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對南韓人在阿富汗遭綁架事件的迴響

7月19號,南韓的基督教傳教者在阿富汗首都喀布爾西南方的加茲尼(Ghazni)遭到綁架,綁架這23名傳教者的是塔利班(Taleban)戰士。這些人質是在從坎達哈(中文/英文) 前往喀布爾的巴士上被擄走。塔利班戰士要求南韓政府將軍對撤出阿富汗,並以被監禁的塔利班戰士交換這23名男女人質。南韓其實早已計劃 在年底之前要從阿富汗撤軍。當南韓的談判團抵達喀布爾、且政府仍和在阿富汗進行談判時,有個問題出現了:即便政府幾次的強烈的說服他們避免到那裡,這群傳 教者為什麼一定要到如此危險的地方,他們的決定究竟是對是錯?

一名部落客Lee Dae-geun強力主張,應該要有新的法律禁止基督教的傳教活動:

在在國內外傳教活動已經太多了。如果說是個人的傳教活動,沒有人有權力可以禁止他們的所做所為。但如果這些活動對國家帶來危害,它就應該被法律所限制。我們所歸屬的這個民主國家,不是一個我們單獨生活的社會…

不少像Yundream這樣的部落客關注教會這將23名年輕人送到阿富汗的不負責任行為。

關於這件在傳教活動(或是說志工活動)時所發生的綁架,我看到有些人說「在他們安全獲釋回家後,我們再讉責他們」。

我想要說的是關於這個觀點。我想要談的是負責人和教會,而不是這些遭綁架的年輕人。

我舉個例子,一個動物保護組織召集了20位年輕人,以研究動物生活模式為主題,將他們送往非洲的叢林。那裡沒有指南,也沒有人了解這座叢林。

讓我們想像這群人遭遇到不幸。除了脫離這個團隊,我們必須想到發起這不負責任活動的組織。這不是很自然的嗎?

教會送這些年輕人沒有不良動機。所以我們必須體諒?因為韓國的法律基於主觀判定動機而制定?如果動機是對的,過程就不是那麼重要了嗎?

「不要過份的讉責」?那真的很可笑。任何來自政治、法律以及大眾傳媒根本不談論這個話題。這令人不解。你想,送20幾名年輕人到戰地,而沒有任何安全設備,且他們正身陷危險之中,這樣可以理解嗎?但沒人談到這個不負責任的行為。

由於基督教徒的政治力量,大眾傳媒和政治人物噤聲。只有部落客做出強烈的辯論。

Suya 55批評這樣的論點。

一些人批評沒有經過思考。

一些人批評沒有經過思考。

一些人批評那些批評。

一些人甚至說那些遭到綁架的人該死,因為基督教任務的最終目標是殉道。

批評…批評……

第一次我知道這裡對基督教徒沒有那麼多的同理心。

看來他們比那些暴徒還糟糕。

二年前,我步行環繞過朝鮮半島。那個時候,人們問我為什麼我做這樣不必要的麻煩事。他們問我為什麼我花了如此長的時間、做這樣勞累的麻煩事。

我想要問他們,為了什麼他們活著?

活著是有原因、有意義的。人做某件事的時候是有個原因,我們應該尊重。為什麼他們前往阿富汗?一定是為了完成人生中某些有價值的事而離開, 或是經由他們的付出而得到自信。我們不應該尊重他們的想法嗎?我知道現在他們的所做所為造成了麻煩,但他們到那個地方不是為了折磨 其他人。他們到那裡是為了完成好的功績。我想我們對他們批評的方式太嚴厲。

在你的生活中,有多少基督徒傷害你?因為我們對某些可怕的基督徒(並非真實的團體)印象深刻。但因為那些人,我們可以責怪所有的基督徒嗎?看看你的四週,一定有基督徒的朋友。他們都是會傷害他人的壞蛋嗎?

