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菲律賓:人民悼念前總統科拉松阿基諾

菲律賓舉國哀悼科拉松阿基諾(Corazon Aquino),她在領導推翻馬科斯(Marcos)獨裁統治後成為該國總統,並於8月1日星期六清晨3時18分,死於心肺衰竭。享年76歲。

她的丈夫,反對派前參議員Sen. Benigno S. Aquino Jr.死於謀殺,她在1983年成為寡婦。

1985年她在日益推崇下,在「臨時選舉」與馬科斯對抗。欺詐的選舉數周後,由現在所稱的人民力量( People Power)起義推翻了馬科斯,擁護阿基諾擔任總統。阿基諾因此成為菲律賓的第一位女總統,也是亞洲的第一位女性國家元首。

可在這篇內容充實的紐約時報訃告更加了解她。

電視和廣播轉播了阿基諾家人在星期六凌晨宣布她的去世,並在她去世後立即開始專題報導、傑出菲律賓人的回應、播映阿基諾昔日演講和採訪,並播放推翻馬科斯獨裁統治運動時的部份歌曲和讚美詩。

阿羅約(Arroyo)總統宣布全國哀悼紀念阿基諾10天。前總統曾表示不滿阿羅約並曾兩次呼籲阿羅約辭去總統職位。

世界各國領導人,由美國總統貝拉克歐巴馬(Barack Obama)和教宗本篤十六世(Pope Benedict XVI)帶領,暫停活動並對阿基諾作為菲律賓的民主標誌和她的「堅定信念」表示敬意。

主流媒體專門報導阿基諾的死亡,其中大部分的意見來自於掌權的菲律賓人。普通菲律賓人,他們大多來自中產階級,使用網絡,特別是部落格、微網誌和社交網站,對阿基諾致敬。

Inghinyero.com寫道:「這是菲律賓悲傷的早晨」,反映出菲律賓人周六醒來時聽聞阿基諾死亡消息的悲傷。

消息傳出後不到三小時,「科拉松阿基諾」和「阿基諾」成為推特上的趨勢主題,菲律賓人在線上表示他們的悲痛和哀悼。

Babelmachine報導全國哀悼阿基諾的直播影片,並注意到菲律賓的推特用戶在頭像上繫上黃絲帶。黃色是1986年她對抗獨裁者馬科斯的競選色彩。

部落格Vindication of a Fool指出

在未來幾天內,我們將聽到許多的對已故總統的悼念。她值得這每一句。這個國家已經失去了道德指南針和僕人領袖。

@cocoy同意

這句「一個充滿感激的國家感謝您的服務」,用於科拉松阿基諾似乎顯得空洞。菲律賓欠阿基諾的債務償還不完,只有我們繼續下去、堅持下去,建設我們的國家,才會獲得新生。

為了讚揚她即使面臨癌症時仍「寧靜端莊」,Far From Neutral再版阿基諾進入醫院時寫的「快樂死亡祈禱文」(Prayer for a Happy Death)。

EdericEder.com以菲律賓文寫道

隨著總統科裡的死亡,她給我們愛、信念和希望。

隨著民主標誌的殞落,我們喚醒歷史記憶裡光輝的時刻:當我們團結起來,收回我們的自由並嚮往一個新的菲律賓。

Cheftonio

我不常為了公眾人物過世感到悲傷。麥可傑克遜過世時我不感到難過,但Tita Cory(阿基諾的暱稱),我感到非常難過和震驚。雖然她的健康不如之前,我曾希望她將恢復。

據Bahay ni Badong所說:「許多公眾人物的過世與安息,沒有任何一個比得上Tita Cory帶給我的衝擊。」

一位學生領袖兼部落客寫道

[阿基諾]曾經說過一句激勵人心的話,我引述:「我燃燒我的生命如黑夜的蠟燭,沒有人能夠受益於此。蠟燭慢慢熔化消失。很快地芯 將燒盡,而光也消失。如果有人收集熔化的蠟,重新塑造它,給它一個新的芯。在另一個瞬間,我的蠟燭會再次照亮黑暗,再一次繼續服務,然後,再見。」

並補充說:

現在,因為你,有條已經點亮的路,我要接下挑戰,做重塑後蠟燭的芯,重新點燃,並分享光亮給仍在黑暗中的人。這是我的諾言,直到下一個人蒐集我們熔化的蠟,並成為下一代的芯。

以菲律賓文寫作Ang Sa Wari Ko說:

一位母親,這是她的形象,她通過EDSA革命(或稱人民力量革命)對抗獨裁的馬科斯。以她對國家的勇氣和貢獻,她成為了國家第一位女性總統。

An Apple A Day回憶

家庭、信念、熱愛國家、承諾、寬恕和清正廉明的作風。這只是我從科裡身上學到的少數事情。她活在其中並身體力行。她不僅是我們的總統,她是我們所有人的母親。一位與我們從散播腐敗、不誠實和貪婪種子的醜陋政權中一起熬過的母親。

