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不只難民和警方陷入衝突的巴爾幹地區

Refugees arrive to transit camp in Opatovac, Croatia, Spetember 21, 2015. Photo by Beata Zawrzel, copyright Demotix.

2015 年九月廿一日難民抵達位於克羅埃西亞 Opatovac 的中途站。Beata Zawrzel 攝影,Demotix 授權。

九月廿二日星期二東克羅埃西亞一座中途站的難民和警方爆發小型衝突,官方尚未發佈衝突的原因。

根據巴爾幹透視報記者 Sven Milekić 報導,衝突過後 33 名難民 逃離了難民營,目前行蹤不明。Milekić 也引用克羅埃西亞非政府組織和平研究的說法,克羅埃西亞警方使用了催淚瓦斯,造成至少兩名兒童受傷,他們正在紅十字會接受急救。

與此同時巴爾幹半島幾個國家的領袖正在幾個層面上討論這場難民危機,而塞爾維亞和克羅埃西亞的關係越發緊張。

Hungarian military seen patrolling the border beside the newly built fences to control the flow of refugees crossing into Hungary. Photo by Geovien So, copyright Demotix.

匈牙利軍人在邊界為了控制難民湧入而新建的圍籬旁巡邏。Geovien So 攝影,Demotix 授權。

匈牙利政府為了阻止難民湧入決定在數段邊界建起圍籬,這麼做對於緩解緊張狀態毫無幫助。

在 Beremend 邊界建造圍籬( 照片來自 Eugen Husak)pic.twitter.com/VrlL9qr3FT

— HRT Vijesti (@hrtvijesti) 2015 年九月廿一日

克羅埃西亞總理佐蘭.米拉諾維奇在九月廿三日的記者會中「警告」塞爾維亞政府,「反對克羅埃西亞就是反對歐盟」。他表示:

克羅埃西亞是歐盟成員,塞爾維亞即使想也不能採取對克羅埃西亞不利的行動,因為他們和歐盟有協議。塞爾維亞做什麼、想做什麼對歐盟不利的行動,我相信他們不會真的做出來。

米拉諾維奇的聲明惹惱了塞爾維亞外交部長伊維察.達契奇,他對此回應:「克羅埃西亞還沒從問題中學到教訓,米拉諾維奇持續向塞爾維亞挑釁」。

塞爾維亞總理亞歷山大.武契奇也稱克羅埃西亞決定暫時關閉和塞爾維亞的邊界「嚴重侵犯塞爾維亞和歐盟簽訂的協議,是絕對的獨斷獨行。」

一些分析師和國際社群成員開始爭論歐盟是否誇大了中東難民湧入的危機。批評者認為歐盟制定計劃解決危機時未能和其他受到影響的非歐盟國家合作,對本已混亂的巴爾幹地區來說等於火上加油。

格拉茲大學東南歐研究所教授兼分析師 Florian Bieber 為巴爾幹透視報撰寫了一篇文章,從巴爾幹地區的觀點來看歐盟對危機的處理:

政府對難民的反應造成的傷害巨大。數週間這個地區的邊界是十幾年來控制最嚴格的,甚至被關閉。

難民遷移路徑上的巴爾幹國家反映出德國和其他歐盟國釋出的矛盾訊號,在歡迎和拒絕之間搖擺。

這些國家作出的不同反應給雙邊關係帶來壓力,尤其匈牙利和南邊的鄰國之間,以及塞爾維亞、克羅埃西亞和斯洛維尼亞之間。

另一名歐洲外交政策專家 Fredrik Wesslau,他也是歐洲外交關係委員會的大歐洲計劃主任,在塞爾維亞和克羅埃西亞官員間的衝突前兩天發表的文章中呼籲大家注意這些問題:

每天估計有兩千五百到三千名難民進入馬其頓和塞爾維亞境內。巴爾幹地區的難民總數越是上升,越多國家加強了邊境管制。關閉邊界豎立圍籬會引起骨牌效應,造成這個地區的國家之間關係更加緊張,和歐盟會員國之間的爭吵。

在難民危機爆發前在巴爾幹地區待過一陣子的自由記者 Jorgen Samso 創造了一個也許是最貼切的詞彙形容穿過巴爾幹路線難民的體驗:「巴爾幹國界滑步」。難民們踩著這個最新流行的舞步,從一個國界移動到另一個國界,沒有退路。Samso 在 Politico 網站上描述 早已深陷絕望的難民如今面對的混亂:

混亂已經滲進往北方比如德國前進的難民中。即使有智慧型手機可以接觸新聞、社群媒體和地圖,難民還是跟不上事態發展。

歐盟領袖間的意見相左越來越明顯。Fredrik Wesslau 指出情況還會變糟,而受難民大量入境影響的國家不論是歐盟成員或非歐盟成員,都將依賴歐盟找出解決之道。目前為止歐盟領袖們的決定比起消除危機,似乎在重燃舊日仇恨這點還更成功。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