洲視覺藝術的未來

圖為2019年10月25日在桑吉巴石頭城,藝術家暨文化藝術中心主任Hamad Mbarouk Hamad為一群參觀Hapa Hapa Now視覺藝術展的學生進行導覽。照片由Amanda Leigh Lichtenstein拍攝,經授權使用。

在桑吉巴首次舉辦的桑吉巴視覺藝術嘉年華(VAFZ)當中,在這7天之內,歷史古城石頭城與非洲視覺藝術的未來相遇,參觀者驚喜地發現除了桑吉巴本地的藝術家之外,活動中也歷史性地展示了坦尚尼亞本土、海地、奈及利亞、迦納和塞內加爾等非洲藝術家的作品。

這次展覽以”Hapa Hapa Now “(現在我們到了)為標題,VAFZ的策展者在2019年10月21至27日的展覽期間,讓當地以及國際新興或知名藝術家齊聚在一起,「拓寬桑吉巴的創意論述」。

雖然桑吉巴已擁有穩固的藝術市場,藝術家在藝術形式的選擇上,往往偏向由諸如傳奇性坦尚尼亞大師 Edward Said Tingatinga,等人所建立的安全、可預測風格。但是在VAFZ中展示的作品在形式、風格、媒介以及主題上各有所異,這對桑吉巴本地來說是一大跳躍。

VAFZ在坦尚尼亞三蘭港的Vijana Vipaji Foundation以及桑吉巴石頭城的文化藝術中心(CAC)的領導下,於2019年8月對非洲各地藝術家發出邀請,晝夜不停地從中選擇出一批參展藝術家。

「現在的我們是由我們所繼承的遺產及歷史所形塑而成,但我們今日在這裡是要建造及創造。在我們這次藝術節中所提到的『我們』是指與桑吉巴以及非洲其他地區受邀者,透過我們的合作及參與,一起對於視覺藝術進行對話。」VAFZ籌辦者在記者會上表示。

圖為2019年10月25日於桑吉巴石頭城奇鵬達(Kiponda)喜法地庫庫塔那中心的中庭。照片由Amanda Leigh Lichtenstein拍攝,經授權使用。

儘管活動舉辦期間落下了該季節罕見的雨水,當地居民及旅客紛紛造訪桑吉巴喜法地庫庫塔那中心(Kukutana Hub of Hifadhi Zanzibar,)這棟舉辦多功能文化及社會活動的修復歷史文化建築,體驗多媒體展覽、演講、論壇以及見面會。

這棟歷史建築本身就是獨特的視覺饗宴。而展覽中展示的視覺藝術作品,無論是當代繪畫、攝影、多媒體、工藝品,或是特定時期的藝術及時尚,全都提供了驚喜。

桑吉巴新秀藝術家Nayja Suleiman展出了傑出生動的女性肖像:

圖片為桑吉巴藝術家Najya Suleiman的作品在2019年桑吉巴視覺藝術節開幕活動中展出。照片由Amanda Leigh Lichtenstein拍攝,經授權使用。

曾贏得藝術獎項的坦尚尼亞資深藝術家Lute Mwakisopile則處理了藝術家在當代社會中的艱困工作及角色:

圖為坦尚尼亞本土藝術家Lute Mwakisopile的藝術作品。照片由Amanda Leigh Lichtenstein拍攝,經授權使用。

塞內加爾新秀攝影師 Ouattara Moussa Idriss Mahaman則展出了一系列名為「黑色文化」的感人作品:

塞內加爾攝影師 Ouattara Moussa Idriss Mahaman所創作的「黑色文化」系列作品。照片由Amanda Leigh Lichtenstein拍攝,經授權使用。

教育未來的藝術家

在為期一週的展期中,有許多桑吉巴學生帶著好奇心以及讚歎聲在展間中漫步。專業藝術家暨文化藝術中心主任Hamad Mbarouk Hamad表示,對大部分來參觀的附近中、小學生來說,這是他們第一次在藝廊中欣賞當代藝術。

「在我們任何一級學校當中都沒有視覺藝術的課綱。」Hamad表示。「學校裡可能有美術社,但就這樣而已。一個年輕人要學習關於視覺藝術的一切只能靠自己 — 這通常是條困難之路,我的藝術啟蒙之路就是如此。」他繼續說道。