一位部落客在Filipino Voices寫道

阿基諾留下了「L」的標誌,不斷提醒我們,自由只在我們奮力爭取下存在。

「L」指的是「反馬科斯」的手勢。

旅遊部落格Habagat Central回顧了「自由之路」,以紀念阿基諾。

一個高中的社會研究教師的部落格akomismo感嘆他的學生討論菲律賓前總統時,對阿基諾的低度認識和錯誤概念。

一名記者的部落格Theanthology,回憶當她有機會與阿基諾說話時的「敬畏」:

我很幸運,可以在埋伏訪問中問科裡幾個問題。在一個新聞報導中,她沒有回答問題,但當我詢問時,她轉過身看著我,對我說了句俏皮話。我因為感到敬畏而忘了要繼續問後面的問題。這發生在2006年。

Mike in Manila,另一個記者的部落格,回憶阿基諾並說:

不是每個人都同意她看問題的觀點,但沒有人能質疑她的正直,或是她對民主的承諾。但第一個從國家政權和平轉移後下台的她,喜歡被稱為「公民科裡」。儘管第四次更替和她自己的崛起是由「人民力量」促成。

mistervader對「在她墳前吐口水」,詆毀阿基諾的人說:

這些人花時間到她墳上吐口水,我看著這些抨擊科裡的事,不是感到悲傷或憤怒,而是感到譏諷的意味。這對於為我們帶來自由的科裡來 說不是一種矛盾的慶祝嗎?我們今天所享有的自由,正使我們大家都可以自由誹謗和輕視她。對我來說,這是對我們現在所享有的自由最真實和最偉大的承認,並希 望能從當局手中進一步維護且磨練它。所以我對那些抨擊她的人說,攻擊吧,如果你可以。作為一個自由如你的人,我反而會選擇對她致敬。

顯然是要挖苦現任總統似乎拒絕接受即將結束任期,一個部落客指出:「阿基諾偉大地方在於雖然不情願的接受了任務,但她的時間到時,她雙手把權利還給國家。」

在線新聞雜誌Bulatlat的編輯同時表示

科裡不像第二位成為總統的女性阿羅約(Gloria Macapagal-Arroyo),阿羅約試圖模仿馬科斯成為獨裁者,並勝過馬科斯腐敗和侵犯人權的行為。眼見於此,阿基諾不得不再次上位,並要求阿羅 約辭職。她成為推翻阿羅約運動的引導人物之一。科裡直到最後都在抗爭暴政。

與此同時,Ganns Dean將他對阿基諾的敬意獻給目前菲律賓總統阿羅約:

您將永遠無法成為科拉松阿基諾這樣的人,我希望她的死和舉國的反應(妳人仍在國外,正無恥的向歐巴馬獻殷勤),能將妳從過去九年 來領導我們的「成就」中喚醒。妳稱之國情諮文(SONA)的倒數第二告別工作的虛構故事,絕對無法反應出妳可恥的腐敗機構,和握著強權不放的執政特色。

這名部落客補充道:

我的眼中有淚,但這並不純粹是因為國家敬愛的元首過世。這些挫折的眼淚,是因為現在的國家元首,並沒有科裡的心與對我們的愛。這是悲痛的眼淚,這個國家的大家長已經走了,放眼望去地平線上沒有人能成為國家的守護天使。

The D Spot敦促大家:

隨著我們敬愛的總統科拉松阿基諾的死,我們不要覺得我們是孤兒,「hindi tayo nag-iisa」。我們需要起來反抗,我們必須收拾殘局。讓Ninoy和Tita Cory的死不是徒勞。她現在一定在天堂,不斷為我們調解,她為了菲律賓而奮戰,從貪污的禍害中解放。讓我們繼續討伐-黃色絲帶不僅只戴在身上。讓他們成 為我們的提醒者,盡我們的力量,不管多麼小,幫助創造一個更美好的菲律賓。

悼念持續在整個菲律賓部落圈發酵:DeoDuey.comMy Freedom WallParadox of IronyI'm Walking AloneOh-WheezersMark BravoGameOPSGeekothon.comLalaine's WorldBarrio SieteCaptain's LogsilverThe DJ who's not a DeeJaySnow WorldDeantastic!The Marocharim ExperimentsmokeJon MagatDigiputz.comBikoy.netPagod Ka Na Bang Maging Si Juan?Jose C. Camanoedwinsoriano.comBendzGEmil AmokThe Struggling BloggerCoffeedrunkAttyAtWorkade magnayebaddieverseARTUJI以及Your Majesty Sire

更新:

阿基諾的遺體現在置於De La Salle Greenhills體操館,是1986年提前舉行總統選舉,快速公民計票的地方。電視直播整個守靈的過程。他們將在星期一(8月3日)被轉到馬尼拉大教堂。

阿基諾的家人拒絕以軍事榮譽前國家元首相稱的國葬,並宣布了私人葬禮。

喪禮訂於星期三(8月5日),阿羅約總統已宣布一日特別休假,給菲律賓人時間來對他們民主象徵的離開哀悼。阿基諾將被安葬在她的丈夫Benigno Ninoy S. Aquino Jr.身邊。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