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烏克蘭提議立法禁止墮胎

四月初國會三名反對派「Svoboda(自由)」的議員,提案在烏克蘭境內禁止墮胎。提案中只有懷孕危及婦女生命、胎兒有重大疾病、或因強暴導致懷孕時視為例外得墮胎。這項提案,距離上一次烏克蘭立法者嘗試禁止墮胎僅一年。

在提案的說明中,發起者用以下論點解釋為何需要這些限制[烏]:

儘管烏克蘭的墮胎率在下降,卻仍然是歐洲最高的國家之一。每一千名育齡婦女中有 21.1 次墮胎,每一百個懷孕婦女中有 45.8 次墮胎,或者每一百個嬰兒出生就有 84 個胎兒遭到墮胎。

[…]

必須注意上次墮胎相關法規通過時,並沒有考慮到以下幾點:根據一系列醫學研究,被墮胎的嬰孩受到的痛苦與受虐而死的成年人同等級。墮胎也會對相關人員的身心造成負面影響。

[…]

在烏克蘭大部分地區,死亡人數幾乎是出生人數的三倍。過去廿年間,烏克蘭人口下降了五百萬(從五千兩百萬到四千七百萬)。如果人口持續這樣變化,再過幾年主要來自亞洲的外來人口將成為烏克蘭的多數族群。

合法墮胎是造成這種人口降低趨勢的主要原因之一。

國會議員也強調了烏克蘭所有基督教會對墮胎共同的負面態度[俄]。

這項提案造成了極大爭議,不論網路上或網路之外都引起熱烈討論。

許多人立刻聚焦如何於法庭證明有強暴發生。烏克蘭主要電視頻道 TSN 的記者指出,只有十分之一的強暴指控得以立案,並質問發起提案人之一的 Olexandr Sych,萬一一名女性懷孕了,卻無法證明她遭到強暴該怎麼辦。議員回答[烏]:

我不在執法單位工作,也不知道女性能證明什麼或不能證明什麼……但首先她應該注意自己的生活方式,不要讓自己暴露在被強暴的危險中。特別是不要在不能信任的人身旁飲酒。

他的語錄在網上流傳,臉書上一般民眾、記者社運人士都對此展開討論。

Serhiy Masliuchenko 寫道[烏]:

這項法案又是國家和官僚再一次試圖插手人民的個人生活……他們沒那個腦袋去處理經濟、科學、教育、環境問題,就來搞出這樣的法律……

Vasyl Martyuk 不同意[烏]:

我不認為「Svoboda」能解決一切問題,但我支持這項法案!烏克蘭是墮胎數最高的國家之一 —— 太糟糕了!

臉書用戶 Andrey Anthony 寫道[俄]:

在提出這種法案之前你們應該先把國家整頓好。在一個路沒鋪、沒有法治、貪腐無窮無盡的國家裡你們卻提出這種法案?

Elena Bondarenko 寫道[俄]:

這只不過是給婦產科醫生機會利用非法墮胎大賺一筆!垃圾箱裡的嬰兒還不夠多嗎?孤兒院裡的孩子還不夠多嗎?白癡!!應該要去創造有利育兒的社會和經濟環境,而不是限制墮胎!

Marianna Goncharova 評論[俄]:

這時候就要發揮性別意識了。為什麼這是由男人提出的?
Vitaliy Diachenko 嘲弄這項提案[俄]:

「Svoboda」應該通過另一項法條,他們的成員都不准有性行為,除非有文件證明這次性行為的目的是傳宗接代。
Yevgeniy Ikhelzon 覺得奇怪為什麼這項法案提出後,公眾沒太大反應[俄]:

真矛盾,討厭穆斯林強迫女人戴面紗的人,卻對民意代表想要禁止墮胎欣然接受。
記者 Iryna Slavinska 批評這項法案[烏]:

對抗高意外懷孕數的方法是在學校裡實施性教育,有地方提供免費保險套和口服避孕藥,而不是禁止墮胎。
許多人提到墮胎的倫理道德問題。特別在一名醫師兼社運人士 Evgeny Komarovsky 的臉書頁面上有如下討論:

Yulia Zheleznova 寫道[俄]:

很不幸,這裡的評論無法說服我,反而加強我原本的信念。我們現代社會中,很多女人不但無視墮胎的道德層面,甚至不顧自己基本的健康問題。沒有理論能合理化謀殺。全面停止。
同一個討論串中 Olga Shandra 寫道[俄]:

我認為墮胎與否是每個女人根據自己的倫理道德原則做出的選擇,而不是根據國會議員、心理學家或衛道人士等等的意見。
Enela Adonieva 寫道

我反對墮胎,但每個女人都應該有選擇的權利,而不是由政客來決定。
目前烏克蘭墮胎在妊娠期十二週之內是合法的(緊急狀況下廿二週)。烏克蘭是歐洲每年墮胎數最高的國家之一,但數量有明顯下降的趨勢。婦女從法律較嚴格的鄰國如波蘭前來「墮胎旅遊」的現象亦有紀錄
校對者:Ameli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