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俄羅斯:誰能限制俄國網路圈?

2011年4月18日,美國非政府組織「自由之家」發表有關全球網路自由的報告,「2011年網路自由報告」分析37國在2009年至2010年的網路使用自由狀態。

由全球之聲俄語網路回聲計畫編輯Alexey Sidorenko撰稿的報告中,俄羅斯列入「部分自由」類別,相較於前次在2009年發表的排名,俄國名次往後倒退。

屬於同一類別的國家還包括盧安達、辛巴威、埃及等,而在前蘇聯各共和國中,專家認為喬治亞、亞塞拜然和哈薩克同屬「部分自由」;白俄羅斯落入「不自由」項目,愛沙尼亞則屬於「自由國家」,更在整體排名中奪冠;其他前蘇聯國家則未列入排名。

排名墊底國家則為古巴、緬甸及伊朗,專家認為當地網路情況最糟。

 A map representing internet freedom, from Freedom House's report

網路自由地圖,圖片來自「自由之家」

對於報告中提到有關俄國的事實,外界毋庸置疑,但對於分析和解讀方式,則仍有些疑問。

第一項重要問題:這項排名哪些層面源自於政府或國家結構?俄羅斯政府究竟對「網路不自由」有何影響?畢竟若論及自由受限,就必須考量政策及法律效能。

若仔細觀察名單,政府結構主要有兩種行為:

「極端主義中心」追捕極端份子

一,為了對抗極端主義,執法單位常直接起訴部落客及其他在網路上發表言論的民眾,引用法條通常是刑法第282條第一項,包括「基於性別、種族、國籍、語言、出身、宗教傾向、參與特定社會團體,公開或透過媒體煽動仇恨、敵視、污辱個人或群體」。

筆者曾多次說明這項機制如何運作,內政部在全國各地都設有「極端主義中心」,著重於反極端主義,採取由上而下的策略,每一段時間都有特定人數的民眾必須為極端主義活動負責。

要搜尋任何人圖謀「建立極端主義組織」或其他活動並不容易,故該中心需要線民長期監控,收集資訊與證據,相較於此,坐在辦公室電腦前,搜尋網路上的「極端份子」顯得容易許多,只需瀏覽部落格及論壇,尋找某些社會團體或針對政府的尖銳批判言論。

這項工作很輕鬆,只要找到某項言論,假若作者身分有個輪廓,即可透過網路服務供應商,找出訊息來自於哪部電腦,就這麼輕易找到極端份子、完成任務、解決問題、老闆開心、將「反極端主義」報告送交中央政府,政府就會持續撥款支付基層人員薪資。

是故俄國網路界及人權份子必須要求廢除刑法第282條,從往例可知,任何人都可能成為「極端份子」,諸如部落客、網路使用者、作家、社群運 動人士、宗教人士等,都是「極端主義中心」可能的目標;這個單位的前身為「打擊幫派犯罪組」,至今也維持定期破案量的要求。筆者認為這個單位必須關閉,因 為它們所為遠超過應有權限,實際是在迫害政治或宗教言論自由。

就起訴部落客而言,真正原因通常不是個人在部落格或網路的某一言論,是因為其他社會、政治或商業行為,網路上發表言論只是引來壓力或迫害的起點。

封鎖網路資源

二,政府第二項對抗網路的作為與司法體系有關,檢察署能夠直接決定封鎖網路資源,Komsomolsk-na-Amur市法院即曾做出不符邏輯的裁決,讓民眾無法使用YouTube網站,認為該站提供極端主義內容;後來上訴法院翻案,只要求網路服務供應商封鎖該網站特定頁面。俄國知名網路運動人士Anton Nosik當時提到

就手段殘酷而言,法院判決反映國內司法單位對於網路的一貫態度,我認為這些法律事件只有娛樂效果,實質上對俄國無數網路用戶不會有造成任何後果。

外界早已熟知俄國法院種種無知判裁,而且範圍還不僅限於網路,多數法官與檢察官都不明白,無法分辨哪些網站是由少數人自行維運,而哪些網站只是匯聚廣大使用者產製的內容。

除了法官及檢察官,還有許多人對網路實情毫無頭緒,不久前有位企業家詢問朋友,誰是「Twitter網站總編輯」,能否與他見上一面,正因為這種無知,才引發種種事件。

這項現象的結論很簡單,社會必須用行動矯正這種缺陷,才不會讓類似「封鎖YouTube」的裁決激怒大眾,也才不會在網路界貽笑大方。

管控難以言狀

至於「自由之家」報告裡的其他內容,可能與政府及官方行為無關,也可能間接相關,分散式阻斷服務(DDoS)攻擊最近威脅LiveJournal.comNovaya Gazeta等網站,但這些問題與政府無關,而是出於商業命令或個人未經官方指派的行為,「地獄旅」這個組織的駭客攻擊亦然。

「親政府青年組織」在部落格圈的行為其實利多於弊,反映出不同政治勢力真正擁有言論自由,自由派與民族主義人士都在部落格上活動,有人支持 總理普廷(Vladimir Putin),也有人反對;有人支持前獨裁者史達林(Joseph Stalin),也有人反對;有人支持前石油富商霍多爾科夫斯基(Mikhail Khodorkovsky),也有人反對。

討論空間並非毫無問題,到處都有垃圾郵件和人身攻擊,但任何人都可能面臨這個狀況,而不僅限於「親政府勢力」,且依據不同議題,立場鮮明的團結便會大幅動員,故在史達林、葉爾欽、霍多爾科夫斯基、東正教等議題上,動員能力較強的組織行動便更加積極與憤怒。

當然,若立場傾向政府的企業家收購成功網路服務與網站後,就可能提高「國家影響力」,但筆者認為,這與一般企業希望擴大營利項目的心態無異。

除此之外,我們也很難以找到證據,可證明經營者影響Lenta.ruLiveJournal網站的編輯取向,而且這些網站最近癱瘓,不只是受到DDoS攻擊,也是因為網站本身技術問題未解決;總統梅德維德夫(Dmitry Medvedev)最近也曾發出聲明,提及並譴責熱門部落格服務遭攻擊一事。

儘管如此,俄羅斯政府仍強硬要求「聯邦安全局」禁止Skype、Gmail、Hotmail等服務,筆者曾於前文提及此事;幾天後,政府又有一項計畫曝光,打算研究他國規範網路責任案例,分析美國、德國、法國、英國、加拿大立法經驗,以及中國、白俄羅斯、哈薩克等地封鎖網路情況。

整體而言,對於這份報告所述內容,筆者認為,俄羅斯確實可列入「部分自由」國家名單,且自由受限並非直接因為聯邦政策所致,至少就目前而言,官方並未企圖約束網路自由,總統立場也很明確,不過刑法282條與「極端主義中心」作為確實令人憂心。

除了網路使用者,人權鬥士、政治運動份子、歷史學家、宗教領袖及其他「麻煩製造者」都受害,網路只是指控他們的藉口;無知法官與檢察官也是 一大問題,不光是針對網路,有時他們也不明白法律意涵,或是以可怕方式解讀。另一項問題在於,俄國有許多單位都可能對部落客及社運份子施暴,這些機構看似 為獨裁政權工具,但若仔細分析,則可能源自於安全人員、官僚及惡徒的行為。

因此為了「解放」網路,並提升俄羅斯在「自由之家」報告內的名次,俄國社會必須重視刑法第282條,並且發起廢除運動,這是俄國網路圈可及之處。

校對:Soup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