圖為2019年10月25日,專業藝術家暨文化藝術中心主任Hamad Mbarouk Hamad在桑吉巴石頭城為來自Kiponda中學的學生導覽Hapa Hapa Now視覺藝術展。照片由Amanda Leigh Lichtenstein拍攝,經授權使用。

Hamad和他的團隊在展覽期間為學生團體舉行導覽以及手作工作坊,期待能夠鼓勵下一個世代的藝術家,在桑吉巴建立起一個更強大的視覺藝術家群體。

「藝術就是生命,它是我們所做的每一件事。就連你的生命也是一件藝術品。生命本身就是藝術。藝術也是一種自我分析。藝術需要高度集中力。」Hamad表示。挑戰在於教育更廣大的群眾認識藝術的本質是一種個體表達的形式,並不是僅存在於其商業潛力。

圖為2019年10月25日,Hamad Mbarouk Hamad在桑吉巴石頭城喜法地庫庫塔那中心為來自Kiponda中學的學生導覽人稱大媽媽(Big Mama)的知名坦尚尼亞雕刻家Mwandale Mwanyekwa的木雕作品。照片由Amanda Leigh Lichtenstein拍攝,經授權使用。

圖為2019年10月25日, Hamad Mbarouk Hamad在桑吉巴石頭城喜法地庫庫塔那中心為來自Kiponda中學的學生導覽一幅名為「移民」的作品。照片由Amanda Leigh Lichtenstein拍攝,經授權使用。

23歲的Farhat Shukran Juma一直被藝術吸引,但並不清楚自己是否應該要嚴肅地追求藝術之路,直到她在石頭城偶然看見CAC,並走了進去,一切才豁然開朗。她開始和Hamad學習藝術技法,直至今日,Juma開始創作抽象畫作品,也自己製作手工皂放在店裡寄賣。Juma在展覽期間帶領了一個有30名學生參與的再生紙工作坊。

對她來說,成為一名藝術家的道路並不容易。

「這裡的大多數人—他們總對你說三道四,特別是如果他們不理解你在做什麼,或是如果你做了某些不同的事的話更是如此。他們真的不理解抽象藝術。 」她邊說邊指著她的其中一幅作品。「許多人沒有受過相關教育,他們可能會認為再生紙很『髒』,狐疑為何我會選擇這種素材。他們不理解藝術創作本身的益處。」Juma解釋。

圖為23歲的Farhat Shukran Juma (圖左)與她的同事在桑吉巴石頭城的文化藝術中心坐在一起準備手工皂製作。Juma是一名藝術家,在2019年的VAFZ中帶領了再生紙工作坊。照片由Amanda Leigh Lichtenstein拍攝,經授權使用。

Juma的父母對她的藝術追求相當支持,但參展的藝術家,Vijana Vipaji 基金會的Evarist Chikawe卻說,在他一開始展現出對於繪畫的興趣時,他的父親相當反對。

「我相信我生來就是個藝術家。」Chikawe表示。「當我父親看到我一直在畫畫時他非常反對,他毀掉了許多我的作品。但我的姐姐,她看見了我的天份,開始提供我繪畫的材料,還買了我的畫作。」

Chikawe眼眶泛淚地回想起,在他青少年時期,他已故的姐姐是如何帶他去他的啟蒙老師家上課。「我的姐姐是造就我成為藝術家的人,」Chikawe說。他強調了鼓勵在一個藝術家的生涯道路上扮演著多麼重要的角色。

圖為2019年10月25日,視覺藝術家Evarist Chikawe在桑吉巴視覺藝術嘉年華開幕活動上站在他的作品《快樂時光》之前。

儘管在資源不足的情況下,Hamad仍一直不懈努力地在桑吉巴推廣藝術,他認為桑吉巴教育部以及桑吉巴藝術委員會相關人員到場參觀展覽應該象徵著這個群島視覺藝術的未來充滿希望。

但現在,藝術節的喧囂漸漸選離,Hamad回歸到每天到CAC工作的日子,他把那裡稱為自己的「快樂窩」。

「我現在沒有時間看電視或坐在公園長椅上放空了。看到我的學生在藝術上有所成就讓我無比喜悅。這讓我有了使命感。年輕人需要空間談論、學習、交換想法。年輕人渴求創造力。」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