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阿富汗戰爭奪走孩子的童年

穆罕默德·哈茲拉蒂(Mohammad Hazrati)憶起兒子沙雷·穆罕默德(Saleh Mohammad),這位青少年在自殺炸彈中喪生。圖片來源:記者Ezzatullah Mehrdad,經允許使用。

某年八月底,在阿富汗首都喀布爾,沙雷·穆罕默德(Saleh Mohammad)一如往常在房子後院玩耍。他跳過一綑木柴,弄傷了腳,一片指甲剝落,不過當晚仍如期前往參加他家準備已久的大日子--姊姊的婚禮。

樂隊開始演奏,沙雷就坐在一旁,在樂聲中享受這場婚宴。不過他愉悅的心情沒能持續多久,前來參加的客人竟有一名自殺炸彈客,宣稱效忠伊斯蘭國(ISIS)後引爆炸彈。婚禮嘎然而止,沙雷短短13年的生命也在此刻畫下句點。

一家之主古拉姆·穆罕默德·哈茲拉蒂(Ghulam Mohammad Hazrati)急著疏散賓客、運出傷患,卻遍尋不著兒子沙雷。附近每家醫院他都一一確認過,仍然沒有沙雷的消息。最後,他注意到院子裡有一具身負重傷的屍體,屍體的身分如他所言:「我們從他剝落的腳指甲認屍。」

這場炸彈攻擊造成92人罹難,其中不乏像沙雷這樣的青少年與學童。

由於阿富汗幾乎有一半的人口都是低於15歲的孩子,他們是受目前戰亂影響最深的族群:自殺炸彈、汽車炸彈、無人機攻擊、夜襲行動等等,各地的地面作戰已造成無數阿富汗人犧牲。

過去四年阿富汗內戰以來,聯合國已記錄1.4萬起「侵害兒童權利」的案件。2015至2018年期間, 該國的衝突已奪走近3500條年輕性命,逾9000人受傷。根據聯合國報告顯示,有43%幼童傷亡是武裝叛亂團體所致,30%是親政府的軍隊所為。

存活下來的人通常都得背負心理創傷度過餘生。非政府組織「拯救兒童基金會」(Save the Children)今年表示,預估有2000萬名孩童每天一睜開眼,就害怕身邊發生爆炸或槍擊。

九月初,塔利班組織在喀布爾犯下一起汽車爆炸案,14歲的青少年卡馬努丁(Kamaludin)存活下來,他回想起這件驚魂,說道:「因為我隔天要上學,所以當晚早早就上床了,可是突然被爆炸聲驚醒。」他家兩層樓的房子完全崩塌,弟妹從建築殘骸中被挖出來。

移動圖書館巴士Charmaghz為喀布爾的孩子提供閱讀空間,創辦人暨管理者費絲塔‧卡琳(Freshta Karim)說道:「重點是,我們不懂孩子生活在暴力下所經歷的創傷和憂鬱。」她表示,直接暴露於暴力危險的小孩易罹患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指一個人經歷了極度嚴重的創傷壓力事件,感受到害怕、無助感、或恐怖,而且已經達到病態的程度)。

從近期發生的兩起攻擊案可看出戰爭對孩子造成的精神傷害。七月發生的一起汽車爆炸中,塔利班一大清早就襲擊阿富汗的一處軍事基地,時間恰好是喀布爾學童的上學時間,至少有26位學生遭受波及受傷。在阿富汗中部城市加茲尼(Ghazni)的另一起汽車爆炸案中,塔利班以阿富汗的一間情報機構局為目標發動攻擊,附近正好有一所私校,一名學童不幸罹難,60名受傷。

加茲尼市(Ghazni)成為攻擊目標,汽車爆炸案摧毀了私立高中的教室。圖片取自社群媒體。

爆炸地點附近的學校關閉了好幾天,重新開課後,學生回到的教室早已被嚴重炸毀。偏遠地區的情況更糟,塔利班叛亂團體和阿富汗的安全部隊經常占據學校建築作為基地,極少離開。

普遍發生的地面作戰是學校關閉的主因。根據聯合國兒童基金會(UNICEF)指出,2017至2018年間,阿富汗學校受到的攻擊成長了三倍。

2019年五月,聯合國的兒童機構表示,截至2018年底,阿富汗的衝突已迫使1000所學校關閉,預估370萬名年齡介於7至17歲的兒童--幾乎是國內一半就學年紀的孩子--無法上學。

卡琳說,這是對阿富汗孩子最深的傷害。「他們失去揮灑天分的機會,在戰爭下發展不了潛能。未來的科學家被埋沒了。」

「阿富汗內戰奪走了孩子[在健康環境裡]成長的空間。」卡琳補充:「他們無法學習批判性思考,被塔利班和伊斯蘭國等極端份子剝削時會更加脆弱或容易被他們影響。」

即使真的跟塔利班武裝份子達成談判,受過教育的新世代仍可能對阿富汗下一波戰爭火上加油。冗長的和平之路已經走了好多年,卻依舊看不到盡頭,而才就讀小六的沙雷·穆罕默德已在戰爭的摧殘下一暝不視,來不及看到他暑假前那場期中考的成績了。

婚禮前幾天,沙雷·穆罕默德才剛考完期中考,迎接暑假的到來。開學後,父親哈茲拉蒂收到他的成績單,訴說其感受:「穆罕默德成績很好。我本來希望他能順利完成高中學業、大學讀法律系,畢業後找個好工作,為未來鋪路。」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