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亞塞拜然:紀念亞美尼亞古墓摧毀

一個可以追溯到9世紀的古墓地,位於亞塞拜然的境外領土納希切萬(Nakhichevan,亞塞拜然在亞美尼亞和伊朗間的「飛地」,即境外領土。與亞美尼亞、伊朗、土耳其相鄰。–譯註),被蓄意摧毀了三年後,部落客回顧了這個古老文化的殲滅,並譴責世界輿論對官方企圖篡改歷史的此一事件視而不見。

NoThingfjord,土耳其部落客,寫道

今天是Djulfa墓地遭破壞三週年的紀念日。…這不僅是危害亞美尼亞文化的罪行,也是危害全人類集體文化遺產的罪行,別讓它被忽視。

2005年12月10號至16號之間, 超過100位身穿制服的男子被拍攝到用長柄大鎚、吊車和卡車摧毀Djulfa墓地。這段影片於伊朗的邊界拍攝。

這不僅僅是一個全球性的文化損失,Ivan Kondratiev[俄國]說,破壞Djulfa墓地意味著改變納希切萬原住民遺產的歷史

亞塞拜然當局在整個蘇聯時期試圖破壞這個古墓地,因為對他們來說,這個古墓地只是證明了亞美尼亞人在整個世紀是這片領土的擁有者,儘管亞塞拜然蘇維埃神話稱此為自己的「古蹟」…這個非常值得被稱為奇蹟的古墓地,甚至沒有被亞塞拜然列入建築遺蹟…蘇聯瓦解後,在卡拉巴赫(Karabakh)戰爭(亞美尼亞東北部一處全部被亞塞拜然包圍的地方,是亞美尼亞的「飛地」。當初蘇聯為討好土耳其而將此地劃歸亞塞拜然,1989~1994年間,亞美尼亞和亞塞拜然為此地的歸屬問題曾經發生戰爭,後來亞美尼亞獲得勝利,驅離居住於當地的亞塞拜然人。–譯註)時,墓地的拆遷仍持續進行,終至最後徹底被摧毀… 。

一個伊朗的部落客還說,Djulfa墓地是一段不愉快的過去,令人討厭的證據

[獲得納希切萬後,亞塞拜然]甚至不容忍亞美尼亞人的墓碑。他們摧毀了1萬2,000個亞美尼亞人的墳墓。這些獨特的墓碑,有幾世紀的歷史,是亞美尼亞文化遺產的一部份。然而,透過摧毀這些墓碑, [亞塞拜然]破壞了表示亞美尼亞人存在這片土地的所有跡象。 [Loosineh M.翻譯自伊朗文] 」

iArarat,藉由討論Robert Bevan所著《摧毀記憶:戰時的建築》一書,回憶起Djulfa墓地,這本書是他在德州大學教授民族主義和種族政治衝突的一部分內容。

…雖然讀Bevan的書,我不可避免地被提醒這個目前在亞塞拜然被摧毀的中世紀亞美尼亞公墓Jugha,亞塞拜然士兵在長官的命令下,眼睛眨也不眨地開始摧毀和消除亞美尼亞文化的最後遺蹟,好像亞美尼亞人從來沒有在那裡存在過,好像亞美尼亞人從來沒有創造過任何東西,包括一些慶祝他們的信仰和紀念死者的東西…。

The Stiletto,一個曾獲獎的部落客刊登了破壞Djulfa墓地的研究,亞塞拜然企圖否認此破壞事件的存在。

本月初,亞塞拜然的巴庫舉辦了一次不為人所注意,為期兩天的歐洲文化部長理事會的會議。會中討論『不同文化間的對話基礎--歐洲及周邊地區和平與穩定發展』,在開幕式上,亞塞拜然的總統阿利耶夫向與會者致詞時,驚人地宣稱: 『亞塞拜然擁有豐富的歷史和文化遺址,在這裡獲得適當的保存,許多工作正在朝這個方向進行…』

同時, nrbakert_tashuk [俄文]對於試圖將當地其他的亞美尼亞紀念碑當作土耳其或亞塞拜然自己的,感到哭笑不得。然而,Kornelij[俄文]說,亞美尼亞也要承擔責任,因為他們沒有參加本月初在亞塞拜然首都巴庫的會議

