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委內瑞拉的現在進行式

一名男子於委內瑞拉2014年的示威活動中仰望天空。在近日國民會議與最高法院發生衝突以前,委內瑞拉已長期陷入動盪不安的政治局勢。圖片來源:Flicker用戶andresAzp(根據CC 2.0授權條款所發布)

聽聽我們的Podcast特別專題:「關於委內瑞拉」。 

「獨裁」已成為委內瑞拉人民用來描繪數月以來國家動盪局勢的代名詞,而這樣的混亂情況在2017年3月30日其最高法院(Supreme Court of Justice)有效地廢除人民會議(National Assembly)以後一度達到高峰。

2017年3月30日,政府廢除人民會議的舉動引發了人民的抗議及國際間的憤怒,有些人將此舉所引發的政治動盪形容為「自作自受」。對於委內瑞拉的人民來說,此次衝突也讓他們不再對於民主政治抱有美好的憧憬--委內瑞拉最高法院日前曾剝奪了人民會議的權力並允許總統尼古拉斯·馬杜羅(Nicolas Maduro)接管立法機構的部分職權,然而這項決議十分短命,在馬杜羅總統飽受國際壓力、要求重新考慮該變革以後,最高法院撤回了這項決議

儘管人民議會的職權被恢復了,國內外的組織團體並不滿足於此。即使面對警察的攻擊,示威者們仍幾乎每天都大規模動員

許多國家政府對委內瑞拉的示威活動皆感到擔憂並予以譴責。美洲國家組織(Organization of American States)在2017年4月3日緊急通過了一項決議,宣布將委內瑞拉近日以來所發生的事件稱為「憲法秩序的修定過程」,並補充道:

儘管(委內瑞拉)最近修訂了這些決議的部分內容,但委內瑞拉政府仍必須確保恢復民主秩序。

2017年3月所發生的事件僅是自委內瑞拉的反對陣營於2015年12月的選舉中贏得三分之二的席次後,委國政府為了達到限制人民議會權力的目的,所執行的一系列限制行動中較新的一件。

為什麼說委內瑞拉政府「自作自受」?

2016年1月,委內瑞拉最高法院因亞馬遜州(Amazonas)涉嫌作票違規而強制暫停四名立法委員的競選活動--其中三名為反對派人士,而另一名則屬於執政黨陣營。由馬杜羅總統指揮的聯合社會黨(United Socialist Party)藉機在人民議會中安差了親政府的椿腳,反對派指責法院試圖剝奪他們的多數優勢--撇除其它好處,該優勢可讓反對派有權彈劾最高法院的法官。

儘管受到阻撓,反對派仍持續為三名立法委員發聲。對此,最高法院以人民議會蔑視最高法院決議為由,宣告其所有決議皆屬無效。人民議會的委員們也因而被削減預算,並有10個月以上的期間幾乎沒有得到完整的薪資--每月僅收到38美元

這樣的對峙情況持續到10月份。在這個時候,全國選舉委員會(National Electoral Council )中止了針對馬杜羅總統所提出的罷免公投案,並將地方選舉推遲至憲法規定期限過後的2017年。反對派指控馬杜羅總統及其支持者正在暗自推動政變,並透過投票宣告他應受「政治和刑事審判」。

2017年1月,仍被政府視為蔑視最高法院判決的人民議會再次投票,表示馬杜羅「枉顧他應守的崗位」並要求重新舉行選舉。

在人民議會拒絕放行委內瑞拉國營石油公司與外國私營企業--主要來自中國和俄羅斯--成立公司的合資案以後,馬杜羅政府即前往最高法院申訴,最高法院隨後裁定立法機關仍然蔑視法庭,但是可恢復其立法權。

政治僵局

對於在國際媒體上閱讀新聞的大眾讀者而言,委內瑞拉在過去幾年間一直處於危機之中,而最高法院的短命裁決只是這場危機的最新發展。

然而,其實委內瑞拉並不是只有「一場危機」。它擁有太多問題,而這些問題都深切地影響到一般百姓。

第一個即是政治問題。於2013年去世的已故總統雨果·查韋斯(Hugo Chávez)精心挑選了尼古拉斯·馬杜羅(Nicolás Maduro)擔任其繼任者。馬杜羅表示,他正試圖進一步推動查韋斯以社會主義為基礎的玻利瓦爾革命(Bolivarian Revolution)--該革命應旨在為民眾帶來民主,並減輕委內瑞拉人民嚴重的貧窮問題。

然而,馬杜羅並沒有像前任總統一樣獲得大眾的支持和尊敬。在長達三年的經濟危機持續延燒、以及暴力犯罪與貧困人口皆創下新高的現況下,馬杜羅的民調已降至數年以來的最低點。他還被指控透過專制手段來排除異議--他的政府對示威活動予以鎮壓、對新聞報導進行審查,並遏制言論自由。反對者、批評者和記者們一旦寫出使政府陷於負面形象的報導,就會遭到監禁。有些人選擇自我放逐於外國,有些人則選擇從此沉默。

