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庫德斯坦:海珊死後

原文:Kurdistance: The End of Saddam
作者:Deborah Ann Dilley
翻譯:abstract
校對:Portnoy

從今年初海珊的絞刑處決之後,全球之聲已報導了來自世界各地關於此事的說法,但還有一群人尚未發出他們的聲音,那就是庫德族人。庫德族人的回應形成的有點慢。我想是因為震驚。但別管我說的,看看庫德族人怎麼說…

Bila在Better Kurdistan and Iraq說:

薩達姆海珊的死刑昨天執行了。對許多伊拉克人來說,與不知道還要持續多久和多血腥的後海珊時期比較,海珊時期像是遙遠的歷史。伊拉克特別法庭將海珊以及他的主要助手以違反人道的理由入罪,意圖要還給受到海珊不人道對待之下的犧牲者正義。 正義和責任是那些犠牲者想要的。我們去年12月伊拉克選舉日與美國總總布希會談,一個憤怒的學生反駁說薩達姆海珊根本不該接受審判,而該立刻處以死刑。總統告訴他新的伊拉克要建立一個判例,即使像是海珊這樣的人也能接受公平的審判。不論公平與否,數以千計的庫德族人犧牲的性命絕對不是正義。

今天是伊斯蘭的牲宰節,儘管什葉派的穆斯林明天才展開慶祝。文化上和宗教上,這是和諧和盡情享受盛宴的一天。通常在這一天,伊拉克政府會特赦罪犯,或允許罪犯探望他們的家人。而海珊的死刑執行打破了這個常規,讓這處刑有別的解讀。這個特殊日期會滿足海珊成為成為人祭的心願,就像是獻祭的羊一樣。

總之,庫德族人被欺騙了,庫德族人是海珊政權下主要的受害者。海珊在1988年以化學毒氣攻擊庫德村鎮哈萊卜傑(Halabja),造成5000人死亡,大部份是女人和小孩。哈萊卜傑(Halabja)居民仍然為化學毒氣所造成的疾病所苦,毒氣也導致女性流產。我剛失去一個朋友,他因暴露在受污染的土地而罹患白血病過世。雖然他逃過了當時的攻擊,但毒氣仍在幾年後殺了他。海珊政權也應該為1988年2月到9月間一場稱為安法爾的軍事行動 (Anfal operation, Anfal的原意為戰利品 )所殺害數以千計的庫德人負責。他的推土機摧毀了四千個庫德族村落。身為一個庫德族人,你會天生的感到罪惡,直到你被證明是無辜的。海珊以大屠殺對待庫德族人,這是用什麼理由都不能被原諒的。這次的審判是讓這個世界,尤其是阿拉伯世界,有機會知道為什麼庫德族人對海珊有這些爭議。

但將海珊判處死刑的主要罪行,是因屠殺被指控企圖暗殺海珊的杜賈爾村什葉派148位村民,相對而言,死亡人數較少,而屠殺人數較多的主要罪行則不被考慮。在他死後,安法爾的軍事行動的事件也就自動的結了案,以及留下數以千計庫德族人未知的命運。

Iraqi Thoughts的說法:

我不會不滿意他死了,我只是很難過政黨間的互相殘殺竟利用全國人對海珊的憎恨,去做他們去做他們一直想要做的事。(譯註:伊斯蘭教分為遜尼,什葉和蘇菲三個教派,一直以來伊拉克都是由海珊所屬的少數遜尼教派統治多數目前執政的什葉教派)。

願所有死在海珊手下,或曾在海珊手下受苦的人,以及海珊的黨羽安息。你們的回憶只會被你們的家人所記得,以及這些同在同一條船上的伊拉克人,但由於政治的因素,整個世界將不會真正的記得暴君海珊到底是什麼樣的人。

Kurdish Aspect只簡單的問了一個問題: ‘你怎麼認為?’這裡是留在部落格上的一些評論:

Showan 說… 我很高興他死了。只是很遺憾他的如此快被處決。他應該被哈萊卜傑村事件的倖存者以石頭擊至死為止。

早上十一點零八分, Chaya說 我不知道他被處決了! 審判應該繼續進行到庫德族人可怕的故事被公諸於世為止。

早上十一點十二分 Kamal Artin說… 處決一個以處以他人死刑為拿手功夫的人是可恥的。要讓他以及像他一樣的人得到教訓,應該是讓他活著、教他以及他的同類去尊重生命。我很高興不是庫德族人殺死他。

Mizgin在Rasti表達對海珊之死的正當性效力的憤怒:

當然,他們不會在海珊死後進行審判。他的死將也將他從安法爾的軍事行動的被告名單上除名。我的意思是…拜託…合法性。

既然巴格達政府修改了一些條文內容,讓賈拉勒•塔拉巴尼(譯註:2005 年4月當選第一位庫德族人總統,也是現任伊拉克總統)躲避他的總統職務,也由於巴格達政府在宗教節慶的這天處決海珊,違反了政府自己定的法律,然而,它也可以再次修改一些東西,或違反它自己的法律,延遲海珊的處決直到所有審判終結…包括了安法爾的軍事行動的審判。

