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革命之香:蘇丹傳奇性香水品牌標籤重新拼貼為革命象徵

圖為Bint El Sudan香水標籤的拼貼,顯示出22歲示威者Alaa Salah的標誌性影像。這個圖像讓蘇丹革命呈現在全球關注之下。圖片由藝術家Amado Alfadni創作,經授權使用。

蘇丹的動盪局勢已持續多月,22歲示威者Alaa Salah在首都喀土木,站在一輛車上吟唱詩歌以及抵抗口號的影像在全球瘋傳,讓全球開始關注起這場革命。Salah的形象被大眾連結到蘇丹的自由女神,也就是該國的努比亞女王

我衷心感謝你。蘇丹人追求民主及繁榮的抗爭仍在繼續。我們不會向巴席爾低頭,那個暴君獨裁者。

蘇丹學生Lana Haroun 所拍下Salah於該場合的原始照片鼓舞了全世界各地的藝術家將Salah褒揚成革命的象徵。擁有蘇丹血源、出生並成長於埃及開羅的藝術家 Amado Alfadni把握住這個機會,將這張照片以及經典的香水品牌Bint El Sudan(蘇丹的女兒)的商標混合在一起。

Bint El Sudan這個品牌由WJ Bush在1920年代於倫敦創立,這個當地暢銷的香水被稱為非洲的「香奈兒5號」,為蘇丹以及東非地區女性所愛用。這個無所不在的非酒精香調,這個茉莉、丁香和百合混合的麝香調香氣,最終變成婚禮以及重要儀式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成為蘇丹女性生活的基本單品。這種香調引發起女性特質、力量以及誘惑的想法。它也被認為具有來自蘇丹古香氛及草藥傳統中的神奇及醫療特質

Alfadni解釋:「Bint El Sudan是我母親所用的香水,所以也是我做為蘇丹人的部分身份認同。」

圖為Bint El Sudan香水原始商標,圖片來自於Eric Burgess的拍攝的照片。他在1920年代萌生為自己所屬的倫敦WJ Bush公司創造一種香水的想法。照片由藝術家Amado Alfadni分享,經授權使用。

原本的香水商標上是一名年輕蘇丹女子的照片,她裸著上身下身穿著蘇丹傳統裙裝,並在腳踝手腕上佩戴著婚禮飾品。這張照片是由WJ Bush在蘇丹的商業代表Eric Burgess所拍下的。

好幾十年來,隨著貿易者開始使用這種令人陶醉的香味作為一種貨幣,這名年輕女子的相片一路從蘇丹的喀土木漫遊到奈及利亞的卡諾(Kano)。

Alfadni表示,20年前,蘇丹的伊斯蘭統治政權為了配合伊斯蘭教價值觀,將原始商標上的上空女孩換成穿著保守黑色布卡頭巾(burqu)的女孩。

Omar al-Bashir統治了蘇丹30年(1989-2019),並在1991年開始實施基於對於伊斯蘭律法(Sharia)嚴格詮釋的刑法改革。Bashir的改革將女性畫分到法律弱勢的地位,還透過實施嚴格的「道德法」以及於公共場所的性別隔離來限制女性的行動自由。蘇丹女性若違反這些法律,將面臨被鞭打或被投石至死的處罰。

保守版本的Bint El Sudan香水瓶在20年前根據嚴格伊斯蘭律法問世而出現。圖片由Amado Alfadni提供,經授權使用。

「她的穿著,事實上就與我位於蘇丹北部故鄉女性所穿得一樣。」Alfadni在一次透過臉書通訊軟體進行的訪問中表示。「也與埃及的努比亞人一樣,我也有努比亞血統。」他寫道。

Bint El Sudan的獨特配方在這100年來沒有太大改變,但是商標上年輕女性的穿著隨著時間調整過多次,反映了多年來針對女性端莊與否標準的持續討論。

1966年開始生產多種Bint El Sudan 產品的公司Bush Boake Allen在當時重新調整了商標,以原來的傳統蘇丹新娘形象為藍本,但用一塊紅布裹住了她的胸口—這是依據Bint El Sudan相關商品所銷售的市場,針對那些日益保守的行銷目標所進行的些微調整。

Bint El Sudan保溼霜上也有一名年輕蘇丹女性的照片。但在這個版本中,她的胸部上蓋了一塊紅布。照片取自genaropiano的Instagram。

2018年12月,蘇丹開始爆發一系列針對麵包價格上漲的示威活動,女性是活躍於當中前線的人物;而示威後續演變為對女性於公私領域受壓迫等種種不平的大規模抗議。

最終,示威者要求Bashir下台,而Bashir也面臨多起人權犯罪的指控。

在蘇丹女性站上街頭呼籲Bashir下台的很久之前,她們就已站上街頭抗議道德警察、抗議公開鞭刑、抗議政府對19歲女孩Noura Hussein所判的死刑,她被迫與性侵她的男子結婚,最終只能殺了她的丈夫

2019年4月11日,在示威者包圍喀土木的安保機關之後,Bashir在僅持續一天的據稱兵變之中,被軍隊逮捕。蘇丹國防部長Ibn Auf表示,國家進入3個月的緊急狀態以及由軍隊所領導的2年過渡政府,但是因為示威群眾堅持要有由公民所領導的統治者,Auf辭去過渡政府領導人之職

諷刺的是,Bint El Sudan 這種辣辣甜甜的氣味,現在是在奈及利亞北部的加諾Kano的一間小工廠所生產,該地區受到與ISIS同盟的博科聖地組織Boko Haram所控制。這間緊密戒備的工廠每年大約生產7百萬瓶12毫升的香水,至少佔了該香水全球供給量的80%。

雖然Alaa Salah的照片將蘇丹政權更迭的動盪帶到了全球視野之內,也鼓舞了Alfadni和其他藝術家將她做為革命的象徵,女性主義者以及行動人士則警告,讓任何一個個人肩負起革命的重擔是很危險的,並指出在她之前就有許多無名女士投身革命。而Salah本人也遭到了死亡威脅

至於Alfadni,他表示自己之所以決定要將知名香水品牌商標以及Salah的照片拼貼在一起,是要挑戰傳統中的蘇丹人形象:「我試著要以遠離憤怒以及極端主義的方式來呈現蘇丹人民的形象。

2011年藝術家Amado Alfadni 所創作的Bint El Sudan香水標籤印刷版本。照片由藝術家本人提供,經授權使用。這是Alfadni探索Bint El Sudan做為香水以及蘇丹部分文化及歷史重要性的創作計畫之一。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