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全球之聲譯者群像:Carolina Chandra Rumuat

Carolina Chandra Rumuat為全球之聲多語言翻譯計畫增添新成員:印尼文版印尼文是印尼全國2.37億民眾的官方語言,而且她也展現全球化特質,來自印尼的她摧生這個新的網站,但她實際上身在…摩洛哥!

Carolina Chandra Rumuat

Carolina Chandra Rumuat

Carolina,西方世界對你的母語不甚瞭解,我們該知道些什麼基本知識?

印尼擁有約700種語言,幾乎全都仍是活語言,印尼於1928年將Bahasa Indonesia定為官方語言,為這個群島國制訂統一溝通管道,這也是全球第四大口說語言。

在這廣大、多元而年輕的國家,生活情況如何?

我在印尼就三方面而言都是少數,不過我生於蘇哈托(Suharto)總統的新秩序時期,我是個新教徒,不是穆斯林;我有一半的華裔血統,我是個女性。我的華裔外祖父母培養我成長,他們讓我學習到知識的重要性,以及不受時代折損的美德價值,例如助人或對抗迫害;他們雖然極具中國色彩,但所幸生命價值不只是有《毛語錄》,不過他們當然很強調辛勤工作,也很重視耐心與心靈平靜。我的個性比較衝動,不會讓熱情熄滅,我很喜歡寫作,那不只是個出口,更讓我感到快樂;大學畢業後我在雅加達當記者,後來成為峇里島(Bali)一間外國通訊社的助理記者。

從峇里島到摩洛哥卡薩布蘭加(Casablanca),過程發生什麼事?

我在峇里島遇上靈魂伴侶,後來我們明白,他必須為事業前往摩洛哥,由於彼此不想分開,我決定讓事情簡單些,就跟著他來到摩洛哥。

除此之外,我也瞭解媒體正快速改變,網路媒體已不再另類,而是未來,我對此五味雜陳,但至少可以不用砍伐森林,我是個很積極的部落客,部落格是Between Birth and Burial,也對新媒體很有興趣。

你從何得知並加入全球之聲?

我的未婚夫去年下半年介紹全球之聲給我,我瀏覽網站後,不用再讀網站宗旨,就明白全球之聲彰顯網路新聞活力所帶來的一項改變,我立刻寫信轟炸翻譯計畫負責人LeonardPortnoy,希望能夠加入,我知道印尼人的閱讀興趣向來很低,若新聞能以母語書寫,或許他們對國際議題的興趣會提高。

蘇哈托執政時期壓抑民眾的好奇心,現在應該有所修正,印尼是全球相當年輕的民主國家,故我真心相信,民眾應更加瞭解言論自由等各 種權利。我在2008年12月初次發表譯文,幾天後正式加入;全球之聲翻譯計畫的平台很棒,因為鼓勵人們不要隱藏疑問,也讓人們明白,儘管各地語言相異, 其實自己的生活與世界其他地區都混雜在一起。

你能否適應摩洛哥生活?

文化衝擊讓我比較慢融入,我在兩個月前進入一家網路新創公司任職,不僅學習更加瞭解自己,也學著在文化差異之間做管理工作,好處是讓我認識新朋友,也觀察他們的生活。

卡薩布蘭加讓我想起雅加達,龐大又仍在成長,大都會的魅力吸引其他地區民眾前來碰運氣,城市裡也有許多矛盾之處,公車站牌下有女 子穿著傳統罩袍,旁邊女孩卻穿著迷你裙與網幭,北非最大清真寺不遠處即為夜店區,我覺得很有趣。我目前還沒有太多時間至摩洛哥四處旅行,本地人都說卡薩布 蘭加不是摩洛哥,但就目前為止,我覺得摩洛哥很吸引人,當地生活對多數亞洲人雖稱不上方便(包括我在內),但所有經驗都很寶貴,提供許多寫作素材。

請向我們介紹印尼文版的其他譯者!

全球之聲印尼文版目前包括我共有四位活躍譯者,Galuh Tahtya是我大學好友,我搬到摩洛哥後,就開始與她交換訊息,有天我向她提到翻譯計畫,她就決定加入了。

另外是Ivan Lanin,他是維基百科印尼文版負責人,過去已展現參與志工工作的熱情;Oktavia Sidharta是透過Portnoy介紹認識;最新成員Juliana Harsianti是我在雅加達結識的朋友,目前獲得與網路媒體相關的獎學金,在挪威奧斯陸念書。

全球之聲印尼文版規模還不大,但我們希望能向法文版或西班牙文版看齊,我有些計畫希望能盡快實行,希望讓全球之聲的精神注入印尼 年輕人心中,尤其是住在峇里島上的民眾;我也希望和母校聯絡,讓他們注意到這個翻譯計畫,我希望將志願服務的美好介紹給年輕人與印尼大眾,全球之聲印尼文 版正一步步向前進,這也是所有人熱情的結晶。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