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翻譯全球之聲的訊息,讓全世界可以聽見我們的聲音。

閱讀更多 語言翻譯  »

辛巴威:一月部落格摘要

大部分辛巴威部落客在新年一開始,關心的議題為辛巴威經濟與社會現況,也有部份部落客持續追蹤人權倡議者穆可可(Jestina Mukoko),在12月24日遭警方扣押後,已經三週行蹤不明,她被指控訓練叛軍推翻穆加比(Robert Mugabe)政府。

Sokwanele的This is Zimbabwe部落格新年後第一篇文章指出,辛巴威衛生、基礎建設與教育系統崩盤,文中描述兩名辛巴威人在聖誕假期的遭遇:

…他看見一個孩子站在路邊撕心裂肺大哭,試著要攔下車子,身邊有個大人倒在塵土中。
然後他停下來,原來旁邊是孩子的祖母,病得很嚴重,小女孩試著想辦法幫祖母去診所或醫院,她們走了幾英里穿過樹叢,而祖母再也走不動了,但孩子還太小,扶不動祖母,她唯一能做的就是哭,試著攔下誰幫幫她。
我的親戚幫祖母上車,然後送她和小女孩到最近的醫院,他們開了很久的車,而祖母一路上都非常安靜,她病得那麼重,全部的力氣都用光了,才走到剛剛的路邊,而小女孩就像我剛所說,又傷心又害怕不停地哭,不斷地謝謝他,女孩的感謝讓他覺得心都要碎了。
他把女孩和祖母送到最近的診所,交給醫生和護士照顧,但診所可能沒有藥可以幫助祖母。我怕祖母可能撐不下去,小女孩新年可以快樂嗎?我不這麼認為。

文末最後許下2009的承諾:

我對這名素未謀面的小女孩承諾,在神放棄之前,我都不放棄,我承諾我會堅持下去,我希望這樣承諾對小女孩有意義,但事實上,這根本無法觸及她所遭遇的苦痛一小部份,這件事迫使她一夕之間長大了。

zimbabwe-mukoko-police.jpg

紅色小巴掛著非洲南部的車牌,負責載運激進份子來回法庭與監獄(摘自Denford Magora's Zimbabwe部落格)

Denford Magora's Zimbabwe部落格(就是筆者)追蹤人權倡議者穆可可逮捕事件,部落格新年後第一篇文章表示穆可可至今還沒受警方羈押,而是落入辛巴威祕密警察手中,也就是中央情報組織(Central Intelligence Organization CIO)手裡。

穆可可交由警方法律與秩序單位管束根本是個謊言,他們在2008年12月22日把一切匆匆忙忙翻出來,就是讓整件事情有個程序上的錯覺,哈拉雷(Harare)的中央警局沒有人知道這件事究竟是怎麼回事?
中央情報組織的間諜與武裝警衛現在永久駐紮在綁架受害人所在的監獄,這仍然受到質疑,因為最初幾週不太可能看到任何開庭審理,祕密警察中央情報組織首長對法庭表示,這是國家安全議題。
各位,事實上穆可可的案子在法院外私下解決,我們看到的法庭審理都只是作秀,我現在終於了解了。

部落格中還提到,總統穆加比準備逮捕反對黨領袖茨萬吉拉伊(Morgan Tsvangirai),逮捕計畫鉅細靡遺,根據穆可可逮捕事件修改,同樣遭到指控招募與訓練叛軍,推翻穆加比政府。

辛巴威另一個部落格Peace Love and Happiness哀悼辛巴威經濟仰賴美國,發文與辛巴威的儲備銀行總裁對話,文章標題是「美金不會從樹上長出來」,文中說明並透視辛巴威的經濟危機如何蔓延,以及辛巴威人民如何重蹈以往破記錄的通膨危機,預計下波將通膨可能破兆。

現在普通辛巴威人可能會面臨困難處境,不知是否該用不值一文的辛巴威貨幣來支付以美金計價的房租、交通費、餐費、學費與醫療費,辛巴威儲備銀行期望辛巴威一般人民從哪獲得美金?他們知不知道美金不是樹上長出來的?在這個政策之前,辛巴威人民已經飽受折磨,現在領辛巴威幣的人,卻得用美金買單,對已經陷入深淵的辛巴威人民而言,無疑是傷口上撒鹽。這凸顯儲備銀行總裁郭諾多殘忍、遲鈍而冷漠,他讓大部分商品與服務以美金計價,領辛巴威幣的人民更加貧窮,陷入飢餓與死亡,而聯合國千禧年計畫的非洲新夥伴計劃(NEPAD)消貧目標,更顯遙不可及。你可能會猜,為什麼這些人不拿辛巴威幣的薪水去每個街角都有的外幣兌換處換美金,因為沒辦法,總裁郭諾限定每人每日可自銀行提取的金額上限,這個數字根本沒辦法買到足夠的美金。

展開對話

作者請 登入 »

須知

  • 留言請互相尊重. 內含仇恨、猥褻與人身攻擊之言論恕無法留言於此.