如果你只是未深思熟慮的批評基督教徒和傳教者,你確實很自私。不,你是無禮的。你不考慮普世的善。你就是批評些許的錯誤,讓它變得十倍、百倍的糟糕。如同那個兵團…

Shiver將阿富汗的現狀和一部電影相比:

有部在2002年上映的電影名為2009迷失記憶(台譯:2009決戰異次元,2009 Lost Memories) 。故事是這樣的:二次大戰結束,日本獲得勝利。首爾是日本的第三大城市,在那有個反日本的組織 Huraisenjin。主角是一個打擊這樣的恐怖組織的警察。然而,在他打擊反抗份子及追溯歷史時,他發現一些奇怪的事…

這部科幻片的情節和事實不同。但我想起這部電影的原因是我們的歷史和現在阿富汗及塔利班沒有多大的不同。

想像一下!沒有韓國。日本和電影情節一樣在二次世界大戰獲。想像韓國從1945年起直到2009年被日本所統治令人感到不舒服。我確定,如 果真像電影那樣,一定會有些人反抗日本,而為了奪回主權,暴力的方式會被持續的採用。如果那時候沒有我們現在所尊敬的「獨立活動份子」,電影裡的假設可能 會成真且我們今日就生活像電影裡一樣。

但這些國家英雄可能有另一個名稱:恐怖份子…

在日本殖民時期的這些活動份子和他們的行動在我們的歷史中不稱為恐怖份子及恐怖主義行動。賓拉登和塔利班在伊斯蘭社會也許也不被視為恐怖份子。回到電影的故事上,韓國人在2009年也不認為自己是韓國人。我們應該試著去理解我們不是真的了解的狀況。

伊斯蘭不只是一個宗教,也是深植在穆斯林的生活習俗以及人類成就的文化。祂不可能用優越或劣等來加以比較。但這些人質呢?

接近這群否認自己主權和宗教的人是自殺的。他們反抗美國這個最暴力的國家,以維護他們的自主性和文化。同時,這是不同的恐怖活動。反抗美國很困難,也導致許多犠牲者。塔利班如何認為這20名來自支持美國的國家到阿富汗來以及否定他們視為最重要的?

有些事應該要知道。誰讓中東國家變成如此危險及戰事發生的地方?誰讓這些傳教者被綁架?我們的國家英雄當時想試圖想取回什麼?穆斯林今日試圖要維護的以及今日我們不能好好維持的?暴力在任何情況下都不能被合理化。但如果暴力是為了反抗更大的暴力呢?

4 則留言

  • 譯者補充說明: 基督教在韓國的西化、抗日的愛國運動及獨立中扮演重要角色,故而基督教在韓國得以蓬勃發展,約有1/3的韓國人是基督教徒。此次事件在網路的討論爭議點在於,主流媒體刻意淡化這群人質的宗教色彩,將事件框架為營救從事人道救援的同胞;部落格圈的部份意見(如本篇)認為,是否有必要限制傳教行為?前往宗教極端主義恐佈份子活動的地區進行傳教活動是否適切?是否應批評這樣的傳教行為?

    台灣的中國時報也有鄧鴻源的< 《咱的社會》助人為善 也要入境問俗>以及王麗欽< 《回響》傳福音遇難 早有體認>二篇文章有類似的討論。 (若有其它台灣觀點對此事的看法,歡迎補充)。

    附帶提到一點,也由於基督徒在韓國人數眾多,加上2008年2月韓國總統大選在即,現任總統盧武鉉如何處理此次的人質事件不但考驗他個人的政治智慧,也挑戰著他所屬開放國民黨總統大選的聲勢,尤其該黨在此次地方性選舉中大敗給最大在野黨國家黨。

    而下一篇網民意見≠ 公民意見,這是韓國部落格圈中,因為對此次人質所從事的傳教活動有所批評 ,而引申出處理網路上討論及意見的一些辯論, 可以算是本篇的延伸討論。

  • 感謝摘要,非常好的系列文章。

  • 我想到的,則是颱風天入山的登山隊,最後被救回來,然後被稱之為「耗費社會資源」。對傳教組織而言,看到的並不只是風險。但是在其他人的眼中,看到的可能就只是風險。

參與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