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吉爾吉斯兒童作家為古老童話重添新意

童話故事「方塊國」(Square Country)插圖,繪者為娜塔莉亞.尼(Natalia Ni)。圖片經由歐廷.卡波洛瓦(Altyn Kapalova)授權後使用。

本文為 EurasiaNet.org 合作版本,原標題為「吉爾吉斯:兒童文學呈現古老寓嶄新樣貌」(Kyrgyzstan: Children’s Literature Taking Fresh Look at Old Fables)。文章經同意後轉載。

七歲的小女孩伊薩兒(Esal)出生在一個身邊事物全是藍色和方形的國家。有一天,一個不尋常的粉色球體出現,靠近她的房子。它給了她一個走出家鄉的機會,環遊充滿各種不同形狀與顏色的世界,而她抓住了這個機會。

這趟旅程裡,最先穿過一個充滿人和建築外型與奇怪粉色球相似的國家。接著,她經過了另一個居住著綠色三角形人的國家。而在書的結尾,她與她的新朋友們一起建造一個有著各種顏色及形狀,而且專屬於他們自己的國家,並瓦解那些曾經將他們分隔的邊界線。

「當我兒子第一次閱讀這本書,他說:『這就是一本關於形狀的書』」在國際發展組織工作的教育專家雅索.阿布德瑞曼諾娃(Asel Abdyrakhmanova)提起她十歲兒子對吉爾吉斯(Kyrgyz)作家歐廷.卡波洛瓦(Altyn Kapalova)的童話作品《方塊國》的反應。「然後,我們又讀了一次,」她回憶「到了第三次,我們再讀,他說:『噢,媽咪,這個故事在講每個人都是不一樣的,而且這件事很棒!』

卡帕洛瓦的故事書出現在那些最意想不到的地方,比方說,(吉爾吉斯首都)比什凱克(Bishkek)飛往莫斯科班機上的雜誌裡,人們可以在手錶與杜拜度假勝地的廣告頁面之間讀到美麗水底生物蘇魯蘇(Suluusu)的故事——她住在在吉爾吉斯的伊賽克湖底(Lake Issyk-Kul )深處,痛恨觀光客用噪音和垃圾汙染她的環境。

故事書裡搭配著由作品辨識度極高的吉爾吉斯藝術家迪娜拉.喬科塔耶瓦(Dinara Chokotayeva)所繪的插畫作為點綴,主角蘇魯蘇與兒童文學中乖小妞(Goody Two Shoes)中典型的乖乖牌女主角相去甚遠:她對觀光客展開報復,拿走他們游泳時掉落的珠寶,再將它們藏到她深藍色王國的祕密角落。

「這就是為何在伊賽克湖裡不翼而飛的寶石從來沒有被找到過。」卡帕洛瓦的故事作出結論。

卡帕洛瓦是一名受過訓練的人類學家,用「歐廷.阿曼」(Altyn Aman)為筆名以吉爾吉斯語及俄文撰書,她感覺自己與蘇魯蘇志同道合。她坦承這些是從自身的學術考察裡蒐集到故事的靈感。她表示,吉爾吉斯的書籍匱乏,口頭流傳的故事卻相當豐富。「每當我到了一個村莊,認識當地的人,接著從他們的對話、想法與風俗裡東擷西取。我真是一個很惡劣的小偷!」她大笑。

圖片出自《鹿媽媽》(Bugu Ene),插圖由桑.剛(Dzum Gunn)所繪,圖片經卡帕洛瓦同意後使用。

然而,即使她的書大受歡迎並為她帶來工作樂趣,她仍然無法放棄她的日常工作。

吉爾吉斯書市疲軟,在比什凱克書店裡,如《方塊國》一般的在地故事書必須與俄羅斯童話、熱門的翻譯書籍爭奪書架上的空間。而她的競爭對手們卻得到大量的出版支持。事實上,在首都以外的地區能夠購買到她的故事書,得歸功於國際組織的資助計畫。

蘇維埃政權時期,被看好的作家得到了國家的全面支持,促成了吉爾吉斯最著名的文學出口,包含欽吉斯·艾特瑪托夫[zht](Chingiz Aitmatov)在內的一些作家,透過宣揚共產當局以提升他們的文學地位。艾特瑪托夫的著作在稱霸吉爾吉斯文壇與幾乎整個蘇聯地區後,被翻譯成十幾種語言,流傳至全世界。

然而,國際筆會(PEN International)中亞區主席達米拉.泰爾柏格諾瓦(Dalmira Tilepbergenova)表示,現今吉爾吉斯作家「缺乏機會連結國際出版商」,他們正在尋求贊助用來訓練作家基礎英文,以便與國際市場接軌,「有些人尋求私人或組織贊助,有些人則是將私有資金拿來當作出版成本。」

不過,網路的傳播讓小眾作家得以在不需要為自身興趣自掏腰包的情況下觸及到更多的讀者。

獸醫作家波拉.蘇雷曼諾夫(Polad Suleimanov),便在臉書上以他的短篇故事建立起一批忠實的讀者粉絲,他的作品也刊登在當地報社的網站上。蘇雷曼諾夫表示,他在英國知名作家詹姆士.哈利耶特(James Herriot)與他的美國同行約翰.麥寇馬克(John McCormack)之後,跟著他們的步伐由獸醫轉職成為作家。然而,他承認從未認真思考過出書一途,「我沒有數過我到底寫了多少短篇故事,100 吧,也或許 200。」他對 EurasiaNet.org 表示。

無疑是卡帕洛瓦最受歡迎的童話故事「蘇魯蘇」被翻譯成韓文版本,並搭配全新的插畫(歐廷‧卡帕洛瓦)

卡帕洛瓦利用臉書推廣她的作品,但她將童書視為鼓勵大眾閱讀的重要媒介。「當我離開比什凱克旅行時,才發現了人們對閱讀的渴望並未得到滿足。」她表示,「在首都,我們被飽和的網路資訊滲透,幾乎找不到時間閱讀;在鄉村裡,反而是閱讀素材嚴重不足。」

然而,被譽為國家級作家的她卻也因為缺乏傳統性而面臨了一些問題。一些讀者質疑她改編自吉爾吉斯知名童話的《鹿媽媽》(Bugu Ene)為何未將在國家神話故事裡佔有重要地位的西伯利亞葉尼塞地區(Siberian Yenisei region)設定為故事背景;其他讀者則是疑問故事中為什麼沒有婚禮。

「我取用原創故事裡我喜歡的元素,並將我不需要的部分丟掉。」卡帕洛瓦說,她形容《鹿媽媽》實質上是一個關注人類與自然世界依存關係的生態童話。

此外,自栩為女性主義者的她堅持脫離如安徒生等經典兒童文學作家建造出的「童話世界」,不過她仍然景仰其寫作風格。「我的故事裡不會有童話故事裡會有的那種婚禮,也不會有帥王子,」她大笑,「我也不會讓我的任何一個角色等待他的出現。」


校對:y.c.Hung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