Unzipped對此也表示同意

亞美尼亞文化部未能藉由抵制這次會議告訴所有人這訊息。他們應該有效地抵制這場會議,提出適當的說明,解釋不參加的理由;不然就應該參加,提出在亞塞拜然境內的亞美尼亞文化遺產遭受破壞的重要議題,以及保護和恢復三個位於南高加索的國家[亞美尼亞、喬治亞、亞塞拜然]的多國文化遺產。

djulfa-destruction-dec-2005.jpg

old-dilettante [俄國]說,Djulfa墓地的破壞,是亞塞拜然企圖消滅納希切萬的亞美尼亞遺產的最後階段。在一篇有關喬治亞教堂的文章留言中,她寫道

…現在,除了照片外,[在納希切萬]看不到任何一座亞美尼亞教堂,有些將近20年歷史。所有的教堂都被徹底消滅了,所有的墓地、所有的紀念碑(khatchkars,上面刻有十字架及其他雕刻花紋圖騰的紀念碑–譯註)也都被消滅了。 誰還會說在20年內亞美尼亞人曾生活在那裡? …就在不久以前,我的祖父還是那裡的『當地人』。

同樣回顧家族史的還有駐華盛頓的亞美尼亞記者Emil Sanamyan,他土生土長在亞塞拜然首都巴庫,他懷念遭摧毀的Djulfa墓地並說

在巴庫的亞美尼亞人墓地的歷史較短,但對很多人(包括我已在巴庫建立家園將近有一世紀的三代家族)來說,更有直接的情感價值,卻因為鋪馬路或新建築而被剷平。這並不能合法化他們受到的不尊重,並造成了的感受。 Jugha墓地(最大的亞美尼亞古墓群之一–譯註)的紀念碑不再豎立,輕易地被摧毀、肢解,扔進河裡。他們(亞塞拜然–譯註)鎖定目標並掃除最後所剩的亞美尼亞基地。

諷刺的是,部落客/記者認為其他在亞塞拜然領土上的亞美尼亞遺址可以得到保護。

我在想,也許亞美尼亞人應該以拆除在其領土上剩下的亞塞拜然清真寺和墓碑,做為紀念碑以及其他亞美尼亞遺產的交換? 當然,一些亞塞拜然的遺蹟對亞美尼亞來說有文化價值,我不願意看到它們消失。但是,還有什麼其他選擇呢?

回應上述的留言,Ivan Kondratiev[俄國]也說,如果亞塞拜然人要清除境內亞美尼亞遺蹟,他們至少能將這些紀念碑還給亞美尼亞,即使這種轉讓等於承認Djulfa的亞美尼亞人歷史。

世人願意面對蓄意破壞古蹟嗎?The Stiletto在她發表的有關Djulfa墓地破壞的長篇中提到,她寄望於美國歐巴馬政府

我有理由樂觀地認為, [歐巴馬]的外交政策團隊將對不斷拒人於外的亞塞拜然採取非常不同的反應,而不像對此事[關於Djulfa銷毀]完全漠不關心的[當前美國國務卿]萊斯,這種態度則源於布希政府親亞塞拜然、親土耳其的外交政策。 此外,美國提名國務卿希拉蕊[ … ]未來的美國駐聯合國大使蘇珊賴斯則特別關注種族屠殺和阻止大規模殺戮軍事行動的主張,而不是當屠殺持續快速增長時還在搞無效『對話』。哈佛大學教授Samantha Power,《來自地獄的問題:美國和種族滅絕的年代》(2002年)的作者,一直在幕後悄悄地建議奧巴馬[ … ]。 殷鑑不遠,有了這些婦女共同強調倡導人權和防止種族滅絕,歐巴馬政府無法輕易無視或忽視發生在20及21世紀的各個國家正在進行及被鼓勵的種族滅絕,以及,在亞塞拜然和土耳其,針對曾經存在一世紀,而如今已然消亡的亞美尼亞人所留下來的古蹟,正在進行中的「文化滅絕」。 更多摧毀前和摧毀後的墓地照片,可見www.djulfa.com

校對:Portnoy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