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 一月, 2007

報導 關於 Refugees 難民 來自 一月, 2007

24 一月 2007

庫德斯坦:海珊死後

原文:Kurdistance: The End of Saddam作者:Deborah Ann Dilley翻譯:abstract校對:Portnoy 從今年初海珊的絞刑處決之後,全球之聲已報導了來自世界各地關於此事的說法,但還有一群人尚未發出他們的聲音,那就是庫德族人。庫德族人的回應形成的有點慢。我想是因為震驚。但別管我說的,看看庫德族人怎麼說… Bila在Better Kurdistan and Iraq說: 薩達姆海珊的死刑昨天執行了。對許多伊拉克人來說,與不知道還要持續多久和多血腥的後海珊時期比較,海珊時期像是遙遠的歷史。伊拉克特別法庭將海珊以及他的主要助手以違反人道的理由入罪,意圖要還給受到海珊不人道對待之下的犧牲者正義。 正義和責任是那些犠牲者想要的。我們去年12月伊拉克選舉日與美國總總布希會談,一個憤怒的學生反駁說薩達姆海珊根本不該接受審判,而該立刻處以死刑。總統告訴他新的伊拉克要建立一個判例,即使像是海珊這樣的人也能接受公平的審判。不論公平與否,數以千計的庫德族人犧牲的性命絕對不是正義。 今天是伊斯蘭的牲宰節,儘管什葉派的穆斯林明天才展開慶祝。文化上和宗教上,這是和諧和盡情享受盛宴的一天。通常在這一天,伊拉克政府會特赦罪犯,或允許罪犯探望他們的家人。而海珊的死刑執行打破了這個常規,讓這處刑有別的解讀。這個特殊日期會滿足海珊成為成為人祭的心願,就像是獻祭的羊一樣。 總之,庫德族人被欺騙了,庫德族人是海珊政權下主要的受害者。海珊在1988年以化學毒氣攻擊庫德村鎮哈萊卜傑(Halabja),造成5000人死亡,大部份是女人和小孩。哈萊卜傑(Halabja)居民仍然為化學毒氣所造成的疾病所苦,毒氣也導致女性流產。我剛失去一個朋友,他因暴露在受污染的土地而罹患白血病過世。雖然他逃過了當時的攻擊,但毒氣仍在幾年後殺了他。海珊政權也應該為1988年2月到9月間一場稱為安法爾的軍事行動 (Anfal operation, Anfal的原意為戰利品 )所殺害數以千計的庫德人負責。他的推土機摧毀了四千個庫德族村落。身為一個庫德族人,你會天生的感到罪惡,直到你被證明是無辜的。海珊以大屠殺對待庫德族人,這是用什麼理由都不能被原諒的。這次的審判是讓這個世界,尤其是阿拉伯世界,有機會知道為什麼庫德族人對海珊有這些爭議。 但將海珊判處死刑的主要罪行,是因屠殺被指控企圖暗殺海珊的杜賈爾村什葉派148位村民,相對而言,死亡人數較少,而屠殺人數較多的主要罪行則不被考慮。在他死後,安法爾的軍事行動的事件也就自動的結了案,以及留下數以千計庫德族人未知的命運。 Iraqi Thoughts的說法: 我不會不滿意他死了,我只是很難過政黨間的互相殘殺竟利用全國人對海珊的憎恨,去做他們去做他們一直想要做的事。(譯註:伊斯蘭教分為遜尼,什葉和蘇菲三個教派,一直以來伊拉克都是由海珊所屬的少數遜尼教派統治多數目前執政的什葉教派)。 願所有死在海珊手下,或曾在海珊手下受苦的人,以及海珊的黨羽安息。你們的回憶只會被你們的家人所記得,以及這些同在同一條船上的伊拉克人,但由於政治的因素,整個世界將不會真正的記得暴君海珊到底是什麼樣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