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六月, 2007

報導 關於 Health 衛生 來自 六月, 2007

日本: 防凍牙膏和有毒湯瑪士

在世界各地—從美國到英國、從巴拿馬到越南—中國的產品近期都引起新聞媒體和部落客的關注,在日本也不例外。上個星期,當衛生部調查發現含有抗冷劑化學物的消息傳出之後,兩家日本公司向全國各地的飯店回收成千上萬的中國製牙膏。在此同時,索尼宣布回收43,000件 「火車頭湯瑪士」木製玩具,指其塗料的含鉛量過高。跟其他地方一樣,日本人對中國產品—尤其是中國食品—的恐慌,隨著同類案件的曝光而不斷增加。 火車頭日記裡的火車頭湯瑪士 部落客kyasupaa寫道: 中國的產品標準到底怎麼攪的? 看來根本就是毫無標準! 現在是甚麼都放進去了( ゚Д゚) 這就是他們生產所有東西的方法。(ーー ) 如果對中國產品不存戒心的話, 更多的命案將會發生。就像這樣:┐( ̄ヘ ̄)┌ 部落客chocoto則寫到「火車頭湯瑪士」的事: 昨天看新聞的時候,留意到「火車頭湯瑪士」木製玩具的自願回收計劃,原因是該製品有缺陷。 甚麼?中國在搞甚麼… 最近發生了很多這樣的事情。 上一次的冒牌迪士尼我尚可以一笑置之,可是這一次我真的笑不出來了。 給孩子玩的玩具,安全問題不應該是最要緊的嗎? 這些木製湯瑪士「火車頭玩具」,已經在市場上廣泛流傳。 我家裡就正好有一副。 我很擔心這事情,特地到他們的網頁查證了, 是的,我家裡的正是有問題的產品。 那是最基本的套件。 我跟兒子解釋說:「這輪子的狀況不太好,讓我拿去替你修理一下。」 可是看來要等到九月才能發還回來。那時候我肯定小男孩已經忘記那送去維修的火車的存在。...

日本:愛滋病是同性戀之罪?

日本第一起愛滋病通報案例出現於1985年3月,根據官方數據,此後案例數目便逐年成長,不過一般大眾接受愛滋病篩檢比例很低,故無法估算確切情況為何。日本政府透過各種活動與宣傳,希望控制相關問題,但正如官方資料所示,這些策略收效甚微。 最近資料顯示,日本在控制愛滋病傳染的成果遠不如其他已開發國家,厚生勞動省的愛滋動向委員會於5月22日公布,2006年感染愛滋病與受 檢HIV呈陽性人口創歷年新高,調查中指出,2006年共通報1358起新案例,其中952人檢驗出HIV陽性反應,406已感染愛滋病,自統計以來,日 本已有12394件個案,這裡可見英文報導與日文報導,個案中男性比例占八成以上,而且多數為同性戀者。 政府推出的愛滋病檢測廣告由知名諧星Puppet Muppet擔綱演出。 雖然只有少數主流媒體報導這則新聞,許多部落客對此各有不同意見,例如矢倉便怪罪同性戀者在日本散播愛滋病: 真是麻煩,我覺得應該向同志課稅,我對男男相愛沒有意見,但我不希望這些男人散播可怕疾病,讓醫療成本增加。 另一名部落客也有類似看法: 情況非常嚴重,雖然罹患愛滋病現在「已非必死無疑」,但仍無法治癒,而且我聽說治療會產生很大的副作用,當我想到愛滋病在很多同性戀者之間傳染,我在想他們是不是都認為「世界已近末日」,愛滋病只會讓醫療成本提高,我希望他們能夠盡量避免感染。 身為男同志的部落客Upappi則很關心各個部落格上的討論: 男同志注意到的是報導中提及如此字句:「男同志透過性交感染愛滋病情況持續增加」,無論是連結到雅虎新聞的部落格,或是在 mixi上的日誌,都大量討論此事,這些異性戀者對愛滋病了解不足,對同志又很無知,所以出現「他們為何這麼喜歡男生?」的反應,我覺得很可笑。但是這種 字句可能使同志遭受攻擊,若人們只憑印象,可能會誤解HIV感染的途徑。 一名HIV檢驗呈陽性的部落客提出另一種觀點: 厚生勞動省愛滋動向委員會的公告只是數據,假若政府完全依照數據決定對抗愛滋病的政策,我覺得便大錯特錯。 若是認為只要在性行為時戴保險套便不會感染愛滋,或是認為醫藥可輕易控制愛滋,都是過於輕忽的想法,愛滋病難以預防,使用醫藥控制愛滋也不容易,根本是非常困難的事。 我認為日本對抗愛滋的方式既粗糙又不成熟,未來我們究竟該如何散布有關愛滋病的知識?如何破除人們對愛滋病的歧視?唯有從這兩點出發,才能找到預防愛滋病的新方式,這些數據才真正有意義。 作者:Hanako Tokita 校對:Justin

波蘭:反安樂死、反飛彈與反閃族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