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非洲:科技恐懼症是否成為阻礙?

資通訊科技有利人力發展的承諾很偉大,有些人認為手機有助於擴展新市場,這些行動工具在有些國家已跨入不同領域,包括銀行(行動提款機)、醫藥(讓鄉村民眾獲得所需專業資訊)和公共服務等。

網路讓最遍遠地區學生也能研究與學習,學者能獲知世界研究動態,社會媒體也可能讓人們更容易相互串連,並讓移民匯款回國更輕鬆。

在9月23日至24日,哈佛大學舉行「資通訊科技、人類發展、經濟成長、消弭貧窮」論壇,其中熱烈討論與分析資通訊科技對人類發展的影響。

至於反對電腦與恐懼科技設備的心態,又會造成什麼阻礙?若資通訊科技承諾改善貧窮情況,科技恐懼症會帶來什麼衝擊?這確實是全球問題,既然資通訊科技會改變人類發展,誤解或害怕科技力量的情況,是否會對開發中國家影響特別大?若確有這種現象,各界又能如何因應?

以下是非洲地區對抗與認識科技恐懼症的實例(若各位手邊有其他地區的案例,也歡迎提供)。

非洲和許多其他地區一樣,都有不同型態的科技恐懼症,研究報告(PDF檔)指出,教師抗拒科技造成電腦在肯亞校園難以普及,烏干達醫病雙方都認為,「文化相容性」(PDF檔)阻礙當地醫療機構接納資通訊科技;在許多地區,網咖是唯一能接觸網路的地方,但很多女性卻認為網咖是專屬於男性的領域。

南非開普敦(Cape Town)電子學習專家James Kariuki提到,有位朋友教育水準良好,卻難以適應新科技,他在Elearning in Africa部落格指出

我今天與一位朋友聊天,他感嘆科技變遷速度之快,我看得出他臉上的痛苦,他提到有次準備上台報告,演講廳裡唯一的視覺輔助工具為電腦和投影機,過往舊式投影機已由新科技取代,讓他得很痛苦地重新製作報告,將圖片掃描後再度使用,我問他是否有意去上訓練課程。

多數人都懼怕科技,訓練課程使用種種專業用語,讓我們比受訓前更加困惑,我知道系上有些教授對科技同樣拒斥,也無法參加訓練。

我問他,是不是因為害怕科技,讓某些教授從來都不願使用演講廳?他回答:

沒錯,而且還有文化因素,他們應該找人類學家研究科技未來使用者的文化,那他們或許就能夠建議,哪些文化方面的改變能讓人習慣使用科技。

我見到的問題是,當社會已提供科技,但理應受惠的人卻未得益,我不確定如何處理科技恐懼症最好,尤其是他們擁有各種資源、訓練與支持,但卻無法善用資源,若各位知道該怎麼辦,請你們告訴我。

Neil J在留言區表示,我們應擴大科技恐懼症的定義,因為人人或多或少都會這樣:

正如你所言,訓練是最好的應對方式,我的大學作業就與科技恐懼症相關,我想人人都有些科技恐懼症,例如:
– 電腦當機時的憤怒。
– 害怕電腦會取代我們的工作。
– 害怕我們受到監控!

數位落差不只出現在城鄉或貧富國家之間,Ore Somolu在奈及利亞的The Networking Success Project計畫指出,性別仍是一項重要因素。

Ore Somolu還提到,女性要自由使用科技,還會面臨種種限制,例如可支配所得較少、使用科技時間有限、平均識字率較低等,一項解決方案包括盡早提供科技課程給女孩:

年輕女性需盡早開始接觸科技,無論是正式(中小學、電腦學校、課後學習)或非正式(向親友學習、有電腦課的夏令營)皆 可,KnowledgeHouseAfrica組織的性別團隊舉辦FOSS Women Bootcamp工作坊,讓年輕女性擁有必要技能,訓練其他女性使用FOSS(自由與開放程式碼軟體);Fantsuam基金會也提供資通訊訓練獎學金給 合格與有興趣的女性。

母親對女兒影響深遠,若她們顯露科技恐懼症態度,有些女孩或許會下意識承襲類似感受,故必須從家庭開始鼓勵,從小就接觸科技,再逐漸進階到更複雜的科技。

南非羅德斯大學(Rhodes University)學生Lauren Clifford-Holmes曾認為資通訊科技並未實踐承諾,因為各項計畫鮮少產生具體結果,她列舉幾個運用資通訊科技促進發展的最佳範例,她在The Soap Box部落格表示

這個故事讓我意外的是兩件小事,第一,光是把科技丟進社區沒有用,除非教導民眾有關如何運用與利用科技的方式;第二,這項案例強調重視校園及教導學生使用科技,不僅能幫助學習經驗,也可教育他們所需技能,在這個知識/資訊經濟裡存活。

她提到推廣正確科技的案例:Intel Teach Program

Telkom幾年前捐贈電腦給Mthebula中學,但所有教師均未接受使用電腦授課的訓練,語言科教師Mercy Ntlemo認為,主因在於多數教師缺乏「以實質方式整合科技的明確知識與訓練」,造成電腦都積了灰塵、除了基本資訊收集與文書處理,都鮮少使用。

這個案例反映出資通訊科技與發展內部論辯情況,發展必須有不同層面,若將電腦等科技免費捐贈給缺乏使用技能者,根本沒有達到幫助發展的目標。

在這個例子中,Mercy Ntlemo接受Intel Teach Program訓練,這套課程旨在協助教師將科技融入教室中,希望幫助學生掌握21世紀的技能,Mercy Ntlemo覺得自己確實因訓練獲益,許多教師也跟進參加,想要「克服科技恐懼症」。

這套課程讓教師學習建立評量工具的新方式,並調整教育學習目標,此外,教師也發現使用網路、網頁設計及學生課程的途徑,做為加強學習的重要載具。

Mercy Ntlemo指出,由於這套課程,科技如今已成為DZJ Mthebula中學課程重要素材,也習慣使用新教學模式,此次經驗大大顛覆教師使用電腦的方式,大幅增加使用效能,她認為這套課程「為教學法帶來革命」。

這種故事告訴我們什麼道理?這讓我們知道必須以宏觀全面角度看待發展,以及瞭解社會發展在不同背景下的情況,例如人民可能缺乏數位識讀能力,我們得瞭解需要資通訊科技發展社區的背景,才能讓發展不會毫無價值,而帶來實質改變。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