巴格達政府是薩達黨(Sadrist,伊拉克伊斯蘭教什葉派政黨)而總理馬利基(al-Maliki)是穆克塔達 (Moqtada al-Sadr譯註,海珊的頭號敵人,什葉派民兵領導人)的同路人。庫德族人如何能屈服於政府,將海珊死刑的判決只歸咎於殺害什葉派村民 148人,即便他殺害182,000庫德族人也仍在審判中? 其它的審判像是沼地阿拉伯人(譯註: 此一民族居住於伊拉克境內底格里斯河和幼發拉底河的交匯處已有5000年的歷史)涉及1991年什葉派起義的案子是否也該等同視之?。

讓我們面對這個問題:庫德族人並不責怪什麼,尤其是對庫德族的領導人,他們急忙退縮,而非為18,200被安法爾化的庫德族人,倖存者,和所有的庫德族人要求正義。

真是不可饒恕、噁心至極!

Hiwa對海珊死刑的處決表示憤怒,這個處決也顯示了新伊拉克政多麼的軟弱。

他要求的是槍決,而非吊死他!
我說過無數次伊拉克是一個幻象,對英美兩國而言,想在伊拉克建立一個國家的想法太陳舊(甚至是獨裁國家)。他們(英美兩國)沒有確實的從摩阿維亞一世和阿里四世的故事(兩者在西元657年因哈里發問題造成內戰)中,或過去30年來海珊獨裁政權的所做所為學習到什麼。他們不論是在1920年代、或是到現在都沒有充份理解累積的事實!
海珊的死刑,是為了替他第一天執政起,到被美軍發現的那天為止,所有被他殺害的什葉教徒報仇。執刑者大聲叫囂著 “下地獄吧”、“Muhammad Baqr Assadr萬歲”(譯註: 海珊的頭號敵人,什葉派民兵領導人穆克塔達的祖父, 穆克塔達認為祖父是被海珊所暗殺)。美國授予什葉派處死海珊的權力,這名1991年入侵科威特而遭世界反擊,但仍具有影響力的伊拉克前領導人。

最後是Vladimir 的From Holland to Kurdistan

海珊的絞刑最近執行了,但為什麼他被處以絞刑呢? 沒有海珊的安法爾案審判將於1月8號重新展開。但庫德族人真的得為此操心了…

在海珊處以絞刑後,突然間在美國每個人都在談論著哈萊卜傑和安法爾案。但Rasti很納悶,當海珊和伊朗作戰時,為什麼沒人關心庫德族人呢?(譯註:此兩案發生時,正值兩伊戰爭期間)

當整個阿拉伯世界抱怨美國和猶太復興主義,可憐的巴勒斯坦人支持海珊。他們甚至舉著庫德族人的屠殺者-化學阿里的示威看板 (化學阿里是海珊的堂弟,曾在1988下令以毒氣對庫德族人進行攻擊)。不只有美國人知道如何追求無從區分是非的政治,巴勒斯坦人也知道。當庫德族人向晚年的巴勒斯坦解放組織領袖阿拉法特展示被殺害的族人照片,他不相信伊拉克政權殺害庫德族人。一些阿拉伯人甚至說,海珊的死刑執行顯示某些伊朗的幕拉(伊斯蘭長老之意)和猶太復興主義站在同一陣線。這些幕拉喜歡使用 “猶太復興主義者”(Zionist)這個詞,即便他們也壓迫阿拉伯人、庫德族人、以及伊朗境內最大的少數民族Azeri土耳其人(他們自稱為伊朗亞塞拜然人)。伊朗駐荷蘭大使談到以色列在加薩走廊殺害巴勒斯坦孩童時,我想到伊朗軍隊在一場和平示威中殺害庫德族孩童。

以及,為什麼美國立刻否決了軍事組織庫德族工人黨(Kurdistan Workers’ Party ,PKK)的停火? 有什麼利益衝突嗎? 為什麼美國不力促土耳其接受庫德族人以及和平? 是因為新的武器合約嗎?

不要誤解我。我不是以黑白二分法思考這整個問題。美國終於摧毀了海珊,這是件好事。但在1998年安法爾和哈萊卜傑案發生時,他們早就應該聽高伯瑞的話 (譯註:Peter W. Galbraith前美國外交官,他於2006年出版的The End of Iraq一書中重申,伊拉克必須分成三個國家,布希政府必須停止堅決主張伊拉克可以成為一個統一的國家。),早就該把海珊除掉…。

庫德族人絶不可以忘記他們的山(譯註:庫德族人過去2000多年來在庫德斯坦山區過著遊牧民族的生活)..。

這的確是真話,我在瀏覽這個主題時從所有庫德族人的部落格所得到的一個感想…庫德族人需要對他們自己誠實,而且永不忘記。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