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蘇丹會永遠是非洲最大的國家嗎?

隨著蘇丹部落圈持續地成長,我們觀察到愈來愈多的活動、並且聽到更多不同的聲音。請允許我帶領你進入最近的對話。

Ayman Elkhidir,一位住在杜拜的蘇丹部落客,正在蘇丹度過他的假期。他寫了一篇文章 表達他對於此地人們開車習慣的鄙視:

在蘇丹的人們開車就像他們百年前騎著駱駝和驢子一樣。完全沒有什麼交通規則。十字路口的優先順序由人們的膽識所決定。就算有看到紅綠燈,也是設計不良,如果你照著號誌行進,那麼你一定會撞車。說得更清楚一點,想像兩個對向的燈號,一個是給直行的,一個是給左轉的,兩個同時都是綠燈。所以如果你要左轉或是迴轉,你就要留意對向來的車子。因為對他們而言,也是綠燈可以通行的。

一位新的蘇丹部落客,叫作 SudanEase談到最近蘇丹所發生的洪災

今年蘇丹的八月雨季對於蘇丹人民和政府而言,是一場災難。政府在一些不顯著的議題上耗盡了他們的資源,例如新貨幣的設置(譯註:蘇丹政府自今年七月一日之後改用 SDG 作為唯一的官方貨幣,之前是使用SDP,詳情可見這裡的相關說明)。由於只有少少的資源,並且孤獨地面臨著此一困境,這個國家沒辦法抵抗大自然的力量。無助、且遭受到嚴重批評的政府只能被迫視而不見。直至目前為止,有67,731棟房子毀於大雨,其中31,540棟損壞無法修復。

Kizzie 對於分割蘇丹有個隨想

大概四年之後,蘇丹將不會是非洲最大的國家。

Daana 覺得這讓人感到哀傷:

我剛剛讀到 Kizzie 的隨想,讓我感到哀傷。那真的是我們朝向的未來嗎? 真的完全沒有希望嗎? 連一點點也沒有嗎? 我想我們從未給這個國家一個生存的機會。從大不列顛殖民地的分割為二政策施行開始,從彼此合作轉為互相對抗。為什麼沒有任何人想要給這個國家一個機會?

在慶祝他的部落格一週年慶之後,Black Kush 告訴我們一個消息,關於Sami El-Hajj 可能會從關塔那摩監獄中被釋放出來:

八月 15, 2007 (KHARTOUM) — 在美國將半島電視台攝影師Sami al-Haj從關塔那摩灣的監獄釋放前,華盛頓已經要求喀土木(譯註:蘇丹首都)保證被拘留的Sami al-Haj不得離開蘇丹。此一消息為他的兄弟Asim al-Haj 於週三所透露。

Little.Miss.Dalu 把目光放在蘇丹境內名為 Meroe 大水壩的建造,以及造成上古努比亞文明珍貴考古寶藏的損失

Meroe大水壩已經造成了人道主義的危機。它將會使得超過五萬名居住於Nile隔離區,靠種棗椰樹和放羊的人民被迫遷移。然而這個計畫也造成文化上的巨大的災難,而且被國際媒體、UNESCO(譯註: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和私人保育團體所忽略。上千、甚至上萬個遺跡點將會消失在水面之下,最快在明年之前,連經過簡略的探查都沒有。

她對此不太高興:

我對於理性評論這件事已經感到太過無力/難過/無助。就像那些像醉醺醺的水手的發誓一樣,我不禁想要把這此一文章的標題改成「該死的蘇丹」(Damning the Sudan) (譯註:她的文章標題為「Damming the Sudan」,而「Dam/水壩」和「Damn /該死」只差一個n) 。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