2017年4月7日於加拉加斯的示威者們。圖片來源:Luis Carlos Díaz,已取得使用許可。

委內瑞拉的政治反對派主要由民主團結圓桌會議(Democratic Unity Roundtable)的成員所組成,這是一個橫跨左翼到中右翼的多政黨聯盟。 然而,由於該聯盟成員包括了一些數十年前,在委內瑞拉面臨嚴重貧困問題、而枉顧窮人權益時即非常活躍的政治人物,因此,許多委內瑞拉人民並不信任該聯盟。

民主團結圓桌會議將許多彼此間不和的團體和政黨結合在一起,但在這樣的結盟中存在著權力鬥爭以及各種意識形態與政策上的分歧。此外,在最近的示威活動中,並非所有示威者都是由同一個政黨所支持--走上街頭的部份民眾可能支持特定的反對派,而其他人則可能是對民主原則和經濟權利感興趣。

直落的經濟與現況糧食危機

委內瑞拉的政治滲透到生活各方面,但人們最緊迫的需求通常取決於經濟問題。

馬杜羅政府目前已被貼上「嚴重的經濟危機」的標籤。委內瑞拉長久以來皆高度依賴石油收入,但近年來油價下跌,而其財政狀況完全無法彌補這些損失。自2014年以來,委內瑞拉每年的通膨率皆超過50%,並在2016年底(累計)達到800%、並仍繼續上升。與此同時,委國政府的貨幣管制政治限縮了貨品進口,對民生供應造成莫大的壓力。雖然政府試著控制民生物資的價格,但黑市的活躍仍對物貨產生強大影響。民生物資的價格可以在幾天內飆升,國家貨幣的價值則等速地被削弱

這樣的現象對於委內瑞拉人民而言即意味著飢餓和物資短缺。這種不穩定的糧食供給情況可以從超市內外、以及過境至哥倫比亞購買民生物資的排隊人龍中窺知一二。

雖然糧食危機的驚人數據並不能代表這就是委內瑞拉各種問題中的關鍵因素,但它的確明顯地造成犯罪率上升,並改變了委內瑞拉人民的日常飲食習慣。

政府和某些媒體機構否認委內瑞拉存在著飢荒風險--這是國內某些地區都持續在擔心的問題--並將這樣的警告視為政治對手進行誹謗行為的一部分。

然而,部分非政治組織表示,由於缺乏適當的數據,他們無法確定問題的嚴重程度。在過去幾年中,在貧困和經濟危機雙雙惡化的同時,委內瑞拉的政府官員則拒絕揭露最新資訊。

新聞自由及取得資訊的權利

對於委內瑞拉人民來說,想即時瞭解自己國家所發生的一切事件可能很困難。

隨著政府對媒體的控制越來越強,人民取得資訊的權利也備受威脅。由於委內瑞拉的網路為美洲地區最慢、最不穩定的之一,因此人們也難以應對這個資訊不透明的趨勢。

在委內瑞拉現今這個充滿謠言和兩造政治攻擊的媒體環境中,公民媒體已經成為抗議和鎮壓這類訊息的重要來源之一。即使是報導經濟狀況和外幣價值等議題的網站也已成為重要的資訊來源,並因而成為政治審查的目標

健康危機、暴力問題、草根的援助力量

除了政治問題,委內瑞拉眼下也面臨了嚴重的健康危機,而這也正是目前在南美國家內最常被爭論的問題之一。

藥品短缺、衛生設備狀況惡劣以及原住民社群的邊緣化皆對此問題產生致命的影響力。委內瑞拉人已決定訴諸社群媒體和外界的支援,以獲取其所需的醫療資源。

在過去的數十年裡,發生暴力事件的頻率也在飆升。委內瑞拉的謀殺率是世界上最高的之一,這樣的問題在於越來越多委內瑞拉人--特別是在都市區的貧民窟裡寧可選擇膜拜死去的罪犯、而非神祇以尋求庇佑

許多草根組織正在盡其最大的努力來應對不斷升級的暴力亂象。以加拉加斯地區(Caracas)的Mi Convive組織為例,該組織在過去六年以來一直持續推動暴力預防研討會和其他主張收回(閒置而被不良份子佔用的)公共空間的各式活動:

Niños jugando libres en la calle, cantando y riendo, dueños de los espacios, así como lo mostramos en este video queremos que suceda en cada comunidad de Caracas y del país.
Nuestro objetivo es la disminución al mínimo de la violencia a través de la prevención, creando una ciudad de la convivencia.

孩子們在街上自由嬉戲、唱歌和大笑,他們才是這些空間應有的主人。我們希望看到加拉加斯和委內瑞拉其他地區的每一個社區都可以像這個影片中所顯現的一般。我們的目標是透過預防措施,將暴力降至最低,並創造一個共存的城市。

儘管有了許多像這樣試圖改變現況所做的努力,但充滿挑戰性的現實環境仍在將委內瑞拉人民推離自己的母國。在這些危機持續惡化的同時,委內瑞拉的政治舞台上,每一方都仍只顧著在盡力地指責對方。

在全球之聲閱讀更多委內瑞拉相關文章:

政治危機

健康和糧食問題

暴力、社會分裂及移民

對言論自由的威脅

本特別報導由Elizabeth RiveraLaura Vidal所撰寫,中文版由Hao-PingFangLing所貢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