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俄羅斯:選後抗爭遊行

莫斯科鎮暴警察3月3日逮捕數十人,因為他們企圖參加未經許可的選後抗爭遊行。

Marina Litvinovich(abstract2001,是前世界棋王Garry Kasparov的助手)也在被捕之列,以下是她被釋放後,撰寫的部分片段[俄文]:

是的,我在家。
簡單說明:我的手臂擦傷、眼鏡破裂,我被丟上鎮暴巴士的時候,是整個人上下顛倒過來的,我的頭稍微撞到樓梯,這當然不是進入鎮暴巴士的最好方式。
在我搭乘的鎮暴巴士中,[…],大部分的人都是在麥當勞被逮捕,鎮暴警察衝進麥當勞,把人一個一個攆出來,他們也逮捕了一些和遊行毫不相干的人,車上有兩名未成年學童,還有兩名親克里姆林宮組織「我們的」(Nashi)青年運動團成員,這兩人還真是迅速接收其他囚犯政治傾向的好孩子,車上也充滿各種政治傾向。[…]

Sergei Davidis(blacky_sergei提到[俄文]選舉與莫斯科遊行的情形:

令人傷心…
這場選舉讓我有點傷心,並非因為Medvedev的勝選(這是早就知道的事),而是因為當局的無視法律與放肆,這在莫斯科顯而易見,舉例來說,當局無恥的偽造數據、讓逝者大量投票、試圖驅逐並賄賂觀察家、拒絕接受抱怨,然後強硬宣稱並無任何怨言,這些都不需要任何證明。

這些蠢蛋也不打算遵從任何規則,讓我感到無助。

然後今天有場反對大遊行(Dissenters’ March),這些蠢蛋不肯及時並合法地批准遊行,這還不夠;他們叫警察把所有鄰居都抓走,這還不夠;他們把所有企圖唱歌、或吸引大量媒體注意的人全都抓 起來,這還不夠;但他們抓走所有並未犯下暴力等罪行的人們,Mikhail Kriger(kitaychonok_li) 毫無緣由地在下午4點20分被逮捕,他一如往常地違抗警察,儘管警方的要求是不合法的,接著在晚間傳出Mikhail Kriger被控「拒捕」,警方希望能將他送進拘留所。警方會在抗爭場合或逮捕遊行份子的鎮暴巴士上,刻意搜尋他的身影,看來是因他太過活躍,警方才選擇 處罰他,比如說,他曾發起聲援Vasily Alexanyan的個人遊行,再接下來是因支持Natalya Morar而遭到逮捕。

同時,(dmitryhorse)與另外兩名紅色青年先鋒團(AKM/Vanguard of the Red Youth)成員於下午4點45分左右,在Chistyye Prudy的麥當勞被捕,根據警方提供的書面報告,他是因於下午5點30分在Chistoprudny Boulevard遊行而遭逮。[…]
(譯註:注意到時間先後順序的關鍵了嗎? ) 毫無疑問,法庭會採用這些證據,忽視目擊者的說法。

ilugru也以描述一場只有他一人參與的遊行[俄文]:

我今天較早下班,但仍趕不上參加這個遊行,因為在下午5點50分左右,警方已經抓走所有能抓的人,Turgenevskaya地鐵站附近有一大群可惡的警察、殘留的抗議者和一群記者,我沒遇到任何一個我認識的人,因此決定展開小型的個人遊行。《The New Times》 (俄文週報)曾作過一個很棒的選前專題,裡面有好幾頁充斥著標語,我打開報紙,舉著內文是「不管投不投票,你都沒損失」(Vote or not, you'll still get a male reproductive organ)的頁面,沿著 Myasnitskaya街往Lubyanka廣場走, 過程中我並沒遇到任何鎮暴警察,巡警頻頻看我,有些巡警還走向我,但沒人逮捕我。在Lubyanka廣場附近,我看到了一個很好笑的景象,一大群警察守著 廣場入口,廣場上只有6人揮舞著親克里姆林宮青年團的旗子,我真的很想知道當這些警察圍在廣場邊緣、護衛這些小丑時,他們的想法是什麼。

聖彼得堡的抗議遊行則是合法遊行,而它也順利成行,aneta_spb在她的部落格寫道[俄文]:

這個活動很好,但還不夠,不過顯然近日我們不會看到上萬人上街遊行。[…]

關於莫斯科和聖彼得堡遊行的若干影像與影片,能在全球之聲之前的文章裡找到:這裡這裡這裡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