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 六月, 2007

報導 關於 Film 電影 來自 六月, 2007

26 六月 2007

印度: Rajnikanth的電影狂熱,寶萊塢及網站分析

本週是一個電影狂熱週,狂熱的卻不是來自寶萊塢(的電影),而是泰米爾的電影工業kollywood。Rajnikanth(或稱 Rajni)主演的Sivaji:老闆,預定於明天首映(2007,6月15日,禮拜五)。隨著電影而來的狂熱已在他的影迷間造成發燒級的熱潮。Rajni是印度片酬最高的演員,且在日本亦有一群眾多的影迷。沒錯,他還是幾個月前印度總理和日本首相在東京進行會議時的談論話題,可見Rajni的巨星魅力。於Onion Dosa網站有著一篇包含許多日本Rajni狂熱現象照片的文章。 Sivaji:老闆是印度史上耗資最鉅的電影,在我們看看電影以及影迷的反應之前,有一些來自techowaves部落格,關於此電影的有趣資訊。 1. 為了 Rajnikant 的出場場景,導演Shankar採用了2500名年輕藝術家。 2. 為了拍攝薩哈娜這首歌,興建了一棟大型的玻璃屋。 3. 為了此部電影,印度首度使用了4K DI (數位微調矯色技術,Digital Intermediate) 數位攝影機。 本週稍早官方開始 Sivaji 上映的倒數計時,那時kirukkal(隨筆)寫道: 還有六天Sivaji即將發表,如果你住在美國,趕緊到IndiaGlitz買你的門票! 這裡還有Sivaji獨家劇照! 讓我們從這些獨家劇照切換到那些迫不及待想要看到電影的民眾。於電影發表數天前,影迷大排長龍,為的是那令人期待的首映。題外話,通常在印度你可以於影片正式發表前事先購買到電影票,對許多人來說,看這部電影的首映可是件大事。 Rising Tide 寫到:...

24 六月 2007

埃及: 部落客獲釋、50部落客被禁案、部落客抨擊報章和其它

埃及本週綜合報道:大法老王回歸、部落客對報章感到不滿、上週被捕的部落客獲釋、電影排名榜不接受民意,最後是法庭審判封閉 50個部落客和網站案。 大法老王回歸: 埃及部落客大法老王因工作關係已經離開了部落圈好一段時間。他是以英語撰文的埃及部落客中、最受歡迎的人之一。在這篇文章裡大法老王發表了一段錄影,揭示警署中對平民濫用暴力的情況。埃及部落客正在發起一場反暴力運動,發佈在警署裡錄到的一些片段。其中一則錄影使得一警務人員面臨審判,目前正等待七月時的判決出爐。大法老王,歡迎你回來,別再休筆了! 部落客對報章感到不滿 : Arabawy 和Wael Abbass 對埃及其中一份獨立日報表達了自己的不滿。Al-Masry Al-Youm是埃及一份頗具公信力的報章。可是Arabawy 和Abbass認為它的表現差強人意。Arabawy說道: 「曾經是我最喜歡的獨立報的Al-Masry Al-Youm,如今讀起來卻像個惡夢,(她)越來越傾向捏造和煽情….」 Abbass認為Al-Masry Al-Youm的編輯政策極富爭議性,還認為部落格的新聞都是捏造的。這些情況從前並非如此。他又寫道,最近還有一些文章在矮化部落客的努力。 部落客被捕獲釋: Manfe部落客 報導說,上週被逮捕的Omar El-Sharkway,現在自由了。Manfe代表El-Sharkawy寫了一封謝函,感謝所有對他表示過支持的人。 在Manfe的專訪裡,Omar提道, 在埃及人民議會選舉當日,完成自己的工作後,他出於好奇拿著照相機走到投票站去。他的原意是要拍下保安的任何違規行為。 他拍到工作人員替選民填寫投票卡,又拍到保安阻止公民進入投票站投票。在他離開的時候,他說,一名警員把他攔住了,因為有工作人員說他拍下他們的照片。 就在那一刻,他說:「我被埃及警察綁架了。」 好消息是 Omar...

7 六月 2007

尼泊爾:聖母「瘋」

又是登山季,尼泊爾境內有世界第一高峰聖母峰,自然成為許多新聞報導焦點,每年也都會留下記錄,例如今年截至目前為止已超過500人登頂,5人在途中死亡,這股熱潮仍無消減跡象。 尼泊爾部落格圈對此也有些看法,有些部落客很意外地發現,許多雪帕人(Sherpa)擅於登山,也協助許多登山客攻頂,但外界卻很少提及這群人。 「尼泊爾站」(Nepal Sites)則驚訝登山對雪帕人如此輕而易舉:「…比如說Appa Sherpa已登聖母峰17次,攀上世界屋頂對他是小事一椿」;「明亮之星」(The Radiant Star)則寫道,「Appa Sherpa已登頂17次,Pemba Sherpa今年在九天內也已來回三趟,上聖母峰頂超過五次的雪帕人比比皆是。」 兩個部落格也都提到,在攀爬聖母峰這件事上,外界總是遺忘尼泊爾人的存在,「明亮之星」覺得很不公平: 但雪帕人未獲應得的重視。 幾乎每部電影裡,登山客離開基地營後,雪帕人便消失於鏡頭前,而在記錄片裡,雪帕人的工作也只有背行李與準備伙食而已。 「尼泊爾站」想問,為何沒有尼泊爾登頂者拍攝與撰寫的電影與書籍: 我也在想,外國登山客總形容攀登聖母峰的故事如此美好,充滿英雄事蹟,但尼泊爾人登頂的次數遠超過其他國家,卻從未述說其經歷,就連記者也沒興趣記錄他們的故事。 「所見與凝視」(Look & Gaze)提及,現年60歲、又名「雪豹」的Ang Rita Sherpa率領一支遠征隊,打算將尼泊爾八個政黨黨旗插在聖母峰頂,這場「聖母峰民主遠征隊」是當地一件大事。 這場行動雖然看似後現代,用這些裝飾物點綴世界最高峰,其實象徵著「尼泊爾新民主」,那將是歷史重要時刻,當這群人將旗幟插在山頂,便解構了大英帝國與尼泊爾封建史的舊時代論述,「聖母峰民主遠征隊」將會歷史帶來新意。 除此之外,尼泊爾真實報導(Real News Stories from Nepal)則有一篇文章,提及聖母峰的環保清潔遠征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