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吉爾吉斯:伊斯蘭化的威脅

吉爾吉斯是一個名義上的穆斯林國家,它有段關於伊斯蘭有趣的歷史:在18世紀伊斯蘭教傳入遊牧的吉爾吉斯之前,橫跨吉爾吉斯和烏茲別克的費爾干納河谷Ferghana Valley)實行更為傳統形式的伊斯蘭教(譯注)。在蘇維埃時期,宗教被推向社會的邊緣。但自從1991年吉爾吉斯獨立後,大部份在南方的鄉村地區,伊斯蘭教看似有些許復興。

譯注:根據歷史的記載,中國唐朝玄宗天寶年間向中亞發展的挫敗,是於西元751年,與現在阿拉伯和伊斯蘭什葉教派發生的怛羅斯戰役。戰役地點約在文中所提橫跨吉爾吉斯和烏茲別克的費爾干納河谷。於是在西元第8世紀,伊斯蘭教的勢力擴展至中亞,當地也改宗伊斯蘭教。

gv_osh2.jpg

朝覲Hajj)者從位於吉爾吉斯南方的第二大城市奧什(Osh)出發前往伊斯蘭教的聖地麥加Mecca)朝聖。照片取自flickr的使用者teokaye

上週,吉爾吉斯部落客們對該國的伊斯蘭化感到擔憂。會產生這些辯論是由於跨部門的委員會決定允許穆斯林女性的護照照片可以穿戴頭巾(hijabs)。

委員會的決定是基於「伊斯蘭律法禁止女性在陌生男性面前,不加以遮掩其頭部和耳朵」。伊斯蘭議員們引述的說法是:「我們在通過邊境檢查時感到不愉快。機場人員要求我們當眾拿下頭巾,而不是引領我們到一個特別的檢查室,由女性人員執行檢查。」

然而,許多吉爾吉斯的部落客關切這項決定及其背後含意。

Elena Skochilo(LiveJournal 使用者 morrire)是一位知名部落客,她引述新聞且說道

Frontbek 的女兒(daughter of Frontbek)似乎很頑固。她已經得到她想要的…

Elena指出,Frontbek 的女兒,也就是Jamal Frontbek Kyzy,她是女性進步公眾聯盟Mutakallim的主席;這個伊斯蘭組織為此頭巾立法的發起者之一,已聯合了4萬名支持者。

為新聞網站neweurasia寫作的 Mirsulzhan補充說

像Mutakallim這類組織,以及其它青年運動組織像Jangyryk,是由阿拉伯世界所資助。

另一位部落客,同時也是知名政治評論人Alan Kubatiev(LJ 使用者 alan-kubatiev),也支持Mirsulzhan關於伊斯蘭社群籌款來源的說法:

Frontbek Kyzy贏得了這場曠日費時的戰役。沒有她的靠山和伊斯蘭社群的支持,她不會成功。而後者以大批的金錢作為贊助。

Mirsulzhan也注意到,Jamal Frontbek Kyzy和她的組織近來變得很活躍。他們也反對在吉爾吉斯慶祝2月14號情人節(Saint Valentine’s Day)。

…Jamal Frontbek Kyzy 說一些穆斯林女性在比什凱克Bishkek)反對慶祝2月14號情人節--「我不贊同情人節,因為13-14歲的女孩去參加派對而不帶小孩…」

「Mutakallim」向來支持一些政治人物允許一夫多妻制的想法。 Free Kyrgyzstan(LJ 使用者free_kyrgyzstan評論

有趣的是,如果他們認真的對待這個議題,他們也應該要求禁止男女約會以及照相,因為可蘭經裡是反對人像的。我可不想生活在19世紀…

Alan Kubatiev相信伊期蘭化在吉爾吉斯是嚴重的威脅:

伊斯蘭化勢力在吉爾吉斯愈發壯大且強硬。大部份的篤信者是文盲,他們由文盲的毛拉(mullahs,譯註)和傳道者授以伊斯蘭教義。他們具有侵略性和邊緣性格。

譯註:mullahs是伊斯蘭教徒對神學家的敬稱,在中亞,通常是指地區的傳教士或是清真寺的領導者。

Alan Kubatiev也補充道,窮人經常投靠伊斯蘭組織,以從他們的社群取得物質上的援助:

國家忽視這部份人口,7、8年後將產生可怕的結果。

一位匿名者在Elena Skochilo的部落格回應說:

這並不是「無害地展示某人的宗教信仰」。允許穆斯林婦女穿戴頭巾的護照相片是全力邁向伊斯蘭化的第一步。這樣進展下去,每個人都 得被強迫穿戴頭巾和認可伊斯蘭教。他們的口號是「非友即敵」(if you are not with us then you are against us)(譯注)。

譯註:此語引自於美國總統布希(George W. Bush)在9/11後宣誓反恐(anti-terrorism)戰爭所提’You are either with us or against us‘,由於一般認為9/11是奧薩瑪賓拉登Osama bin Laden)所領軍之激進伊期蘭組織凱達Al-Qaeda)所為,反恐戰爭被激化成為猶如十字軍東征Crusades)的反伊斯蘭戰爭,故而本文反諷借用此語。

吉爾吉斯的政治人物Edil Baisalov(LJ 使用者 baisalov,每位女性都有權選擇是否穿載頭巾或是迷你裙:

奴役化弱勢性別的時代已經結束了。吉爾吉斯的女性是自由的。拒絶她們和男性有平等權利的人是未開化的。可見,阿拉伯世界比我們落後,他們有百分之五十的女性是文盲。一個國家要起飛,不能只靠單一性別的翅膀支撐。有些吉爾吉斯人想要奪走自己國家的一邊翅膀。

在吉爾吉斯部落格圈中,也有人對允許穿戴頭巾的護照照片表示支持。來自吉爾吉斯南方的第二大城市奧什(當地有較多該國的信仰伊斯蘭教者)的Almurad批評Mirsulzhan在 neweurasia上的文章:

一名女孩身著迷你裙,為什麼那事件「普通」的事?而如果女孩想穿戴頭巾呢?那只不過是個人的自由罷了,剛好就是穿著一件迷你裙。

neweurasia上很活躍的評論者之一Ataman Rakin,並不認為吉爾吉斯的伊斯蘭化是一種威脅:

…為什麼這是一種威脅?如果伊斯蘭教給人們一種認同、尊嚴和社會秩序,免於毒品、酗酒和色情--那麼這有什麼不好的呢?

neweurasia的Mirsulzhan 回應

我不想看到我的國家淪於獨裁政權或是伊斯蘭化。我強烈的相信,最合理的選擇是西方民主,以及它自由的價值。伊斯蘭不能使人類免於 免於毒品、酗酒和色情,我們在伊朗和阿拉伯聯合大公國這種伊斯蘭紀律嚴明的國家身上看到了事實。為什麼我們要偷走人的自由呢?失去自由的人們可以做出更糟 的事,糟糕一千倍的事…

1 則留言

  • OSMONALI

    我是中国的柯族,但我爱我的民族,相信我的民族一定能站起来

參與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